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章 燕丘惊魂
    望着眼前这座并算不上雄伟的城池,易天行心下感叹:“终于又回到燕丘了。”易天行和西陵雪三人混在商队中一起进了燕丘城,心中真的感慨非常。当年自己从燕丘带着安平出发,一路向西而去,不知道遇到了多少人事,又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凶险的厮杀。虽然最后安平被圣山的人强行收取为徒,但自己却带回来三个好兄弟、好帮手。四年前刚走出这里时,自己不过是一个宗师,回来之后却已经是大宗师圆满。咋一听用四年才提升一个多境界,似乎并不快,但这一个境界却使他从一个平凡的武者成为武者的巅峰,傲视武林群雄!

    那日弄清楚霍光的事后,第二日易天行几人就又跟着一个商队踏上了前往燕丘的路。这一路上出奇的顺利,一点波折都没有,甚至都没有遇上几股马匪就到了燕丘城。交了护镖的任务后,四人现在城中寻了一间饭馆吃饱了饭。饭间,陈青云问易天行:“李兄(饭馆人多耳杂),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易天行听了知道陈青云的意思是问他去哪里,他也知道几人虽然一路上没说什么,但心里也都想早些知道易天行跑回燕丘做什么。他看着期待的三人,也不说破,看见对面有一家名为“有间客栈”的客栈,当下就道:“我领你们见一位前辈,明日他就回来接我们。吃完饭我们还是到对面这家客栈住下吧,还有,麻烦一下西陵兄去一下商行,让他们派人将我们的兵器送到对面的客栈来。”

    对面这家客栈老板是个中年人,看着小二领了易天行几人去了上等房,盯着易天行的背影不禁皱起眉来,接着他从柜台下那处一张纸来,看了一阵,眉头猛然涌现一股狂喜,接着他就找来了一个伙计,在他耳边嘀咕了一阵,那个伙计就风风火火的跑出去了,只是客栈老板站在那里有些局促不安的样子。

    不一会儿,西陵雪就带着一辆马车和几个伙计来到了这家客栈前,从马车里搬出了四个巨大的木盒,让人抬往了易天行几人租住的房子里。西陵雪走的时候,回头看了那客栈老板一眼,客栈老板立即觉得浑身一寒,心跳瞬间慢了半拍,看着西陵雪上楼去的身影心中一阵害怕。但当西陵雪消失后,商队老板却地骂了一声:等上师来了看你怎么凶。

    又不一会儿,易天行也下了楼来,看了一眼柜台前的客栈老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才施施然的离去。在街上转了一会儿,易天行来到一间珍宝首饰店前,看了看店门上的奇特的镰刀锤子标记,这才走进去,在里面看了看,瞅了一个时机,来到掌柜台前,看了一眼那个老掌柜,问道:“掌柜的,你么这里有玻璃卖吗?”

    本来低头算账的老头听了易天行这话一愣,接着抬起头来,仔细的看了看易天行,这才硬邦邦的回问了一句:“客官要男的还是要女的呀?”

    易天行听了眉头浮现一抹不易觉察的喜色,易天行并不知道玻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只是这时走时欧阳迟交给他的联络暗号,他虽然一直记在脑中,却从未用过,不过今日在这家珍宝店里试了一试,听见掌柜古怪的回问,却是知道来对了地方。于是按照暗号接头回了一句:“我是男的,当然要男的了。”

    老头听了却是出了一口气,对易天行道:“你跟我来吧,里面有货。”易天行闻言立即跟着老板进了里面去。一到了里面,老头请易天行坐定,才问道:“年轻人找我家老祖宗有什么事啊?”

    “还请老先生告知欧阳老前辈一声,就说天行回来了,还烦请他来接我回谷中,看望一下婷儿。对了,我在有间客栈天字号第七房。”易天行诚恳的向老头拱手道。

    “嗯,我会通知老祖宗的,年轻人莫担心,若是老祖宗要来,明天就能到。你还有什么事吗?”老头看着易天行道。

    “晚辈没事了。晚辈这就告退”说着易天行就退了出去。

    老头等易天行出去过了一会儿,这才到前店中,嘱咐了伙计一声,自己则回到了房里,打开了一个小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黑色的手掌大的金属盒来,在上面拨弄了一下,小金属盒立即亮起一个灯。过了好一会儿,里面才传来一个懒慢的声音:“哪个小子啊?”

    老头听见这个声音立即激动地把金属盒贴到自己的嘴边:“老祖宗,我是左深啊,燕丘的左深。”

    “哦,是燕丘的深儿啊,你给老祖宗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啊?”

    “老祖宗,又有一个叫天行的年轻人今天来我这里,要我给你带个话,说他回来了,想看望一下婷儿,让您来接他。他住在有间客栈天字号第七房。”老头一句一顿的仔细讲到,神色恭敬的很。

    “这小子回来了?我知道了,明天我就来。挂了。”接着里面就传来一阵嘟嘟的声音。老头将东西收起来,一脸的遗憾,没能好老祖宗多聊几句。与此同时,燕丘城外,一个青色的人影,一闪出现了,在一处无人的地方,招出六个光球,裹着刚出一团火红色的烟气,朝着六阳山急掠而去。

    易天行四人在有间客栈歇了一夜,第二天便在漫长的烦躁的等待中,一点点的消逝。终于等到了下午,在易天行几乎也有些烦躁时,瞥了窗外一眼,立即惊骇无比。只见六七个阴阳师正往这有间客栈而来,其中六个不过是玄级黄级的弟子,但是当先一人却是一身白袍,花白的胡须怒张开来,不是张狂又是谁来?!

    易天行没料到没等来欧阳迟,却等来了张狂,心一下子丢到了谷底。但是他还是抱着一丝希望,连忙提起兵刃,背起沉睡的龙猫,从窗户一跃而下,准备逃之夭夭。至于西陵雪三人,相信有自己吸引敌人,他们是不会被注意到的。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刚一跳下,便感到周身压力一紧,不能动弹。同时也感到一种深刻的危机向自己袭来。易天行心下暗道:糟糕被发现了!但他不敢多耽搁一刻,浑身的凶猛的罡气一下子爆发出来,砰的一声巨响,宛如平地起惊雷,凭借着瞬间的庞大爆发力,易天行一下子睁开了束缚,人一跃就到了七八丈外的民居房顶上。可是易天行双脚刚刚触到房顶,六个脸盆大的光球,立即凭空出现在他的周围将他周围所有的生路都挡下了!

    一见如此,易天行毫不犹豫的一挥手中的诛天大刀,一道腥红的刀芒闪过,他正前方的一个光球立即一分为二。可是下一瞬间却又恢复了圆形,大小似乎都没有改变丝毫。易天行面无表情的停了下来,看向了三丈外的一处虚空,直见空气出现一阵涟漪,张狂从里面闪身而出,一脸阴沉的看着易天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