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七章 瞬杀天级
    而且一反往常的白袍人是个留着两撇黑须的中年人,身着青袍的却是两个须发花白的老者。易天行没想到这红枫山的天级阴阳师居然比他身边的两个地级阴阳师还年轻,心中有些微微的诧异。看着那白袍人的高傲神情,不禁皱眉问道:“两位如此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欺人太甚?”左边长的比较尖瘦的青袍人怪声怪气的道,“若不是我师叔念他是个凡人武者,看见他偷摘我红枫山的灵药事,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红枫山的灵药?”易天行听了不禁冷笑着反问道。

    “不错!这漫山遍野,就连你们几个人药囊里的都是我们红枫山的灵药。偷药贼,现在我师叔心情正好,饶你们一死,放下所有的灵药赶快滚吧!”那青袍老者鼻孔朝天,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

    “是吗?”易天行脸上突然出现一种诡异的温和笑容,“可否告知贵宗山门离这里多远,免得以后我们一不小心又采了你们的灵药。”

    “小子,你倒也知趣。”青袍老者还以为易天行要服软了,装做大方道:“就告诉你吧,此地离我们红枫山三千多里,这周围五千里内都是我们红枫山的地盘。你们以后还是少进来为妙,否则即使我们师叔宽容,也饶不了你们。”

    “哦,原来是这样,多谢三位上师了。陈兄,我们进了人家的后花园,还是赶紧走吧。”易天行说完拉着陈青云的胳膊转身就走。

    三个红枫山的阴阳师看着一愣,知道两人越过几丈宽的山崖和西陵雪、成吉会合后,那白袍中年才最先反应过来,自己三人被眼前的武者耍了,当下怒叫一声“贼子找死!”,一挥手,一股红色飓风化作一个巨掌,一下子朝着四人拍了下来!

    看见自己这一章拍下来,对面的四个武者动也不动,白袍中年不禁心中冷笑:果然是没见过什么世面的武者,见我一掌拍下来居然吓的连逃跑都忘记了,居然连我堂堂的天级阴阳师都敢欺骗,活该被我一掌拍成肉泥!旁边的两个地级阴阳师也都是同样的想法,等着这几个蝼蚁般的武者在他们师叔的掌下灰飞烟灭。

    但是下一刻,三个人立即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只见红色的毁灭飓风中,一道晶亮的罡罩冉冉撑起,将四个人护在了里面,任外面红色飓风如何肆虐都不能伤到易天行他们一毫。这下,即使三个阴阳师再二,也知道对面不是一般的武者了。白袍中年眼中满是不解,他虽然天资绝纵,但在宗门中身份尊贵,根本没什么处事的经验,一直都是有两个比他年龄还大的师侄照顾着,此刻见易天行的护体罡罩挡住了他的红枫掌,还以为自己看走了眼,把阴阳师当成了武者,但看三人的装扮又不像,所以眼中满是迷惑不解。

    旁边的两个地级阴阳师倒是人的那是护体罡罩,但也只是认为易天行是个大宗师后期的武者罢了,却没想大宗师的罡罩怎么能挡得住天级阴阳师的一掌而毫无变化。当下另一个胖些的地级阴阳师道:“一个会罡罩的大宗师就敢和我们师叔嚣张了吗?找死!”

    说完,与那尖脸的青袍人相互看了一眼,周身空气一阵波动施展了缩地成寸之术。易天行看了心中微微讶然,没想到这两个傻帽般的地级阴阳师还会瞬移,但看着对面很二的白袍人愣愣的站在那里后,易天行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也不管出现在这边的两个敌人,直接跃上半空,手中诛天大刀隔着十数丈的距离,一记直劈,瞬间猩红色的煞气汹涌而出,更是出现一道丈许长的嫣红刀光,刚一出现就朝那白袍人飙袭而去,无声无息,却带着铺天盖地的凌冽的杀意。

    白袍人虽然看起来很二,但是战斗意识还是不错的。看见易天行的刀光的一瞬间,红色的护体元气立即在他周身弥漫的了丈许之厚,接着可能是感到了那恐怖的杀意,又放出了一层薄薄的本命护体元气,但是就是站在那里不动,可能是认为自己这些措施已经能够抵挡易天行的刀光了吧。

    但是下一刻,白袍人就为他的大意付出了代价,站在那里再也动不了了。刀光过后,他周身的护体元气自动散去,对面的人可以清晰地看得见,一条细细的红线从他的左眼一直向右下方拉去,延伸入他的左胸消失不见。对面的五个人,包括西陵雪几人在瞬间都呆住了,直到易天行箜然落地后,对面的白派人尸体轰然倒下,惊住的五人才纷纷醒过来。

    “啊,你居然杀了我师叔!死定了!你死定了!你们几个人都死定了!杀了掌门的儿子!你们全家都死定了!”尖脸的青袍人认清眼前的情景后,立即语无伦次的尖叫道。

    而另一边那个微胖的青袍老者,却是立即双手手印一变,一指天空,一道红艳艳的光芒带着尖啸声冲天而起!速度之快,易天行连阻止都来不及。心中微怒之下,又一道刀芒闪起,刚施术完的老者一个不注意,人头立即落地。易天行再看那尖脸的青袍人那边,却只剩下一阵空气涟漪。易天行皱着眉头在周围一扫,果然在对面半里外的一座山头看见了那尖脸的青袍老者。易天行足下一顿,立即冲天而起,似是要横越那半里长的的山崖。对面的尖脸老者看了吓一跳,但却不信易天行能跳过来,可是当看到易天行在半空中止住,虚空横踏数步是,立即站不稳了,立即周身空气一阵波动缩地而走了。

    落地后的易天行,看着又出现在另一座山头,一刻也不敢停留的再次缩地消失的老者,皱着眉头犹豫着要不要去追。但是心中微微一审,立即有飞跃到西陵雪他们所在的这个山头。对几人道:“我们赶紧走,那人发出了信号,走晚了怕是有些麻烦!”

    说完带头向来时的路返回而去,后面的西陵雪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压住心中的惊愕,立即跟了上去。四个人在山间如猿猴般攀腾飞跃,带着呼啸的风声将以座座山头摔在了身后。一路凛冽的山风中,西陵雪几人都不禁心中热血沸腾,一遍遍回想易天行瞬闪天级阴阳师的情景,就仿佛看见了他们明天拥有同样强大的实力,亲手了断心中仇怨的情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