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地级阴阳师的惶恐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

    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声音虽然不大,传进高大黑衣人与蒋干的耳朵里却是犹如遭到雷击。两人眼中惊骇的目光迅速变成了恐慌。居然行动上一时间进退失措,站在那里手足失措起来,只是知道慢慢的往后退着。

    易天行见到如此良机哪里会错过,纵然此时体内已将近力竭,可是仍旧大跨步的追上,手中巨剑的剑光不改,对这两人就是拦腰横扫而去!这一剑犹如日月飞转,巨大的剑光轮盘凭空生出,快如闪电,势若雷霆!

    死亡的气息瞬间降临在两位玄级阴阳师的身上,他们这才彻底的醒悟过来,想要拔腿逃跑,却根本走不动;想要吐出本命元气抵挡一下,却有根本来不及。炫目的精白剑光中,两人的瞳孔迅速放大,满是不可置信的光芒。腰间剑光横切而过,一道红色的丝线出现在两人的腰间。

    “噗!”

    “噗!”

    血如泉涌,染红了大青石,高大黑衣人与蒋干的尸体无力的倒下了。他们曾为自己设想了无数种死法,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在一个武者的身上。断为四节的两具尸体中,内脏缓缓地流动出来,空气中充满了腥臭味。

    “呛——!”

    易天行手中的巨剑一下子垂下,插进了血红的大青石中,易天行双手扶在剑柄上,挺值得腰身一下子弯了下来,脸色也变得煞白。嘴里呼呼地喘着气,声音都带着哽咽,那是过度的使用护体罡罩,震坏了嗓子。这一战,易天行可以说是尽了全力,也是第一次将大宗师后期的强悍战力完完全全的发挥了出来。虽然一战就斩杀了三名高阶的玄级阴阳师,但他自己也受了些伤,体力更是已经枯竭。要是那最后,两个人反应快一些,不管是逃跑,还是反过来杀掉他,他都无法阻止。

    战斗,需要的不仅是强大的实力,也需要勇气,智力与运气。歇了好一会儿

    ,易天行才缓过些劲儿来,站直了,看也不看地上三具阴阳师的尸体,转身拖着巨剑朝成吉逃走的方向,慢慢的走了。拖在地上的巨剑,划过山上一块块巨石,发出锵锵的声音,越传越远······

    此时距离赤车城大概一万里的一座山间,空气凭空出现了圈诡异的波纹,波纹里还泛着青黑色的气体,一个黑色的人影从里面一晃而出,站在了山间的一块大石上。出来后,他望了望周围的环境,见没有什么危险才,才放下了警备的心思。

    “前几天命魂晶中的血珠散了一个,也不知道是谁死了,应该不会是段明吧?以他小子的手段和机智,应该不会。可是前天他们几个人联合使用血动传讯给我,人死了一个,有联合传讯,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我才耗用大量元气使用缩地成寸,从几万里外往他们那里赶,即使这样,也走了两三天,不知道他们那里出事没有。不过从阴间出发来阳间时已经告诉他们要低调小心,出了追杀那小子不要惹事,难道他们没遵守命令?缩地成寸终究不是赶路的术法啊。”黑衣人心里想着事,显然是认为他们惹到了阳间的阴阳师才会出现伤亡;又想到赶路的疲累才摇了摇头。接着,这人习惯的随手从怀里拿出命魂晶查看。

    这一看,黑衣人的眼神立即动不了了。止住几欲摇动的心神,用有些颤抖的手指,将命魂晶中的血珠数量仔细数了一遍。“一二三四五···一二三四五···一二三四五···还是一二三四五!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黑衣人不禁喃喃出声。接着,他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强大剽悍的气息,浓浓的青黑色的气雾冲天而起。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谁?设谁!”黑衣人手中紧抓着命魂晶,不禁举手昂头,仰天长啸。空旷荒野的山间凭空起了一股狂风,狂躁的声音远远地传了开去。周围先是一片寂静,接着远处响起了几声充满挑衅意味的嘶吼声。

    从阴间天阴宗出来时,宗门里交给他九个人,里面有日阶玄级阴阳师五人,月阶玄级阴阳师四人,用来追杀那小子已经是绰绰有余,追杀了他八年虽然屡屡让他逃脱,自己却没有损失一人。可是就在这短短的四天里,居然就损失了四个人。这让他如何向宗门里交代?而且想在他的族侄段明的性命他也没法保证了,段明是他大哥的孙子,这让他如何向他大哥交代!

    更让他恐惧的是,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得罪了阳间的阴阳师宗派,那几人报出阴间天阴宗的名号,以天阴宗二流偏上的实力一般的阴阳师宗门都会给个面子。除非是那种霸道的一流阴阳师宗门,一被得罪立即就毫不留情的将对手全灭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赶过去了不仅没用,很可能还会受到殃及。不过若是不敢过去调查清楚,他回到宗门,即使以他大哥天级阴阳师长老的身份,在宗门里也保不住他!

    一阵长啸,发泄了心中的悲愤之情,黑衣人全身立即起了一股浓郁的青黑色气雾,旋转起来,越来越快,最终裹着黑衣人化作一阵疾风朝着西边飞驰而去了。今日缩地成寸已经不能再用了,黑衣人再急,也只能用疾风术慢慢的赶路了。

    成吉背着西陵雪逃出战圈后,向着一个方向就是疾奔,不一会儿就下了山。西陵雪在成吉的背上,不禁担心的道:“周兄不会有事吧?他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三个日阶的玄级阴阳师吗?”

    奔跑中的成吉嗡嗡的笑了,“之前我家主人没有大宗师中期时,没有你的神剑,都能一个人干掉三个玄级阴阳师;现在虽然敌人利害,可我家主人的实力也绝非寻常了,估摸着,地级阴阳师一下没有敌手!”成吉好不保留的夸奖着易天行,仿佛在夸奖自己似的。

    “你叫周兄主人?你不是他的朋友吗?”西陵雪听了成吉对易天行的称呼,不禁诧异的问道。

    “当初我不服气他的名号,找到他比武,当然是我输了,以我们草原的规矩,我要做他的奴仆,知道我能打败他。不过他待我导向兄弟朋友般!”成吉毫不在意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西陵雪喃喃道,心中又觉得不可思议,易天行不禁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这般高的武学成就,还收了一个大宗师级的奴仆,又如此忠心。实在是又让人羡慕又让人敬佩啊。

    说话间,成吉已经背着西陵雪到了之前的那片小树林前,突然间,树林里冲出了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向着成吉的方向疾奔而来。却正是西陵雪的火龙兽,藏在树林里发现了西陵雪的气息,才追了过来。

    “火龙!是火龙!”西陵雪看到奔跑而来的火龙兽,惊喜的叫道。火龙是他给坐骑火龙兽取得名字。他原本以为火龙兽已经死了,再也见不到,却没想到此刻绝处逢生生后还能再见。那种喜悦之情简直无法言语。

    “这时你的那头火龙兽!他还蛮通灵的嘛!”成吉也惊讶的道。

    “嗯。”西陵雪点了点头,“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

    成吉把西陵雪从背上放了下来,西陵雪蹒跚的站在火龙兽身旁,抚摸着火龙兽火红色的毛发,毛发已经有些暗淡和纠结了。火龙兽呼呼地出着热气,硕大的怪头在西陵雪身上轻轻地摩擦着。

    “我们就在这里等周兄吧?”西陵雪向成吉道。

    “好。你火龙兽道树林里面去,我在外面等着就行。”成吉点点头答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