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念君音容双泪垂
    “它好像提前进入了蜕变,只是元气不够,恐怕要半途而废,昏睡而死了。”欧阳迟皱着眉头叹息道。欧阳迟也没想到,好不容易碰到一只灵兽,居然是个负面状态,这也太不给力了。

    “这怎么办?”易天行问道,眉头也皱着。

    “能怎么办?赶紧找宝物给它补元气呗!”欧阳迟眉头一扬道。其实他自己这边就收藏有不少一般的天材地宝,只不过他还真舍不得就着样用在这只龙虎身上。旁边有几个免费的劳力不用,那不是浪费吗,再说,这龙虎是易天行的又不是他的。

    “前辈是说是天材地宝吗?可是这东西哪是那么好找的。”易天行有些为难道。云梦泽就是一个出了名的宝地,但他进了两次也不过就得了那么些宝物而已。

    “也不一定是天材地宝,地级异兽的内丹也可以,天级异兽的血肉也行,或者多找些珍贵药材,不过那数量就多了。”欧阳迟淡淡的道。

    易天行与西陵雪几人相互看了眼,都无语了。看着易天行的为难的样子,欧阳迟想了想又道:“你也不用这么为难,东西虽然难找,但是又不是让你马上去找,我有法子给这龙猫吊着命,我们有背靠着十万大山,那些宝物,只要你们肯找一定会找到的。”

    “如此,这龙虎就拜托前辈多照顾些了。”听见欧阳迟有法子给龙虎吊命,易天行就放心了许多,接着他就想起这才回到地球谷最想做的事。于是马上道:“前辈,我想去看看婷儿。”

    欧阳迟听了很理解的点点头,道:“你去吧,那洞里的机关没有变,你这些小弟我也会帮你安排好的,放心去吧!”欧阳迟大方的挥挥手。

    易天行听了也不做多想,循着记忆中的路线,往欧阳玉婷的尸身所埋藏的那个山洞走去。虽然过了四五年,但是这条路当年每天都走上他都走上了不止一遍,现在即使他闭着眼睛,依旧能够走过去。走到了那个他进了上千次的山洞前,易天行不禁心里轻轻地呼唤:婷儿,我来看你来了。

    走进山洞里,易天行感觉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过,就如同他就在昨天离开的一般。很熟练的随手打开机关,石质的地面裂开,一座火红色的透明水晶棺冉冉升起,火红色的光芒里佳人的娇颜依旧如昔,白皙的脸庞上映照着血般的红,一抹抹流光在她的身上流走游动,就如同她依旧在呼吸,微微的起伏。睫毛上火炎炎的光芒闪闪烁烁,那安详的闭着的眼眸似乎随时都会睁开来一般。易天行的心醉了,醉成了一团,紧紧地收缩着。

    婷儿,四年又一百七十三天了。你的天行回来了,来看你了,天行很好,你还好吗?

    易天行的心中轻轻地呼唤,跪坐在水晶棺旁,脸贴着赤红的水晶,双臂张开在水晶棺上,似乎想将整个水晶棺抱在怀里。看着棺中的的爱人,易天行这个站在巅峰的武者,不禁泪眼朦胧,眼前耳边似乎都没了感觉,往昔的幕幕情景如泉水涌上心头。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多事?”俊俏的小厮眼中带着薄薄的嗔怒。

    “哼,什么有责任感,分明是胆小怕事,疑神疑鬼。”不甘责备的眼神,似乎已经勾动了他的心神。

    刀光剑影中那惊慌的眼神,映照血色的容颜;逃亡途中那无助的眼神,柔弱的表情,还有那浓浓的担心与关切。

    凄美的容颜下那满面的泪水以及无可奈何的无助表情。

    “易天行你是不是喜欢我?”

    “是喜欢而不敢,还是根本不喜欢?”

    “我爹要将我嫁给六阳山的一名黄级阴阳师,那人比我大十八岁,是六阳山一位长老的儿子。爹很看好他,可你知到吗?我见过那个人,他根本就是一个花花公子,我一点都不喜欢他,可是爹却非逼我嫁过去。”不可止住的泪水,看了让人心碎。

    “你骗我!你骗我!”

    “我走了,你要保重。”

    “嗯···我也很想你。你知不知道,见不到你的这段日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度日如年;想你的时候,我才知道,什么叫做望穿秋水,什么又叫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知不知道,这段日子,我是多么的害怕,怕你不要我了,又怕你来了受到张连的伤害。我真的好怕,你知不知道,你啊知不知道···”

    “会的,我会一直等你的。”

    “你一定要来,带我走···”

    “天行,我们恐怕要阴阳两隔了···”

    “天行,我不后悔。即使是我为你死,离你远去,从此阴阳永隔,我也不后悔。因为你还活着,你要好好的活着,替我活着。答应我好吗?”

    “天行,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实现我每一个心愿吗,我死前最后,也是最想完成的一个心愿便是,你要好好的活下去,答应我,一定要答应我,你要为我活着···”

    欧阳玉婷曾经说过的话一句句的在易天行的耳边响起,一段段的的回忆在易天行的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棺中佳人容颜依旧美丽,只是灵魂之火已经不再燃烧。易天行不禁一句句的呼唤:“婷儿,婷儿,婷儿···”

    你的灵魂现在飘零到哪里,可曾听到了我的呼唤吗如果你听到了,就回答我好吗?我真的好像在和你说说话啊,真的好想···

    念着念着,易天行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热不住,滴滴坠落。那紧紧缩成一团的心,猛的抽搐起来,痛的易天行无法呼吸。他本以为见了棺中佳人的尸身,可以缓缓那长达五年的思念之情,可是哪知道,一见之下,似乎这几年里被他压抑的思念之情全部都爆发了出来,痛彻心扉,痛彻了他的灵魂。

    “婷儿——!”

    撕心裂肺的呐喊声震彻云霄,一圈圈无形的波动远远地蔓延开了,一**的远去,向那无尽的天际蔓延。无论是高山大河还是狂风暴雪,似乎都对这种无形的波动毫无阻挡之力,好似无视了所有的物质的真实的存在,无限的向未知的地方传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许多年,也许只是一瞬间,在一个拥有无数晶莹的光点飘荡的绿色大湖中,一个如同其他光点般在湖面浮浮沉沉的晶莹光点,猛然一颤,接着就更加猛烈地颤动起来,那一圈圈无形的波动传来,就好似给它注入了无穷的力量,终于使它脱离了湖面,在空中一荡就冲天而起,似乎想要循着那波动寻找的头。可是刚飞了不到十丈高,前面就出现了一圈圈不断波动的涟漪,却是一层透明的光罩,挡住了去路。虽然那无形的波动可以无视这层光罩,但是那晶莹光点却不行,无论那晶莹的光点怎样的颤动,都无法冲出那层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