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祭坛上的厮杀(下)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之前易天行在在自己的护体罡罩被段春一掌拍碎时就知道到了,日阶的地级阴阳师比之星阶地级阴阳师的战力强大太多了,况且之前这人与那魔猿追打时并没有耗费太多的力气;此时此刻,被自己突袭斩去一腿,心中必然是对自己恨到死,这一出手绝对是全力以赴,自己的护体罡罩是绝对挡不住的。怎么办?

    身在半空中,望着那破空刺来的青黑色的巨大蝎尾,蝎尾还没有刺到身上易天行就感到周围压力大增,不禁双眼圆瞪,在那些为即将撞上胸膛的前一刻,凭空挥起巨剑挡在了胸前。

    “呀——!”

    “嘭——!”

    青黑色的蝎尾撞上巨剑的一刹那,易天行立即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巨力撞击在身上,青黑色的天地元气狂然爆发,好似半空盛放的一场烟火,璀璨之极,也骇人之极,蝎尾从下而上,感觉就像自己是一只被人一记下勾拳拳打飞了的飞虫,直接从第六层朝着第七层直飞而去!

    虽然此时有一种无处着力的感觉可易天行却松了一口气,好歹是度过了这必杀的一击。但是急速蹿向第七层还没有靠墙,眼中的瞳孔就不禁一缩,瞧见青黑色的旋风朝着自己这边紧追而来!

    “死——!”

    青黑色略带血红的风影中,段春满面狰狞,扭曲着面目嘶吼,就好像地狱中前来索命的恶鬼。易天行心中不禁大急,这可怎么办?之前凭空挥剑已经让他尽了全力,后来被那蝎尾撞上,虽然被巨剑挡住,却也使他的五府六脏受到了强烈的震荡,造成了些内伤。现在再要被这人追上,就真的要丧命于此了。

    然而就在段春飞卷向第五层,离易天行不足十丈时,一个一人大小的黑色拳影带着呼啸的罡风,朝着段春的侧面直捶而来!却是那跃上第六层见段春满身血迹的朝第七层飞卷而去的的魔猿,又高高跳起一拳轰打了过来!

    那只这气势狂暴之极的一拳却又打在了空出,空气都发出空然的一声暴响,周围一丈之内都溅起了无数浪花般的涟漪,可是却唯独不见段春的人影。一击未果的的魔猿不甘的吼叫了一声,又朝第六层落下去。

    “砰!”的一声传来,易天行一下子撞在了第七层的黑色墙壁上,一口鲜血忍不住终于噗的一声喷了出来,顺着墙壁滑了下来。虽然感觉浑身像散了架似的,易天行却不敢有一点放松,瞧见那段春在魔猿狂猛的拳风之中一山不见,他心里就咯噔一下,浑身的汗毛一下子全部炸起来,握紧手中巨剑,眼中精光闪亮的看向身前四周。

    果然,那段春消失不过眨眼之后,易天行色的身前三四丈之外,空气中涟漪荡起,一个人影跌了出来,正是段春!只见他刚一出来一只脚独立地上,连护身阴阳二气都没有,就将手中早就结好的手印一变,周围三丈左右立即黑气弥漫,疯狂的向落在墙角的易天行汹涌而去,这无数黑气一路快速的聚集,到了易天行的身前,竟然化为了直径一丈的森森鬼头,张大了黑气弥漫的巨口,一口就将挥起巨剑的易天行吞了下去!

    这一招是段春这个日阶地级阴阳师所能施展的最狠毒的阴阳**了,刚刚在追易天行的路上他就连续变换着手印,在魔猿的拳风之下险险逃脱也不曾改变,为了就是让这个让他失去一条腿的卑鄙武者尝尽痛苦的死去。

    那鬼头吞下易天行后,只见森森黑气之中精白的剑光一闪,又迅速地消失不见,接着就传来了易天行的惨叫声。段春咧嘴扭曲着面孔嘿嘿的阴笑了起来,浑身起了一阵青黑色的旋风护住自己,朝着那鬼头移了过去,想要再给那正在惨叫的武者加一点料。可哪知刚移动了不到一半的距离,身侧出现一道凌厉的劲风,大片的白芒亮起带着呜呜呜的鬼泣声,朝着他斜斩过来!

