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祭坛上的厮杀(上)
    “啥?这刀叫偃月?”易天行这一生呢喃虽然轻,旁边的两人却是听得一清二楚,成吉马上嗡嗡的叫了起来,“这名字咋这么奇怪呢?可是咱觉得这名字还真不错!嘿嘿!”

    “呵呵,当然不错,这把偃月弯刀很适合你!”易天行一把将偃月弯刀放进成吉的手里,目光又落在了身前的这把黑色大关刀上,刀柄上的红芒渐渐暗淡,颤抖也小了下来。易天行暗道,看来自己与这把大关刀是无缘了。

    摇了摇头收拾好失落的心情,易天行又对心理学与成吉道:“你们的各自的神兵都能使用吗?能发挥出几成威力?”易天行估计等会儿和那天阴宗的人甚至是异兽都有一场大战。

    “呵,我这把吹血子剑我怕是用都不能用,我感觉这剑内的那股异力一旦被唤醒,恐怕我都掌握不住,会直接将我整个人都震碎。”西陵雪似乎已经暗中试过了,此时听易天行提起这件事,不禁无奈的笑了起来。他这一次上了这黑色祭坛,没有得到其他神兵而是让吹血露出了真面目,但奈何他却使不动。不过以他此时的身体状态,等会儿仇人来了恐怕也只能干看着。

    听西陵雪这么说,易天行又看向成吉,只见他咧嘴笑道:“我这就试试!”

    接着易天行就见他挥舞起那把巨大的偃月弯刀,恍如挥舞着一轮圆月,清冷的光之中传来呜呜的鬼泣声,声势骇人之极。可是,那偃月弯刀却没有一点异象,也就是说,神兵内的异力成吉根本没有感受到,或者感受到了却使唤不动。

    易天行摇了摇头,成吉也一脸悻悻的停了下来。易天行伸手将偃月弯刀从他的手中拿了过来,体内金丹微微颤动试图勾动那弯道中的异力,可是迅即他就脸色一变停了下来,将刀又交回了成吉的手中。

    “怎么?这把刀是假的?”成吉见易天行的脸色变换,以为这弯刀是假神兵。忙关心的问道。

    “当然不是,你放心这柄偃月弯刀的异力很大,总有一天你会使得动的。”易天行说着又接过西陵雪递来的吹血子剑,同样的震动金丹试图勾动剑中异力,可是感觉到剑内那庞大而诡异的异力后,易天行同样一阵心悸,正如西陵雪所说,即使他们能勾动剑中的异力,恐怕下场也不会好。这两柄神兵即使以易天行的特殊体质,要使用的动恐怕也要等到大宗师巅峰的时候了。

    “西陵兄,今天恐怕还要借你的巨剑一用了。”易天行皱着眉头将手中吹血子剑还给了西陵雪。那异兽狂爆的吼叫声和人的叱咤声已经离这边很近了,恐怕几息时间就要下到这个巨坑里来。易天行想,也许凭着巨剑他能在偷袭之下干掉那个天阴宗的人也不定,地级阴阳师,他现在还是不能正面抗衡啊。

    “周兄无须客气,我这条命是周兄救回来的,如今又是因为我而让周兄陷入危险,周兄的恩情我,我实在是难以偿还。”西陵雪这个冷酷的人似乎此时都有些激动了,苍白的脸色上都出现了血红的颜色。

    易天行听了正想说什么,却是脸色猛然一变,双手夺过西陵雪手中的吹血子母剑,瞬间合为一体还原成原先的巨剑,抬头死死盯向头顶大坑的边缘。西陵雪与成吉同时面色也是巨变,死死盯向了那巨坑的边缘。

    “嗷——!”“砰砰砰!”

