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海州城中
    哪知道只是轻轻一推居然就将易天行给推到了,这一下两个人立即惊了,西陵雪手快连忙一把拉起了易天行,正好瞧见他苍白的脸色,还有脸上那黄豆般大小的往下掉的汗珠。两个人立即紧张异常,成吉一怒,看也不看就上前抓住了陈青云的领子,趁他不被一把将他拖下车来,仗着自己身材高大,抓住陈青云的衣领就将他提了起来,大声的喝问道:“姓陈的!你说!你说你把我主子怎么了?啊?”

    他这一弄,陈青云立即清醒过来,见成吉无缘无故的这么对他,心里本来就悲痛愤懑的陈青云,立即就和成吉打了起来,好在两人还有理智,知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能太下狠手,于是两人像两个泼皮一样是在地上相互扭打在一起。

    西陵雪扶着易天行一看旁边的陈震确实是死了,觉得易天行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不是陈青云弄得。他有上下打量了易天行一番,并没有在易天行身上发现什么伤口,却发现易天行的双眼茫然无神。西陵雪心里一惊,难道是?再也顾不了许多,猛烈地摇晃着易天行,一边摇一边大声喊道:“周兄,醒醒!”

    此刻易天行的心神已经被心魔吞噬的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了,外面的西陵雪一在他的耳边大喝,立即就将他惊醒过来,虽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心神绝对不能被吞噬。他心中猛然想起了要救活欧阳玉婷的誓言,还有令之前所经历的种种,仿若一刹那间就见过去的日子又重新过了一遍。之后那仅剩的三分之一的心神立即绽放出猛烈地光芒,迅速的反口向心魔给吞噬过去。这心魔出现的快,消逝的更快,转眼间就被心神吞噬了个干净。

    睁开了眼睛,易天行就看见西陵雪关心的看着自己,心中一暖。糊了口气道:“这次多亏了西陵兄了,要不然我就醒不过来了。”

    “你刚才碰到心魔劫了?”西陵雪见易天行终于醒过来,也是长出了口气,不知道是自己猜对了,有关心的问道。

    “是啊,好险!”易天行点了点头,接着他听见了外边马车外面成吉和陈青云厮打的声音,皱眉向西陵雪问道:“他们怎么打起来了?”

    西陵雪听易天行这么问,也是记起来,外面还有两个人在打架,忙道:“成吉以为你中了陈青云的暗算!”

    易天行到了一声“胡闹!”立即走了下去。见到成吉正好将陈青云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心道陈青云到底还只是大宗师初期,成吉又天生神力,陈青云和成吉大肯定吃亏了。忙过去将两人一把分开,道:“成吉,不管陈兄的事,而且他爷爷刚刚过世,你怎么这样对他?和他道歉!”

    成吉见易天行没事,也不再纠缠,但要他道歉却是们都没有,于是易天行只好自己想陈青云说了声对不起。接下来,几个人又忙着陈震的葬礼。只是现在几个人还在城外,只能找一个好一点的地方将其埋葬。不仅没有香烛纸钱,连一副棺木都没有,好在几人为他立了一个石碑,上书“精武门第六十六代掌门陈震之墓”。一代武林泰山北斗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去了,有这么草草的被埋下。下葬的时候只不过五个人在坟前,陈青云跪伏在坟前武圣的流着泪,易天行几人也跪在他身后,面向陈震的坟墓沉默不语。

    海州城中。

    一座大宅院的大堂中,一位身着白色道袍,道袍上绣有诸多金色丝线的长须长者,扫视了一下堂中站立的两列人马。只见这两列人当先站立的是左右各三位青袍中年,靠后的则是三四十个朱红道袍人。所有人唯一的共同特点就是道袍上都绣有金色的丝线。此时所有人都低着头听着那白袍老者的问话。

    “金发,关起,韩方几人呢?怎么不见他们?戴光,这几人是有你代管的,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来吗?”白袍人看了一下的几十人,发现少了几人立即问道。

    “回禀五师伯,我按照您的吩咐将他们分为三人一队,这三人正好是一队,按理说他们前天夜晚就该回来了,却不知为何没有回来。”被问到的一个青袍人沉声回答道。

    “这么说已经快三天没有消息了?三天没回来,我估计他们是凶多吉少了。金范,注意下明天岭中传来的消息,看看有没有我们这一组人的死亡消息。”白袍人又对另一位青袍人吩咐道。

    “是,五师伯。”左手的第一位青袍人躬身道。

    “嗯,”白袍人点了点头,又问道:“齐当,这两天六阳山的人有什么动静吗?是否还有其他的宗门进入海州城?”

    “回禀五师伯,这两天六阳山的人和我们一样也是到处寻找陈震的踪迹,不过根据弟子们的观察他们应该没有什么收获。倒是这两天来了三个宗门,不过都是二三流之类,地级高手加起来还没有六人,不足为虑。”右手的第一人拱手回话道。

    “不可大意!”白袍人见齐当衣服随意的样子不禁严肃道,“我们这一路人从金光岭出来已经半年了,根据上一次岭中传来的消息,陈震应该就逃亡在我们这一路上,切不可因为疏忽大意而让他从我们的眼底下溜掉!明白了吗?”

    “明白,五师伯!”齐当听了心中一凛,不禁躬身道。

    五师伯看了点了点头,又道:“上一次我们在精武门的行动差一点就要成功,却因为六阳山的插手而功亏一篑。岭中这次在不惊动其他门派的前提下,派出了我们三位天级阴阳师,你们千万不能以为万事大吉了。要知道这次六阳山的这次总领队虽然只有一个天级阴阳师,却是成名已久的赤阳峰张狂老怪,我们三人就起来也不过勉强和他平手而已。所以,若是有了陈震的消息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要走漏了消息,弄得如上次一般出丑,知道了吗?”五师伯威严的目光扫视堂下众人。

    “知道了!”堂中众人齐声答应。

    “好,”五师伯点了下头道:“这次汇报就到这里吧,你么下去一定要努力寻找,若是立下了功劳,岭中必定不吝赏赐。大家散了吧,三天后再来这里集会。”

    “遵命!”

    此时,同样是海州城中的一座临街的阁楼上,一位白袍老者正凭窗而望,这人正是六阳山赤阳峰的张狂。上次洪彦在精武门后山听到天地阴阳五行令的消息,又与同样知道消息的金光岭来人打一架却让别人逃跑掉后,就立即赶回了六阳山,将这个消息向他的师傅,如今六阳山的正殿掌门萧潜禀报。

    萧潜得到了这个消息很重视,因为这次不同以往,这次的消息应该只有六阳山和金光岭知道,而且持有令牌的势力也很弱小,六阳山没有不插一脚的道理。若是敢去得早说不定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取得一块令牌,虽然他们六阳山比金光岭离精武门要远些,但是洪彦一路回来的时候,已经通知了好些六阳山的外在人员往精武门赶,想必能及时赶去和金光岭的人争夺一番。

    事情太大,萧潜不得不找齐整个六阳山高层商议,希望一个天级阴阳师去带队。这时,已经多年未出山的张狂却说他愿意做这个领队,张狂在山上的势力一直较大,这件事上萧潜也不好明着压他,只能让他做这个领队。他当然知道张狂是个什么心思,那就是顺手除掉易天行,可是他却不能明着阻止,只能在暗中想办法保护易天行。

    ~~~~~~~~~~~~~~~~~~~~~~~~~~~~~~~~~~~~~~~~~~~~~~~~~~~~~~~~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