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五雷正法,身困祭坛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要说这一战大的可真是惨烈无比,三位武者一个异兽同一个阴阳师厮杀,最终阴阳师被杀死,但三人与异兽都身受重伤。除了通天魔猿段春一时间杀不死,易天行三人在段春面前什么都不是,三两招就可以轻松杀掉,根本不能伤他一根毫毛。可是最后三人合力凭着神兵却把段春给杀了,这其中的惊险自不必说,看看现在几人的凄惨样子就知道。

    易天行身上阴气肆掠,犹如万蚁噬骨般的感觉时时撕咬着他的精神,简直痛不欲生!不过杀了段春,得了诛天大刀的他一时间心情愉悦无比,还是静下心来慢慢的调息起来。所有的精神意志都沉浸到自己微微颤动的金丹之中,感受那代表生命的震动。体内稀少的没有被阴气缠住的血气开始随着这微微的神秘震动一点点的澎湃起来,连成一片,一路驱赶那些诡异难缠的阴气,尽管效率低下,去而总是再将那阴气一点点的驱赶出去。同时,被坚逾金石的骨头所包裹的精炼骨髓也展开了强大的造血功能,抽取其他不重要的身体组成全面快速的造出新的血液,慢慢充实着血气的队伍。

    异常惨烈的一场大战下来,易天行实在是收获良多,加上之前偷偷看那魔猿和段春的厮杀,更是获益匪浅。这些都是宝贵的经验,比如说魔猿那如雷神击锤般的双拳砸击,就与他的七星点穴手有相通之处,他的齐心点穴手遇到玄级阴阳师还有用,但却很少能威胁到那些地级阴阳师的高手,它的威力太小了,但魔猿的双拳砸击威力就很大,连段春都不得不避其锋芒。还有他那一记爆吼,威力也不错,声打的确很强悍,可以和精武门的哼哈二音联系一下。想到这,他又想到这次祭坛上的五种上古战技之中就有一种声打——金刚狮吼,比之哼哈二音不知强烈震撼了多少倍,可惜研习的最低门槛也是进入武圣境界,不过自己却可以提前借鉴一番。

    易天行全身心都投入了疗伤调息之中,似乎陷入了一种冥冥无我的境界,不知道时间的流逝,直到最后一阵强烈的饥饿感传来,他才醒来,原本平静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此时他身体上围绕的夸张的黑色阴气已经只剩下了不多的丝丝缕缕,表明那些缠绕在表面的大部分阴气已经被他清除了,只剩下体内还有一些顽固的遗留,恐怕要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去慢慢驱除,但至少那种万蚁噬骨般的痛苦减少了很多。这并不是他露出微笑的主要原因,他更在意的是这一次疗伤之后,他得到了比之之前经验技巧更重要的东西,那即是进阶大宗师巅峰的契机。

    这一次受伤之重前所未有,他的精神与身体所耗损到了极致,感觉就像风中的小火苗,随时都要熄灭一样,所以战斗之后他连睡都不敢睡,用强大的意志力撑着去静心调息。当所有的心神都沉入金丹的一刹那,他陷入了一种空灵的境界,似乎是随着金丹那微小的振动,他的心神也慢慢地传感到了全身,感受到了很多以往未曾感受到注意到的东西。如收到震伤的五脏六腑,如被无数一起纠缠撕咬的皮肉筋骨,又如那些纯净血气与阴气的争夺和骨头里骨髓的强烈运动的造血前奏,那微微的几乎不可琢磨的犹如远在千里之外的隆隆的滚雷之声。

    这是什么?这就是进入大宗师巅峰的契机!虎豹雷音,骨髓滚动如雷音,五脏六腑蠕动如虎吼豹啸;不出手静若山岳,一出手则雷音滚滚,罡气肆掠,犹如霹雳闪电——这就是大宗师巅峰的标志,五雷正法!玄级阴阳师的阴阳二气在它的面前就如同纸糊的一般,地级阴阳师一下真正无敌的存在,就好比精武门的那位门主陈震。想一想,防守有护体罡罩,进攻有五雷正法,若是那日在救西陵雪的时候易天行是大宗师巅峰,哪会费那么多手脚,还弄得几乎力竭,早就切瓜割菜般的将那几个天阴宗的玄级阴阳师给灭了。若是再拿上这柄诛天大刀,绝对能在一段时间内和段春战个旗鼓相当!

