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三个天级阴阳师的激战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这金色剪刀和蓝色巨蟒比之易天行在草原和云梦泽中所见的两者不知道强到了那里去。那白袍劳的所使得是名副其实的金蛟剪,只见两条三四丈之长蛟龙纠缠在一起,浑身金光闪闪,金蛟头上的独角更是闪烁着锐利的金光,双双咆哮着朝着张狂飞来,一路上左右交错游动,快速之极,周围的空气好像纸般的被剪开,留下了一道道金色的划痕。而蓝莲花的吞天灵蟒更是长达七八丈,三人合抱之粗,头上还有一道鲜艳的王纹,两根尖锐的獠牙漏在外面银光闪闪,一切都好像凝如实质般。那吞天灵蟒刚一出现就扭头一阵奇怪燥耳的嘶鸣声,接着横空一摆巨尾,带起滔天的狂澜就朝那金盘上的张狂砸去。

    张狂似乎早就料到了白袍劳和蓝莲花回阻挠他抓捕易天行,见两人出手也不慌张,只是冷哼一声,就盘膝坐在了金盘之上,手中手印变换不息。先是一道红艳艳的光罩从金盘中延伸出来,接着就从金盘底下蹿出来六条红色火龙,一开始不过大腿粗,但当六条火龙全部蹿出金盘时,全部都变成了合抱之粗的巨龙,每一条都有三四丈之长,凶焰滔滔,龙鸣阵阵,耀武扬威。

    这边白袍劳与蓝莲花虽然比张狂早一步使出了各家的阴阳**,但见这六条火龙出来仍旧凝神以待。他们知道这张狂是日阶天级顶峰,六阳**早就全部练会,而这六条火龙不过是地级阴阳师的手段,他必然还有进一步的变化,那时才是六阳**发威之时。

    果然那,那六条火龙还没迎上金蛟剪和吞天灵蟒,就忽然相互交缠在一起,越缠越紧,最终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焰,此时龙鸣声已经消失不见,六条火龙也变成了两大团火焰,停在金蛟剪与吞天灵蟒向张狂袭来的路上。然而眼见两团火焰就要被撞上,火焰里却突然传出来令人龇牙的嘎嘎的叫声。

    砰!砰!

    两团火焰纷纷炸开,两只怪鸟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见这两只怪鸟一身红艳艳的火焰,每只都有丈许大小,盘旋在半空中却奇怪的是三只锐利精瘦的鸟爪!还有那张开的长长地鸟喙,里面竟然全是锋利的牙齿。两只怪鸟又嘎嘎的怪叫了一声,扑腾着巨大的翅膀三只利爪就朝撞上来的金蛟剪和吞天灵蟒抓去。

    三足金乌!这张狂果然能凝结出三足金乌!

    六阳山的六阳**真正的是整个阴阳大世界都著名的阴阳**,一共有四种形态,分别是火球,火龙,三足金乌,而最后则是天级之上才能施展的神鸟毕方!至于金盘则是六阳**小成后的防守的常态。白袍劳和蓝莲花同样身为一流宗门的天级阴阳师自然知道对手的招数。所以三足金乌的出现早在两人意料之中,两人手中手印也是变换连连,一时间,两只三足金乌和金蛟剪、吞天灵蟒抖个难解难分。只是两人知道,这只是他们暂时拖住了张狂而已,时间已久他们两必然要落入下风,甚至是落败都有可能。

    白袍劳与蓝莲花不禁都降希望放在了下面的人身上。白袍劳自然是希望自己手下的人将易天行抢走了,只要先行将易天行抢走,带等到他们金光岭的三位天级阴阳师聚齐,自然可以将易天行带到金光岭慢慢拷问令牌的下落。到时候无论是六阳山还是炎岛都毫无办法了,除非他们挑起战端,引发千年大劫。

    而蓝莲花则不同,之前她来的太快,所以只是单身一人前来,连一个手下都没有带。此刻被牵制住了手脚,依然没有了抓捕易天行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易天行逃掉另外两方得追捕了。只要易天行逃掉了另外两方的追捕,那么这是在在炎岛的地界内,之后三个宗门同时抓捕易天行,她炎岛就会占了绝大的优势。

    所以在缠住张狂的同时蓝莲花就十分关注这易天行那边的动静。开始见易天行一道居然劈散了张狂所凝结的巨手,心中立即欣喜异常,但随即见金光岭的阴阳师和那连光都向易天行围过来,立即出声提醒道:“哎,武者小弟弟还不快跑,我们只能缠住张狂老怪一时,等他打败了我们两个你怎么也跑不了了。还有,你一定不能让金光岭的那些小卒子抓住,要等着奴家啊!”

    这边正凝神以待的易天行听到了蓝莲花这酥媚入骨的喊叫声,不禁心头一麻,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转眼看见周围的情况,却是不妙,金光岭来了六个地级阴阳师,几十个玄级阴阳师,人多势众,却是最占优势。一上来就去了两个地级阴阳师缠住了连光,另外的人则呼啦啦的像易天行围过来。

    面对这么多人,易天行正焦急怎么逃跑时,那边和激斗正酣的张狂却是随手一挥,一道巨大的火红色的巨掌就印了下来。然而这一掌却不是针对易天行的,而是一下子印在了那群冲向易天行的金光岭的阴阳师们。张狂这一掌虽然是随手施展的很普通的一个术法,却仍旧不是那些金光岭的阴阳师们所受得了的。只见巨掌轰然印在这些人身上的一瞬间,所有的玄级阴阳师都都被打倒在地,个个口吐鲜血,显然都受了伤。唯有那四个地级阴阳师身上金光大放,硬抗了过去,却也个个脸上青白不定,看着金盘之上盘膝坐着的张狂犹豫不前。

    白袍劳见了心中大骂,同时口中也大声喝道:‘你们还犹豫什么?赶快去抓住那小子走,否则都走不掉!‘

    在白袍劳的喝声下,四个犹豫的阴阳师,又再次亮起金色弧光,向易天行这边飞腾而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一些重新站了起来的玄级弟子。易天行看着快速向他靠近的四个阴阳师,心中绷紧了起来。不是他不愿意逃,而是一旦让这四个地级阴阳师如同附骨之疽的跟在后面,那么他就真的完了。唯有在这里,他才能借助混乱,解决掉一部分人,所以易天行没有马上就逃,他在等一个机会。

    而那边和张狂都得正紧张的蓝莲花,看身下的金光岭的阴阳师又朝易天行冲了过去,而易天行却傻傻的拄着大刀骑在马上不动,心中不禁嘀咕:这个小武者不是吓傻了吧?算了还是在帮他一把吧。心中转动着奇怪的心思,她手中的手印一变,对张狂的攻击缓上了那么一缓。

    张狂何等老辣,立即抓住了机会抽出手来,衣袖一挥,又是一个巨掌朝着那些奔向易天行的阴阳师印了过去,轰然的巨响中,金光岭的阴阳师们顿时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这边白袍劳看的气的直吹胡子,他也知道这是蓝莲花在做鬼,但却无可奈何,暂时和还需要和这个妖女联手对付张狂,只能咬牙切齿的瞪了蓝莲花一眼。

    这边易天行眼尖,清楚地看到这次所有人都受伤了,他毫不犹豫的一夹马腹,立即向着东南方跑了。

    见此,在场的所有人都很的牙痒痒,唯有蓝莲花一个人小的越发妩媚。白袍劳对那边还在和连光缠斗的连个地级阴阳师大声喝道:“还打什么,赶快去追那小子!”

    两个阴阳师一愣,立即舍了连光,身上金色光弧飞射,朝易天行追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