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武者的悲哀,明悟
    ps:第三卷“武圣开宗”开张了!头一章,朋友们,还有那些路过的,都给鱿鱼些动力吧。投票支持!

    ~~~~~~~~~~~~~~~~~~~~~~~~~~~~~~~~~~~~~~~~~~~~~~~~~~~~~~~~

    “尊太上长老令!”虽然那个年轻人模样的太上长老已经不在了,但萧潜仍旧对着殿主之位躬身一拜。然后才转过身来,看着大殿中神色各异的其他六位峰主,淡然道:“各位峰主想必都明白了太上长老之意,此事就到此为止吧,各位回去秉持太上长老之意办事,切莫再打扰他老人家了。”

    各峰峰主虽然诧异此事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但是太上长老指令不干不尊,也不能不给萧潜这个殿主的面子,纷纷拱手后退,架起风云会自己的锋头上去了。只剩下张狂和萧潜还站在殿中未曾退去。

    张狂看着一脸淡然的萧潜,想起之前自己建议发动阴阳搜捕令追杀易天行时他脸上的紧张之色,心中一动,问道:“萧师兄,你对这个易天行有什么看法?六阳山上都知道我和他的仇怨,不知为何师兄三番五次的阻挠我的人去除掉他?”

    萧潜听了张狂的话,抬眼看向他,神色不变道:“无他,不过不想让六阳山背上一个欺负凡人的名声罢了。倒是张师弟,难道就容忍不了一个区区武者吗?”

    “呵呵,萧师兄说笑了。不过纵然我以前容得了他,现在确实非杀他不可了。否则我那些弟子就死不瞑目了。”说着张狂的一双老眼不禁眯了起来,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机。

    “你——!”萧潜听了不禁一阵气结,终于动怒,喝道:“若不是你一意孤行,那些弟子又怎会陷入险地?现在却仍旧执迷不悟,难道就不怕惹来更大的祸患吗?”

    张狂听见萧潜这话却是理也不理,冷哼一声,摆手出了六阳正殿。一道六阳金盘凭空闪现,他一步踏上,就朝自己的赤峰飞去了。人在半空中张狂不禁想:这萧潜与那易天行究竟有什么关系呢,为何这般的护着他,这中间肯定有什么秘密。

    想着想着,张狂的心头不禁浮现一张眉眼飞扬,傲气凌云的脸孔,而同时浮现的竟然也有易天行的那张并不是十分出奇的脸孔,慢慢的这两张看似不相同的脸融合在一起。张狂这才发现易天行的长相与他心中这人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可是张狂想来易天行怎么也不该和这个曾经在六阳山上天资冠绝所有弟子的人有关系才对。难道当初那个传言竟然是真的?

    商队中,易天行四人悠哉悠哉的骑在马上。怎么说他们现在显示也是武师的身份,行头自然不能太差,这骑的虽然不是龙炎角马、鳞脚马那般的稀有珍骑,却也是普通马匹里千里挑一的宝马雄峻,否则又怎么能载得起他们,要知道,他们这些大宗师,那个体重不是常人的两三倍。可即使这样,那三位宗师中的李连还曾经私下里来探问过他们是哪一家的弟子。易天行几个人摸着鼻子不说话,心中都想:西陵雪三人本来就是世家子弟,被人这么说就算了,可自己不是啊,感情自己就这么像世家弟子吗

    三人模模糊糊的将李连打发了,却让这三人认定了四人是世家外出历练的弟子,一路上对四个人是照顾有加。一个多月走来,也曾遇到过几伙劫匪和山贼,但往往是商队里的四位宗师高手一出马就立即解决了,根本不用易天行他们露出真手段。最主要的是一路上碰到了好几股阴阳师队伍,独行的更是数不胜数,这些人往往都很注意哪些独行的武者高手,上去一番询问往往叫那些武者高手们紧张非常;而对于他们这样的商队,多是找到主事人询问一番,并不详查。可是即使这样,一个月后,流言仍旧在武者甚至是普通人中传开了。这一下,所造成的轰动比在阴阳师界要大得多。

    此时,易天行身边的这两个武师就正在讨论这件事。易天行人记得两人的名字,似乎是同宗出来的,一个叫韩耀,一个叫韩风。

    “韩耀哥,你说那个易天行的事是不是真的?他可真能啊,听说现在好多上师都找他呢。”韩风年纪较小,不过二三十岁的样子,这些天来被那些阴阳师来商队里查了好几次,路上又听到好些传言,自然对这事好奇起来。在他眼中,韩耀哥比他早出来七八年,有什么不肯定的东西,自是不免要问他一番。

    “闹这么大,我看八成是真的。”韩耀也一脸思索的道,“只是不知道这个易天行到底有多厉害,居然能从那些上师手中抢走宝物。”说到这里,韩耀的头转向易天行道:“嘿,我说李强兄弟,看你来路不凡,想必因该比我们见识多些,你说这易天行如果面上我们这队里的四位宗师高手能胜吗?”

    易天行听了心下不禁哑然,有些想笑的感觉,同时心底又生出一种沉重的悲哀来。这一切矛盾的感觉都是来自于这些低层次武者的浅薄见识。武师和大宗师不过是隔了一个境界,可是好些武师却根本对大宗师是个什么概念都不知道,想当年他不也是一样,傻傻的猜测威武镖局的老爷子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大宗师,现在站在武者的巅峰去回想那时的想法,真是可笑之极,可悲之极。

    易天行不禁想,武圣消失万年,给武者们带来的最大的损失也许并不是那些功法、秘法、战技及神兵之类,而是信念,一种傲世世界的信念,一种勇往直前的信念,一种与天争命

    信念。正事缺乏这种信念,才让众多武者没有了锐气,都没有想过要冲击武者的最高峰,更谈不上去研究追寻武者一层又一层的境界的奥妙,所以才导致了现今这些底层武者的无知。而底层武者的无知使其不求上进,又使高层武者的来源迅速减少,如此才让武林如此低迷。

    这一瞬间,易天行又想通了为何那些武林世家和精武门为什比民间多了那么多高手的原因了,是因为他们创造了一种氛围,一种诞生武者信念的氛围。只不过这个氛围在整个阴阳大世界武者的低迷氛围中实在是显得太微不足道了。“也许,传播武者的信念,让所有的武者重新恢复信心,才是光复武者荣耀所要做的吧。任重而道远啊。”易天行心中升起了一种明悟,感觉冥冥之中似乎触动了什么神妙的东西。

    “李强兄弟,你怎么了?”韩耀看着身边这个年轻人,不禁皱眉道,同时心中微怒:这世家子弟太傲气了吧,我问话居然理也不理。

    易天行一瞬间思绪激荡,居然出了神,听见韩耀再次叫他,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朝他笑了笑,想起他刚才的问题,易天行眼中神光一闪道:“刚才韩兄那个问题我想清楚了。”

    “哦,李强兄弟有什么高见”韩耀微微诧异的看了易天行一眼,打趣的问道。

    易天行也不在意韩耀的冒犯,抬头看向高高的天空道:“那个易天行一定能比得上四位宗师高手,甚至那些前来问话的上师都不是他的对手!”

    韩耀听了还没说什么,旁边的韩风就首先怀疑道:“他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么?你见过他?”

    易天行也不解释,洒然一笑,打马朝前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