    一声有些惨痛的嚎叫声和空气的爆响声同时响起,震撤了整个巨坑,瞬间易天行他们就瞧见一个巨大的黑影从那巨坑的边缘翻滚了下来。

    “快!躲到祭坛背面去!”易天行轻喝一声,三个人彷如一阵风般,立即原地消失,却在祭坛的另一面,靠墙站立,屏息的听着上面的动静。果然,三人都明显的感觉道了天地间阴阳二气的剧烈波动,一阵呼呼地风声响过,祭坛的下面有传来异兽的怒吼声。

    “哈哈···没想到消失几万年的武藏居然被我找到一座!你这畜生居然替这些卑鄙的武者守着这处武藏这么多年,今天合该死在这祭坛之上!哈哈哈!!”一声有些嘶哑又十分癫狂的叫嚣声从祭坛下面传了过来,三人听到后都不禁面色一变,西陵雪的脸色却是瞬间变得通红,双眼中闪烁着仇恨的火焰。

    “是他!就是他!”西陵雪压抑着愤怒与仇恨道,声音低沉而嘶哑,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天阴宗的杂种,杀了我全族几千人,有追的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其中就有他!”

    易天行见了一把按住西陵雪,怕他忍不住冲了下去,“西陵兄暂且忍耐一下,今天我们就叫这贼斯授首!为你族人报仇!”安抚着西陵雪冷静下来,几人微微的弹出头来,透过第七层的边缘向下看去。

    乳白的光芒中只见一股青黑色的旋风悬在一层之上,呼呼地旋转着,其中有一个模糊的黑色的人影,肆意张狂之极。祭坛之下看不见的地方还有一阵阵粗重的呼吸声,间杂着低沉的嘶吼声。

    “你这畜生身为通天魔猿不过玄级巅峰的,却能突破到地级,凝结内丹,不过却仍不是我的对手,今日却要便宜我了,哈哈哈!!”黑衣人说着又是一阵得意的笑声。

    “吼——!”一声暴怒的吼叫声响起,却见那祭坛下面猛然蹿起一道巨大的黑影,一跃就上了易天行他们好不容易爬上的祭坛一层,小山石般的拳头带着狂暴的呼啸声,砰的砸向了那团黑色的旋风,间不容发的时刻,那旋风却是诡异的消散掉了,里面的黑衣人也消失不见,魔猿巨大的拳头轰到黑色祭坛之上,立即传来哐的震颤之极的响声,周围的空气都如波浪般被碾压开来。

    “这个地级阴阳师最起码也是月阶了,会缩地成寸,不好办。”易天行看着下面小时的黑衣人突然出现在祭坛的第二层,不禁轻轻地道。他以前听欧阳迟说过地级阴阳师的一种标志性阴阳**——缩地成寸,还亲眼见那金刀门主施展过,只一次,就一刀了断了那玄级顶峰的银角黑蟒!那种骇人的威力易天行至今记得,犹如在眼前一般。

    黑衣人刚一出现,手中就结好了手印,一个狰狞的鬼爪就凝聚在他的身前,阴气森森,居高临下对着魔猿就一把捞了过去。此时那魔猿一拳刚刚收起,就被那鬼爪抓在了头上,黑棋乱窜中,鬼爪好像要将魔猿那巨大的头颅一把拧掉般。

    “砰砰砰!”

    魔猿身躯堪比金刚,一时间对那鬼爪不管不顾,只是一番乱拳轰爆了空气对着鬼爪的五指连续不断的轰去,空气中的阴阳二气,被狂暴的巨力一股股撕开,一时间,那鬼爪不禁没有将魔猿怎样,竟然好像还要被它的乱拳轰散一样。可是那黑衣人似乎早就料到会这样一般,猛然间身后弹出一条青黑色的狰狞的蝎子尾巴,跨国第一层与第二层只见十数丈的距离,狠毒之极的刺向那魔猿的背后。魔猿见事不好,狂暴的吼叫了起来。

    “嗷——!”

    这一声吼叫狂暴之极,仿佛有无形的波浪汹涌的拍向四周,那鬼爪竟然被一震而开,正好这个时候那蝎尾刺了过来,魔猿只来得急微侧一下身子,鼓起左臂防守,就被蝎子尾猛然刺中。瞬间鲜血四溅而出,魔猿那五六丈高的身子也一下子撞在了祭坛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不好!这魔猿恐怕顶不了多久!我要赶紧找机会动手!”易天行暗自焦急道。旁边的西陵雪与成吉也是一脸焦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