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重宝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听到那老人叫陈青云,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禁朝陈青云望去。只见陈青云听到那老人叫他立即跑了过去,在他身边关怀的询问其有什么事来。易天行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老人起来。这老者头发胡须皆白,而且明显身受重伤,此时已经行将就木,全身但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死气,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但是易天行从他的身上却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种超强武者的气息,尽管现在这股气息已经明显的虚弱了下去,这老者受伤之前的实力绝对比他强。

    就在易天行在这里猜测老者的身份时,那边老者却在陈青云的耳边切切私语起来。尽管在场的几个人的听力都十分灵敏,但却听不清那老者在和陈青云说些什么,只在老者最后说完时,陈青云惊诧的猛然站了起来,失声道:“爷爷,我不能这样做!”这一句立即叫在场的几个人都犹疑不定起来。

    易天行听陈青云叫这老者爷爷,立即知道了这老者就是阳间武林的泰山北斗,上次他在精武门都未尝一见的陈震,只是不知道为何他现在变成了这幅样子。易天行又看了看他身前紧张的金光岭三人,心道,曾经叱咤风云的武林泰斗居然被几个阴阳师追成了这样,真是···易天行心下叹息,却又好奇究竟陈震让陈青云做些什么,会让陈青云这个无比爱戴他的孙子这样反应的拒绝呢?易天行又朝那边看了去。

    “云儿,我们不能不这样做,”陈震虚弱的声音远远地传来了,“只有这样我们精武门才能够度过这一劫,传承下去。”这次他的声音说虽然虚弱,在场的人却都听了个清清楚楚,只是还是不能明白是什么意思。

    陈青云听了痛苦的摇了摇头,明显不愿意按照他爷爷说的办,只是看着陈震的眼神最终还是妥协了,慢慢的向易天行这边走来。易天行见了他这幅样子心下不禁暗自奇怪究竟是什么事让他这么为难。其实在易天行掺进了这场争斗开始时,就已经在心中对金光岭的三个人判了死刑,既然得罪了,又怎么会放敌人回去,带更多的人再来要自己一口呢?或许一般的人认为得罪阴阳师宗门很疯狂,但易天行却是虱子多了不怕痒,死在他手上的阴阳师都有有近十个了,再多一些他也根本无所谓。他知道只要自己一直前进,最终将会得罪所有的阴阳师。这就是宿命。

    只见陈青云来着这边,看着易天行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周兄,我···今天谢谢你的帮助,只是我却因此连累了你。只是你从塞外回来恐怕还不知道,精武门已经没有了,而且今天这些人必须死!否则周兄绝对会后悔。”陈青云说到这里,一顿死死地盯着被几人围住的三个人,而这三人听到陈青云这么说,也是脸色大变,没想到陈青云真的将事情做的这么绝,不给他们一点生路。

    那三师兄立即插嘴道:“这位兄弟,我们只是咬着几人身上的重宝,怎么也不会和你扯上关系的。”

    这边陈青云也马上大声笑道:“重宝,不是重宝这么简单吧?也罢!即使我现在不说,周兄一旦回到天津就会知晓,这东西害的我家破人亡,今天我就将它说出来!”说着说着,陈青云的样子有些癫狂起来,似乎对他所说的重宝痛恶之极,又对眼前几人恨之入骨。

    可是这边陈青云还没有说,那边金光岭的三人就已经知道事情绝对无法挽回了,但是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陈青云不过是吓唬人,希望陈青云舍不得暴漏手中的重宝,于是三人的眼神直勾勾的望着陈青云,而那中箭的人脑中更是突然灵光闪动,突然大声道:“陈青云!你就不怕他最后连你们爷孙俩也给杀了灭口吗?!”

    这一句立即让在场的所有人脸色大变,尤其是陈青云的脸也一下子惨白下来,脸色变幻不定的看着易天行。从精武门逃出这一路来他实在是见惯了太多的人情冷暖,尽管他感觉易天行人品不错,却不能拿自己和爷爷的命做赌注。

    易天行几人更是心下骇然,暗自揣测是什么样的重宝会让人这么疯狂。成吉更是在想待会儿易天行得了重宝会不会真的将这两人杀人灭口。于是一时间火药味混乱起来。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会爆发一场混战时,那边陈震虚弱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强盗!贼子!你们害的我家破人亡,即使是我死也要你们陪葬!”这虚弱的声音里无疑充满了杀气,接着又听他说:“云儿说吧,这东西落在我们武者手里,总比落在他们阴阳师手里好。”

    “爷爷这···”陈青云回头看着陈震,却仍旧犹豫,他虽然快三十岁了,经历与经验明显不如陈震丰富,此时还犹豫不绝。“真的···”然而还没有等他说完,他身后猛然传来三声惨叫,陈青云感觉到一大片热热的东西溅了他满背都是,同时浓郁的血腥气散发开来,他忙回头看,一下子就惊呆了,那边陈震看的也是一愣,浑浊的眼神中蓬发出了一抹精芒一闪而逝。

    只见刚才被几人围在中间却仍旧不可一世的金光岭三人,此时都已经身首异处了。就在陈青云转身的这一刹那,三个人头都带着惊骇的表情与诧异的眼神嗵嗵的落在地上,三个人的身体仍旧屹立不倒,鲜血从他们的脖子里不断地一了出来。旁边的易天行手中红褐色的诛天大刀嗡的一摆收了回去,一溜鲜血摔倒了三人的尸体上,这三具尸体立即砰的一下倒了下来。

    看着几人诧异的眼神,易天行眼睛微眯,毫不在意的说道:“刚才陈兄说话的时候这三人要趁机逃跑。”说完就不再解释了。而是看着陈青云说,“陈兄,现在没事了。”

    但是陈青云看着他却仍旧不说话,只是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色,有羞愧,有懊悔,更多的则是感激,看着易天行道:“周兄,如此大恩,叫我何以为报?”易天行微微笑了笑,没说话。而那边西陵雪则皱了皱眉头,他刚才看的清清楚楚,金光岭的三人根本没有逃跑的迹象,而是被易天行突然间一刀全部斩首,他实在是不明白易天行为什么这么做,难道他真的对那重宝感兴趣?

    那边陈震则是心中震撼,没想到他陈震一大把年纪还不如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想得透彻,将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了。金光岭的三人迟早要死,而他们死后凭他们几人的实力,自己爷孙俩还不是任他们处置。心中暗叹了一声,陈震也不再多想,知道自己跑不了,只能任凭他人处置了。

    这时,易天行又问道:“接下来陈兄准备怎么办?”

    还没等陈青云回答,那边陈震就说道:“周小兄弟,我们现在只能靠你了,还请你带我们一程吧。”陈震以为易天行是在装腔作势,逼迫他们自己跟他们走,也不想将几人的关系闹得太僵,于是就主动出言说需要同行。

    这边陈青云更是没有多想,也是点头表示是这样,看着易天行。易天行见此点了点头,道:“这样也好,我也可以和陈兄叙叙旧。我们后面还有一辆马车,成吉带着陈兄和陈老爷子先去吧,我和西陵兄将这里处理一下,否则被金光岭其他人追查到就麻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