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 木令!
    法天象地!硬生生的将易天行从一个半丈不足的孩童,变化到一个三丈有余,五个常人之高的巨人!见此情景,无论是红龙里的肖贤,还是远处群山里观战的地级阴阳师们,又或是躲在谷外伺机而动的西陵雪几人,都不禁吞了吞口水。即使不管这个巨人的力量,光是这小山般的巨大身躯,就给疼一种沉重的压力,更何况这个巨人横空而立,其力量也是通天彻地。

    肖贤眼中呆滞的光芒正盛时,一道刀光猛然亮起!刺目的光芒立即将他惊醒了,但是他的心中却更是骇然。只见易天行巨大的双手紧握着一两丈长的诛天大刀,高高扬起,一道丈许长的猩红刀芒立即破刀而出!本来在易天行手上好似玩具般的诛天大刀加上了这刀丈许长的刀芒,立即与易天行巨大的身躯般配起来。这一刻,上古武圣的赫赫威势轰然重现世间,而且凶芒更胜往昔!

    这一切说起来多,其实不过都是易天行在半空中顿了一顿之间的事。此刻他开始下落,高扬的诛天大刀立即带着无匹的凶威对中盘旋半空的的巨大红龙直劈而下!

    这一刹那间,匹练似的刀光好似九天之上的银河坠地!空间都好像轰然崩塌,天地元气疯狂涌动,全部不由自主的绞进了那直劈而下的刀光之中,甚至连那红龙周围的通红的天地元气都被扯进去一部分。红龙之中的肖贤见这一刀的威势,吓的惊骇欲绝,好在他的战斗经验无比丰富,匆忙之间变换了手印。红龙立即长啸一声,盘旋成了一个尖塔状的不动根本印。

    “哄!”

    猩红的刀光劈在那巨大的红龙上的那一刻,一声天地崩塌般的巨响传来。随之,一个圆形的红色波动圈迅速的在刀光与红龙交击的那一点扩散而出,这些波纹撞在山谷周围的山峰上立即将所有的花草树木燃烧轰灭,覆盖在山峰之上产生了一连串的爆炸声。刹那之间,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元力余波尚且如此惊天动地,处在易天行这一刀之下的肖贤不用说,自是苦不堪言。易天行人在半空,诛天大刀携带着无匹的威势压在红龙之上动也不动,似是要与这红色巨龙比拼气力。一息过后,最终肖贤体内元气运转不动,被轰然砸落山谷之中。

    肖贤这一落地,虽然体内元力几近枯竭,而且受了伤,但却借势脱离了易天行那恐怖威压的笼罩。一落到地上,立即调动了本命元光,化作大片鲜红的枫叶,成了一道红色的流光,往西南遁去。

    有些一刀将肖贤轰落之后,自身无处借力也落了下来。被轰击的土石翻卷的山谷,立即一震尘土飞扬。而正是这时易天行瞧见刚才肖贤坠落的地方,一道红光冲天而起,毫不停留的往西南方遁去。易天行手中诛天大刀一转,浑身蟒蛇般的青筋缭绕,搏动不休!正准备追过去时,却瞧见那红光之中掉落到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易天行巨眼微眯,皎月般的光芒绽放,瞬间就瞧清了那黑点是个什么东西。瞬间他隆隆的心跳都是一顿,一伸手,接着住了丈许之外的黑点。同时整个人身上的缭绕的青筋立即平息,三丈高的巨大身躯一圈圈的小了下去,转眼间就恢复了正常大小。

    灰尘弥漫之中,易天行将握住那黑点的拳头打开一看,一个三角形的奇异非金非玉的令牌躺在了他的手掌上,令牌带着一种淡淡的冰凉气息,一面是一个奇特的鸟文,而另一面却是一片林海,乍一看去好似无数的树叶都在微微颤动,如同微风吹拂一般。如此熟悉的东西,易天行怎么会不认得。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小小的令牌正是天地阴阳五行令!

    “这因该是木令吧。没想到如此轻易地被我得到了!哈哈哈!”

    猜测到这个令牌是天地阴阳五行令中的木令,易天行眼中的惊喜之色再掩饰不住了。感叹了一句,易天行禁不住将令牌握在手中高高的举起,哈哈大笑起来。周围弥漫的尘土都被他的笑声震得远远地飘荡开去。

    “主人!”

    “易兄!”

    “易兄!”

    易天行的笑声刚刚停下,三声喜悦的喊叫声就传了过来。却是西陵雪三人见谷中的阴阳师在易天行的神威下早已经走了个干净,纷纷高兴的跑了过来。虽然他们在易天行与肖贤战斗时帮不上忙,但是心中都很担心易天行。然后见到易天行大发神威,先破红尘锁圣阵,再将红枫山肖贤打得狼狈奔逃,都是心中一阵振奋。

    “易兄,笑得这么高兴,应该没受什么伤吧?”陈青云关心道。

    “这还用说吗,那个肖贤在咱主人的刀下都吓的跑了!哈哈哈!”成吉也朗声笑道。旁边的西陵雪冷峻的面容上也如冰雪融化般绽放出几丝笑容。

    易天行见他们这么高兴,也没将得到木令的事对他们说。将木令收进怀中,易天行拍了拍手,又从成吉携带的包袱重重新拿出一套青色劲装穿在了身上。之前他那件衣服早就破的不成样子了,好在他们出来的时间长,身上都带有换洗衣服,让他不至于在施展这招法天象地之后,在山中裸奔。

    “我们走吧!估计那些红枫山的人肯定不会就这么算了,他们人多,我们还是不要和他们纠缠的好。”易天行换好衣服,笑了笑对西陵雪三人说道。三个人答应了一声,四个人又重新在亿兆大山中腾挪飞奔起来,仿佛一阵山风,向着东北方飙袭而去。

    路上,易天行心中计算着。算上这一块天地阴阳五行令,他手中已经有三块令牌了,分别是天令、金令和这次所得的木令。天令是欧阳迟所给的不说,金令和木令得到的都不是很困难。若是其他六块令牌也能够这般容易的得到,也许用不了多少年他就能复活他的婷儿了。不过易天行也知道,不能把希望寄托在飘渺虚无的运气之上,不说其他六块令牌,光是他手上这三块,一不小心说不定就保不住。说到底还是要提高自己的实力,虽然他现在的实力已经很强了,但是,来一个阴阳师他可以对付,两个也可以一拼,可是,要是来了七八十来个,他就顶不住了。

    在易天行心中思考着仍旧要提高实力的同时,红枫山的一间朴素的房子里,肖贤盘膝坐在那里,苍白的脸色难看之极。想到丢失的木令,他心中疼的直滴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