    有了这个契机,易天行进阶大宗师后期已经成了必然,所需的只不过是时间而已。等到两个月之后他的伤养好身体恢复到巅峰之后,体力会继续增长,身体会更加强健结实,会一直增加直到他达到大宗师巅峰应有的体力,当然这个时间正常来讲会比较长,至少需要三个月,前前后后加起来一共需要至少五个月。但是易天行还是很高兴的,无论如何他离目标确确实实又近了一步。

    看那边西陵雪早已恢复过来还在慢慢的调息,易天行也没打扰。站起来,拄着自己的诛天大刀,准备找之前扔上来的包袱,里面有干粮能充充饥。可大刀刚在地上刮出声响,西陵雪就醒了,一看易天行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连忙也站起来过来将易天行扶住了。

    “周兄,你没事吧?”西陵雪脸上的冷酷之色早就消失不见,一脸关心的道。

    “没多大事,只不过饿得厉害,想找回干粮充充饥。”易天行脸色苍白的笑道。他此刻早就不附了之前大宗师的模样,整个人几乎收的皮包骨头,脸色也苍白,不是脸上还有一丝黑色的阴气一闪而过,好像低于走出的饿鬼一般,由不得西陵雪不担心。

    西陵雪一听有些尴尬的从自己原来做的地方拿起一个包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馒头,和一小把肉干,不好意的脸红道:“周兄,真不好意思,你都盘膝坐了近一天了,叫也叫不醒。”

    易天行接过馒头和肉干,有些惊讶的道:“我坐了近一天?”

    “是啊,”西陵雪道,“成吉兄弟在下面也是重伤上也上不来,下也下不去,又饿的利害,我只好将干粮扔下去给他;我在这上面也是走不开,只好先吃些干粮恢复些体力,所以···”看着西陵雪尴尬的说了这么多话,易天行不禁有些想,不过他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干粮就剩下这些了。

    这下不好办了,眼下三人都是伤患,没有了吃的东西怎么恢复体力?这黑色祭坛上下困难之极,没有体力又身受重伤,怎么走出这里?难不成好不容易杀了段春的三位大宗师会饿死在这上面不成?想到这里他不禁看了一眼仍旧躺在第六层的魔猿,又问道:“这魔猿一直躺在这里吗?”

    “嗯,应该是重伤昏迷了。”西陵雪神色复杂的看了那魔猿一眼,若不是那魔猿,他们说不定都会死。看着第六层魔猿身边流淌开来的干涸的血液,西陵雪猜想它应该是失血过多而昏迷的,要是得不到救治恐怕时间长了也是一死,几个人困在这黑色祭坛之上还不是同一样等死?想到这里他心里一狠。

    “周兄,我们几个困在这祭坛上,没吃没喝是在不是个办法。”西陵雪看着易天行道,“我要下去找些食物和水来。”

    西陵雪说完拿起包袱里一个空着的水囊就要走,却被易天行一把拉住了,易天行看似形销骨立,这一把却拉得很紧,易天行盯着他道:“你真的要去?能行吗?”

    西陵雪笑了笑,有些洒脱的味道,“现在我们三个人中就属我行动能力最强了,你们都不行。再说,我不去难道我们坐在这里等死吗?”西陵雪一脸认真的道,“放心吧,我的伤不重,没事的。”

    西陵雪说的都是事实,易天行无话可说了,只能看着西陵雪拿着水囊,走到黑色祭坛的边缘,一探身就要跳下去。易天行心中一紧,一探手有一把拉住了他,却没想到西陵雪起跳的劲儿险些将自己带下去。

    “等一下!”易天行忙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