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燕分飞,沸腾
    ps:又更新了一章,但仍需继续努力,朋友们给我点动力的吧。点击,推荐,收藏,统统都要!!!新的一天祝朋友们有个好心情,小鱼儿再次求票!谢谢!

    ~~~~~~~~~~~~~~~~~~~~~~~~~~~~~~~~~~~~~~~~~~~~~~~~~~~~~~~

    听到易天行这么说,蓝莲花的嘴角弯出一个妩媚的弧度,眼带笑意的看着易天行呵声道:“哎,对奴家这么好,是不是喜欢上奴家啦?”虽然蓝莲花此时满身污泥,一点也瞧不出之前那副倾国倾城的美艳模样,但光是这如水般柔媚的声音仍旧让人心跳不已。可是易天行却是理也不理,仿佛没听见般的收拾自己的东西。

    要走出这个山洞了,蓝莲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个什么心思。按理来说,这个易天行身上拥有天地阴阳五行令的秘密,自己应该很想将他制住拷问一番才对。可是自己却一直都没有这个想法。更何况她现在的实力不过恢复到地级阴阳师的水平,根本没有把握制住眼前这个达到巅峰的武者。

    算了吧,自己这般纠结又是为了什么?两人共患难一场,此间他并没有趁我虚弱时动什么坏心思,甚至还算救过我。投之以挑,报之以李。这一次暂且放过他,以后若是碰见···

    易天行带着龙猫,手提诛天大刀,和蓝莲花一前一后的没入水潭中,潮湿的山洞里猛然安静下来,只有还未完全平息的水潭上,不是的冒出几个气泡,在水面上昙花一现,又悠然破灭了。

    几天后,云梦泽的东南边,蒙蒙的白雾中,一个满身泥巴,辨不出模样的人影,踏着宽阔的水面,带起丝丝的涟漪,慢慢的走了出来。只见这人手中提着一柄大刀,肩膀上还背着一个裹满泥巴的小兽。只见这人踏上坚硬的地面后,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大雾蒙蒙的云梦泽,长长地呼了一口气。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色,这人眺望了一下眼前的茫茫原野,挑了一个方向,迈开脚步如流星赶月般的远去了,茫茫原野上却没有留下一个脚印。

    过了一会儿,这方朦胧的白雾里一阵涌动,一朵白色云彩从雾气中挤了出来,上面站了一个身着朦胧白衫的妩媚无比的女子,却正是蓝莲花。只见她站在云头眺望了下之前那个泥人远去的地方,那里一个点大的人影,正越来越小将要消失不见。蓝莲花看了眼中神色一阵犹豫,最终轻声叹气道:“算了,这冤家,奴家就在帮你一回吧。”

    说着她手印一变,脚下的白云立即仿佛受到了大风狂吹一般,朝着西南方飞速的飘荡而去。

    而就在蓝莲花的身影还未完全走远时,大雾中又是一阵涌动,出来一伙人,却是分成了阵势分明的两方。领头的却正是六阳山的张狂和金光岭的另外两个天级阴阳师,至于白袍劳却是在云梦泽中受了重创,差点身死,被送回金光岭修养了。这会儿,金光岭的两个天级阴阳师一出来就和六阳山的人分得远远地,更是忌惮的盯着张狂。但看到远处蓝莲花那迅速远去的身影,还是带着手下六七个地级阴阳师朝着蓝莲花远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边张狂却皱着眉头看着金光岭远去的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此时他身边不过剩下四个地级阴阳师,连光正在其中,只是一条手臂已经消失不见,脸色也苍白无比。他见张狂站在六阳金盘上不动,忍不住焦急的问道:“师傅,那蓝莲花走在最前面,现在往西南方去了,那姓易的小杂种一定是往西南方跑了。我们快追吧,然要被炎岛和金光岭得了便宜了!”

    “不,我们不追他们。”张狂瞥了一眼连光淡淡的道。

    连光一听,苍白的脸立即通红,眉眼间变得狰狞起来,居然不顾身份的喊道:“不追?!师傅难道不想为师弟们报仇了吗?还有,难道那小子身上令牌的秘密···”

    “住口!”张狂朝连光一瞪眼喝道,“瞧瞧你现在成了什么样子,为了跟一个武者计较,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况且,我有说过不去追那小杂种吗?真是愚蠢之极,难道你没有看出来这些天,那炎岛的小妖精一直有意无意的在误导我们吗?”说到这里,张狂眼中闪过一丝了悟的光芒,看向那追向蓝莲花的金光岭一群人,喃喃道:“我看那炎岛的小妖精八成和那小杂种有什么协议,所以才几次助他脱险。既然她走西南方,那么那小杂种就绝对不再西南方。”

    听见张狂这么说,连光也一下子醒悟过来,忙问道:“那,师傅,我们往哪里追?”

    张狂听了往周围的地面上一扫却没见到任何蛛丝马迹,有升高了金盘眺望远方,除了西南方却也没见到那里有人影。心下不禁叹了口气,还是让这小子跑了。但他想了想,还是道:“我们往最近的一个城市去,向着东方一个个的找!”

    “是!”

    数月之后,云梦泽一战的情况与结果与又一天地阴阳五行令出现的消息传遍了整个阳间。这一战,参与的三个阴阳师宗门,六阳山、金光岭、炎岛、皆是阳间一流门派。一战下来,三个一流宗门在云梦泽中埋骨无数。其中金光岭一个天级阴阳师重伤致残,地级阴阳师陨落十九个,玄级阴阳师陨落一百三十七个,损失最为惨重;六阳山地级阴阳师陨落十五个,玄级阴阳师陨落一百个,玄级弟子损失殆尽;而炎岛天级阴阳师蓝莲花以下全部陨落云梦泽中,听起来骇人,却是这场纷争中损失最少的一个宗门,不过陨落地级阴阳师六人,玄级弟子五十四人。

    消息传开来后,整个阳间的阴阳师界都震动了。云梦泽这一场争斗可以说是阳间近五百年来最大的一次争斗了,死伤人数虽不是最多的一次,却是最震撼的。因为参战的三个宗门都是一流宗门,门中弟子自然不是那些二三流的宗门,甚至是散修的名声可比,甚至好几个在阳间小有名气的后辈都陨落在这次云梦之战中。同时三年来,出现两个天地阴阳五行令,不禁让许多阴阳师都变得心慌慌,纷纷暗自揣测,千年大劫,来了!

    同时,一个名为易天行的武者也开始在阴阳师中小范围的流传起来。据说,这次死在他手中的地级阴阳师超过了十个,甚至是六阳山的连光,这个在阳间地级阴阳师中颇有名气的地级巅峰的阴阳师都被他斩去了一臂。一些不明消息的阴阳师纷纷猜测,这个武者难道到达了传说中的武圣之境?而且有人透露,天地阴阳五行令的消息就在这个这个厉害的离谱的武者手中。

    一时之间,整个阴阳师界都沸腾了。至宝居然在一个小小的武者手中?这,这正是天赐的大好良机呀,天赐不取,反受其咎!大大小小的门派中的阴阳师们都疯狂了,一个个纷纷出山,行走世间,想要先一步找到这个小小的幸运武者,将至宝纳入自己的怀中。

    易天行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阴阳师们眼中的红人,他此刻正站在昔日精武门的旧址前。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心中无限感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