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欲雨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海州城实在是大得很,城中人又多,所以易天行他们几人走的慢的很,走了老半天才来到李继所任职的那家马车行。几人没有稍微舒口气,反而更紧张了。早在城外易天行就按照之前所说的价钱的是倍付给了李继的车钱,又跟他商量好要继续以每天一百两银子的价格继续租用他,在车行重新租一辆更大更好的马车去天津。李继也不笨,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可是现在情况变了,他们可能随时要走,所以李继必须赶紧去和他的家人交代清楚,将这次所赚的连同易天行所付的到天津的一半定金,交给他的家人,然后就赶着去车行领事那里租用一辆马车来。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成吉和西陵雪的跟随下进行的,易天行他们绝不想因为一点纰漏而身陷海州城。

    这边易天行他们还在慢慢的等待着,却不知道他们的行踪已经被好几拨人盯上了,身份也将将要暴漏。海州城金光岭所在的那间大宅院中,一身青袍的齐当正在听着属下弟子的报告。

    “你是说,六阳山的人在跟踪走在一伙儿的四个大宗师?我们的人跟上了吗?”听完他面前一个弟子的报告,齐当疑惑的问道。

    “回禀师傅,我们的人已经盯住他们了,目前他们正在一家车行里。”齐当面前那个身穿红袍的弟子恭声道。

    “好,下去后你们注意盯紧些,但也别让六阳山的那些人发现了你们。”齐当对这个弟子叮嘱了一句摆手让他出去了,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屋里嘀咕道,“奇怪,从戴光那里刚得来的消息,那陈震明明是前天被金发几人追杀出了城,六阳山的人盯着这好不相干的四个人干什么?这事要不要告诉五师伯呢?”

    几乎是同时,在张狂所占的那栋阁楼后面的一座大院里,连光也正在自己的屋子里听一名属下的报告,只是越听脸色越难看,隐隐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了,弄得他面前报告完的那名弟子大气都不敢出。不过好在连光并没有迁怒这名弟子,只是阴沉的说道;“这么说连阳进了云梦泽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喽?那天姓易的小子也曾去过云梦泽,回来后天没亮就走了是吧?”

    听到连光的问话,这名弟子不敢有所怠慢,忙道:“当时海州城留守分部的外门弟子本来盯得很紧的,奈何中途被人袭扰,才让那易天行逃了出城。不过后来他们也曾查到他们用的哪家车行的哪辆马车,并派出人去西方继续寻找了,只是人还现在没有回来。”这个弟子这么说本来也是受了些海州分部的一点儿好处,顺口替

    他们开脱两句,哪想连光却追着问道:“当时在海州城时,那姓易的小子处在什么境界?租给他马车的那家车行叫什么名字?”

    “这个···”这名弟子一时间有些犹疑了,这些情况他也是一知半解,但还是硬着头皮道:“据说当时那易天行不过是宗师级,他们所租用的那家马车行,弟子,弟子···”

    “害怕什么?快说!”连光不耐烦的喝道。

    “师父恕罪。这事弟子忘了问,还请师傅稍后,弟子这就去问清楚”那弟子感到连光暴怒的气息,以及隐隐散出的杀气,不禁颤抖的回答道。

    “快去快回!”连光虽然焦急暴怒,却明显还没有到这名弟子所想的丧失理智滥杀的程度。红袍弟子听了这听了这话如蒙大赦,立即跑了出去。

    这名弟子刚走,外面就又来了一名红袍弟子,向他禀报。这名弟子正是他派去跟踪易天行几人的,一听这几人来了,连光也不敢怠慢张狂所吩咐的事,忙让他进来禀报。

    “回禀师伯,您让我们盯着那几人已经进了龙行车行,而且弟子还发现,有些其他人也在跟踪这伙人,只是看不出是哪方势力的。”这名弟子禀报完后就恭敬地站在下方,他进了屋就感觉到这师伯的心情不好了,不得不小心伺候。

    “好,”连光听了这名弟子的禀告,点头道,“你做的不错,下去继续盯紧了那伙儿武者,同时注意其他跟踪者的动向,有什么事情立即回来报告!”连光想来这名弟子做的确实不错,起码知道说一下那家车行的名字。

    这名弟子听了连光的称赞,松了口气正准备下去,连光的门却突然被打开,又进来一位满头大汗的红袍弟子,却正是刚才被连光骂出去的的那名弟子,只见他一进门就准备说什么,却见旁边还有另一名弟子在,不禁犹疑了下。

    连光见了却生气道:“没用的东西,犹豫什么,有什么话快说。”

    连光虽然这么说,但之前的道称赞的那名弟子却不敢多呆,连忙主动退出去还将门关好。转身时听道里面的那个弟子道:“师傅。已经查清楚了,那家车行是龙行车行。”

    门外的的这名弟子虽然奇怪怎么又是龙行车行,却不敢多听连忙走开,但他没走几步,就听见里面连光大叫:“龙行车行!”接着一顿又传来一声大喊,却是叫他的。

    “万新!回来,我有话问你!”连光在里面大喊,声音有些焦急。

    万新还未反应过来就见连光先打开了房门出来,一把抓住他的肩膀道:“你刚才说那伙武者去了哪个车行?”

    万新虽然被连光抓着肩膀很不舒服,但还是回答道:“禀师伯,是龙行车行。”

    连光听了,脸上立即兴奋起来,有抓着另一名红袍弟子的肩膀,激动地问道:“查到那易天行出城所用的是什么颜色的马车了吗?”

    这次这名弟子早有准备,将所有的事情都问了个清清楚楚,听到连光这么问,不慌不忙的回到道:“查到了师傅,是一辆乌青色马车。”

    “都是乌青色马车,都是龙行车行!”连光红着眼睛喃喃道,“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可是他为什么一年多的时间就从宗师级越到大宗师级呢?而且即使是大宗师也应该不是地级阴阳师的对手啊?堂弟,你究竟是怎么死的?!”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连光一个不可多得的优点,无论多么激动,愤怒或者是高兴都不会失去理智,时时刻刻保持冷静。想了一会儿仍旧没有什么头绪,看了一眼还在自己面前等自己的两位红袍弟子,他脑中灵光一闪,吩咐道:“走!随我去龙行车行看看。”

    说完这两个玄级弟子就在前面带路,一行三人朝龙行车行赶了去。本来这件事是张狂吩咐下来的,按理说连光有了消息后应该通知张狂的。但是连光却是带人独自去了,一个是因为这里面也有一点算是他的私事,第二个就是他并不认为四个大宗师能在他面前耍出什么花招。要知道,除了他身前带路的两个玄级弟子,仍在监视龙行车行的还有两个玄级弟子。其实连光认为他一个日阶地级的阴阳师就可以控制那四个大宗师级的武者了,到时候再好好的问他们,还怕问不个清楚吗。

    此时龙行车行中,易天行越来越感到一种危险的气息靠近。自从上次重伤,和昨天的心魔劫之后,感到自己的灵觉明显灵敏了许多,他相信这种危险的感觉绝对不是空穴来风。因此一见立即安排好后,就催着众人赶快上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