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祭坛遗刻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走!上去看看!”三人回过神来后,下到与最底层持平时,成吉最先忍耐不住,双眼放着光就要上去。可是望着眼前那黑色的高大的祭坛,成吉立即傻了。按理说整个大坑像一个正放着的碗,他们站的这个地方与祭坛第一层持平,应该是离祭坛第一层最近的地方了。可是即使如此,到第一层的边缘也有近十丈之远,即使以他们的弹跳力也跳不上去啊,再上面的层次就更不用说了。

    易天行和西陵雪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接着两人就有看向了下面。这里到下面还有十几丈的距离,不如下去看看说不定有上去的楼梯之类的东西。三个人飞速的滑了下去。下去之后易天行才发现这祭坛还真的是高,这第一层都有二十多步的高度了,整个祭坛立在那里就像一座黑色的小山。

    易天行朝着与西陵雪相反的方向围着黑色的石壁转了起来,三百多步方圆的祭坛底层并不大,几息时间易天行就碰到了从哪一面转过来的西陵雪与成吉,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表示什么也没有发现。

    早知道这个样子他们就带着一个飞爪过来了,望了望那祭坛的边缘觉得太光滑,也许带着个梯子才行。又或许他们可以从上面般些石头过来慢慢的码上去,可是西陵雪所说的那只异兽谁也不知道会什么时候现身,时间对易天行他们来讲还是很紧张的。

    易天行望着之前几人站的那处与祭坛第一层持平的地方,心中浮起了一个可以一试的方法。易天行看着愁眉不展的西陵雪与成吉,开口道:“不如我们道刚才所站的地方再试一试吧。我和成吉先将西陵兄扔上去,我们再将包袱,几件上衣都扔上去,西陵兄在上面将他们结成绳,放下来拉我们上去就行。怎么样?”

    “我看可行。”西陵雪点头道。

    “那我们赶快吧!”成吉更是急不可耐,接着一边上去一变嚷嚷道:“真不知道那些前辈为什么将这这些神兵放到如此难以到达的地方,直接摆在外面不就行了吗。”易天行和西陵雪听了都一笑了之。

    几人说干就干,很快就来到了地方,易天行与成吉一人抱起来西陵雪一条腿,深吸了一口气,易天行问道:“西陵兄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来吧!”西陵雪的声音仍旧冷冷的。

    易天行又与成吉对视了一眼,然后喝了一声“起!”与成吉同时发力,西陵雪瞬间就好像一个小石子般,投向了祭坛的第一层。两人的发力掌握的都很好,西陵雪越过了十丈的距离砰的一声稳稳地落在了祭坛那黑色的地面上。易天行见了不禁松了口气,有忙将上衣脱下,放进包袱里,扔了上去,成吉直接脱光了上身,笑着说怕衣服不够用。最后巨剑也被扔上去了,易天行看着西陵雪在上面将所有的衣服结成绳子放了下来,尾端离地面只剩下三四丈的样子,这才放心的和成吉下了去。三四丈高度对一个大宗师来讲不是问题。

    不一会儿易天行与成吉也上到了祭坛上面,接着几人又依着这个办法,一层层的往上爬,速度也不慢,不一会儿就爬到了第七层(从下往上数)。到了第七层后几下穿好衣服,几个人在这一层转了起来,三双眼睛都放出了惊叹的光芒。

    看向脚下,易天行发现整个第七层不仅插有神兵,黑色的地面上还有字,虽然都是古文,易天行他们却也都认识,竟然是各种秘法战技!转了一圈下来,易天行发现,基本上是每一个神兵旁边都有一种秘法或战技。这第七层有四把神兵,有留在地面上的三分之一看来,因该是一把蛇形剑,一把大关刀,一把三叉戟,一把巨型弯刀,但是还有一个奇怪的巨大插孔,三个人望着这个巨大的插孔,都不禁看向了西陵雪手中的那把巨剑。西陵雪也是一呆,接着就不由自主的将手中的巨剑放向了那个插孔,无声无息的巨剑一下子沉下去了三分之二。原来这把巨剑属于这个位置!三个人心中都明悟了。接着易天行就发现,整个第七层正好是五把神兵,屋中战技或秘法!易天行的心不禁颤抖起来,这些不正是他所需要的吗?他要同阴阳师争夺天地阴阳五行令,他要让欧阳玉婷复活,他要接回安平,他要报仇,这些不正是极大地助力吗?

    正在易天行心中激动不已时,那边成吉却咿呀呀的大吼起来,易天行看过去却是他正在拔那一把巨型弯刀,可是满头大汗之后,却仍旧拔不起来,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边易天行疑惑的伸手抓住身旁的一把看起来还算普通的蛇形剑,可是运力之下这把剑却是纹丝不动。只剩下剑身上微微泛起的一抹血光,发出嗡嗡的声音好像在嘲笑易天行的愚蠢般。

    “周兄,你来看,这边墙壁上有字!”那边西陵雪突然出声道。

    “什么?”易天行闻声赶了过去,朝西陵雪所站的的那处墙壁看去。只见黑色的墙壁之上同地面上一样是是凹下去的阴文,易天行看了,之前皱着的眉头先是舒展开来接着皱得更紧了。

    这段墙壁上的阴文首先说明了拔出神兵的方法。首先最起码是要有大宗师的境界才行,而且当年这些神兵石那些使用它的武圣亲手插进去的,这中间用的是怎样的巧劲,也需要能够明悟一些这位武圣的武学真意才行;而最终的事是,这些神兵经过了几万年,几乎早已与这块黑天魔石凝为一体,必须以自身的鲜血为引,勾动神兵中的异力,才能配合以巧劲,一鼓作气拔之而出!

    若果说拔出神兵的方法让易天行舒展眉头,那么接下来的话就让易天行皱眉了。那些阴文说,这些神兵能排在第七层,就是说他们的异力绝对在那时的所有神兵中排在第三等,这就意味着,神兵毅力强悍之极。然而并不是神兵异力越强就越好,异力越强对使用者的身体要求就越高,这第七层的使用者最底要求也是要达到武圣的标准才行。意思是说,即使易天行他们拔了出来,一时半会儿也用不了。那些神兵旁的战技与秘法也是这般要求,没有武圣的修为根本练不了,也使不出来。

    看到了这里,易天行不禁疑惑,按西陵雪的神兵不也是排在了第三等吗,怎么使用的要求却没要那么高,难道这石壁上的阴文都是瞎说,还是西陵雪的巨剑根本就不是这里的,能与这个插孔吻合只是巧合而已?易天行不禁看向了西陵雪,只见他正疑惑的看着差在哪里的的巨剑。

    接着易天行又看向那阴文,知道了一见更加惊喜的事。这处祭坛只是当年众多武圣遗留的宝藏中的一处,像这样类似的地方还有八处,一共是九处,每一处只有一层有神兵与战技秘法。不过可惜的是这旁边只附录有一处宝藏的地图,是第三层的。而且第三层的祭坛远在东南阴阳边界处,与这里相距百万里,一时半会儿恐怕也去不了了。

    易天行正心思混乱之际,却瞧见身边的西陵雪鬼使神差的将自己的手指划开,鲜红的血液循着剑柄,沿着明晃晃的银亮剑身,慢慢的没入了黑色的地面中。

    看着的易天行与流着血的西陵雪都不禁屏住了呼吸。一两息的时间过去,时间却慢的好像一两个时辰,正当易天行要说什么劝一下西陵雪时,奇异的事情发生了。一层血光从剑身最下面如涨潮般漫起,徐徐的漫上了剑柄。

    “嗡——!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