    这却是成吉挥舞着偃月弯刀,疯狂的朝着段春斩下。之前见易天行被打回向第七层,他在那边就挥舞着偃月弯刀朝这边急速奔来,哪知道还是晚了一步。眼见着易天行被那黑森森的鬼头吞掉,在听着里面的惨叫声,成吉不禁眦睚欲裂,会到就朝那段春斩了过去!

    可是成吉这一刀还没有站在段春的身上,就瞧见他那扭曲的面容上露出了诡异的鄙视的神情,接着他就感觉到胸前一阵剧痛,好似被锤子擂过似的,一口鲜血喷出,一下子飞了出去。这时他才瞪大了一双牛眼,不可置信的望着段春身下一条小型的蝎尾慢慢的化作了一股股青黑色的烟气,渐渐消散。

    “哼!找死!”

    冷哼一声,段春继续朝被一团黑气包裹着的易天行走了过去。知道这里有人,有受过了易天行的断腿一剑,段春哪里还敢放松?之前做出那副姿态就是要引出暗中隐藏的人来,结果成吉急火火的冲来,果然被他一击得手。他这一记小蝎尾下去,即使死不了,也决无再战之力了。

    段春走到那团包裹着易天行的黑气之前,手印一变,就要施展什么邪恶的术法,那只旁边却传来一声大喝,叫段春不禁回头看去。

    “老匹夫!看看我是谁!”

    一声冷厉的叱咤声传来,却是一脸苍白的西陵雪站在了段春七八丈远的地方,满脸仇恨的望过来,满眼尽是仇恨的火焰,比之段春对易天行的断腿之恨还要浓郁百倍。

    “呵——呵呵,”段春的笑声好像是从嗓子里挤出来似的,低沉而尖锐,“我还以为刚才就是你这小畜生,没想却冲出来个蠢牛,不过现在出来也好,我正好连你一并解决了,好给我那段明侄儿报仇!”说到最后段春已经是歇斯底里了。

    段春确实没想到会有三个人藏在这上面,他以为敢跟阴阳师宗门作对的武者有一个已经是胆子大破天了,却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三个,不过他心里无所谓,反正都要死在他手里了。看着对面西陵雪一脸苍白,身体虚浮的样子,手中也没有兵器,他还有什么害怕的?手中手印连续变化,就要找出一个一击致命的阴阳**,但是第七层上却又响起砰然的一声巨响!

    “吼——!”

    望着满身凶煞的魔猿,段春的脸扭曲着阴沉下来,也不管西陵雪,一个转身,结好手印的阴阳**就像魔猿放了过去。他看的出来,这魔猿的气势已经不如刚才了,想必疯狂之后必是力竭,到时候自己杀这畜生还不简单?现在且先和他游斗一番。

    魔猿吼了一声,噔噔的冲了过来,他前方的空中却一下子又出现许多青黑色的丝绸般流转不断地天地阴气,却是之前他使过的那一式青丝剑。果然,魔猿前冲的脚步慢了先来,待魔猿满身鲜血的冲出青丝剑的范围是,却又是一记巨大的青黑色蝎尾迎面而来,慌忙间清醒些的魔猿挥臂交叉挡在了胸前,猛烈地撞击中,青黑色的烟花四放里,魔猿那硕大的身躯又被打下了第七层。

    把魔猿轰下去的段春却没什么得意的神色,反而脸色阴沉的看向易天行那边。只见此时,那团鬼头般的黑气已经散开了,易天行的惨叫声全然不见,而是拄着巨剑站在那里,浑身黑气缭绕血雾弥漫,一双眼睛绿芒闪闪的盯着自己。

    段春不禁骇然,他怎么能破开我的阎罗鬼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