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失鼓寻
    “阴阳界之所以必须要求有宗师武者和黄级阴阳师之上的战力才能进入,不仅是因为里面环境复杂,残酷至极,更是因为阴阳界中四处游荡的阴阳邪魔及戾气鬼怪,所以即使是以宗师武者的强悍,也有很大危险的。但是固定的阴阳通道上,不仅路途短,就连强大的阴阳邪魔鬼怪也很少来侵袭,再加上雷鼓之音涕荡诸邪的效果,我头两次以雷鼓穿越阴阳通道时,队伍中未曾伤过一人,完结任务的时间也缩短了一倍有余。但哪知第三次却出了意外。”孙山将阴阳界中的情况重新解释了一下。

    “第三次。”孙山目露痛苦之色,“我带了前所未有的一百多人队伍,所带货物更是价值连城,因为有了之前的两次,所以一行人都是轻松之极。但经过经过一个山谷时,却遭到了一大群阴阳邪魔的围攻。阴阳界中,戾气虽然防不胜防,乱人心智于无形之中,但以宗师和黄级阴阳师的意志心境,又走在戾气较少的通道中,所以算是危害较小的。接下来便是阴阳界各地土生土长的鬼怪,这些鬼怪虽然数量众多,但战力却不怎么样,一般不过就是武师、宗师一级的战力,少数有大宗师的战力。但是阴阳邪魔就可怕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战力十分强悍,最差都是宗师一级的,多数都是大宗师以上的战力。可是这些阴阳邪魔很少在通道附近出现。但是这里一次却有上百的阴阳邪魔围攻我们!”

    “这些邪魔凶残之极,也十分的难以对付,即使同一水平的往往也被他们的诡异所击败,更何况这些邪魔战力水平高于我们。即使在我的雷鼓的辅助下,队伍也被这些邪魔一冲而散。而后我就知道这些邪魔为什么反常的来到阴阳通道劫杀我了。”孙山苦笑。

    “队伍一乱,一个强大的黄色邪魔就冲了过来,一下将我手中的雷鼓夺走,而那些邪魔也乱了起来,但有好些都跟着那黄色邪魔走了,剩下三四十个暴虐的邪魔还在追杀我们。就是这样,我最后也不过带着十几个人冲了出来。不过却是从此身败名裂,背上了巨大的债务。”说到这里,孙山的声音低沉之极。

    “不过还在之后我有经历了一些奇遇,修为迅速突破,十年时间就到了大宗师后期,不仅还清了债务更是在这阳水镇重新成就了一番事业。但是,我却一直不敢再回到族中,而且隐姓埋名。我知道即使我是族中长房长孙,但是失了族中至宝,就算族中长老饶我不死,我也没有颜面回去了。所以,易兄,还请你原谅我的苦衷。”孙山乞求道。他看的出来,虽然易天行的修为高绝,但却不是一个坏人。

    易天行皱眉道,“孙兄的事我虽然也很遗憾,但是我必须要从孙一堂那里知道我想知道的事。孙兄不想回去,难道也不能给我指出前往桃园的路吗?”

    “不是我不愿给易兄指路,而是那一条路上的关门是由族中饲养的两个异兽力猿所控制的,若非熟人带路,绝对不会开门的。”孙山又道。

    听孙山这么说,易天行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却想不到是哪里。想到这是实在会麻烦,于是干脆的说道:“孙兄,不必说那么多,我只有求你将桃源村的地点告诉我,我自己自有办法进的去!”

    “这?”孙山没想到易天行居然这么干脆,但却说道:“易兄,你不知道那路的难走,若是没熟人带领,确实是过不去的。”

    “你不想我去桃源村?”易天行不禁习惯性的眯起了眼睛,眼眸中闪过一丝寒光。庞大恐怖的气势一下子放了出来,顿时,孙山与琅晓感觉呼吸都困难了起来。

    孙山却为难的不说话。这下易天行真的有些怒了,觉得这人太不识好歹,翁的一声,缚住诛天大刀的麻布一下子爆裂开来,长刀一挥,瞬间架在了孙山的脖子上!

    “说!”易天行寒声道。

    这时,那边琅晓见事不对,却被易天行的磅礴气势压的动也动不了,看见孙山被那诛天大刀上的猩红煞气不断侵蚀,脸护体罡罩都放不出来,忙颤着声音劝道:“大哥,还是直说了吧!”

    “好吧!”浑身都僵硬的孙山出声道,“我想易兄帮我一个忙,否则即使易兄杀了我,也不会告诉你桃源村的去路的!”

    听了孙山的话,易天行不禁冷笑,原来这孙山之前那么多话都是诳自己的?心中杀机不禁更盛,冷冰冰地道:“哼,之前诸多言语诓骗于我,现在又威胁我帮忙!你当易某是任你摆布的吗?”

    那边孙山听了易天行的话,也是立即尴尬了起来,没有辩解什么。但是那边琅晓却是激动的道:“易先生这说的是哪里的话!我琅晓是和大哥一起从那上百的邪魔中冲杀出来的,我以性命担保,之前我大哥多说的全部都是实话!”

    易天行听了这话也不禁沉默,看孙山为人却是不像是谎话连篇的人。却不知道为何不直接开口让自己帮忙,于是不禁又皱起眉头来。

    这时,那琅晓却又说道:“易先生,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之前没有直接开口求助,只是抹不开面子而已。而且那桃源村没有他的带领,外人却实实难进入啊!”

    “那好,你就说说要我帮什么忙吧!”易天行看孙山一副牛哄哄的死硬样子。也是没了办法,那不成真的杀了他,不找孙一堂了。

    “易先生,你身手高绝,我大哥需要你帮忙找回他遗失的雷鼓!”琅晓也了解孙山的性格,知道他表面上谦和,实际上骨子里却是十分自负和好面子的一个人。但现在形式比人强,他只好代劳了。

    易天行听了这个要求却是眉头皱的更狠了,气道:“你莫不是玩我?那雷鼓若真如他所说被邪魔抢去,那里还能找得回来?”

    “易先生误会了,我们知道那雷鼓在那里,只是一直抢不回来。”琅晓只好解释道。

    易天行听了还没说话,那边孙山却终于开口道:“琅晓,说这么多也未必有用,那只邪魔的那些手下实力都那么强,即使加上这位易先生,哼,也未必有用!”

    “那抢走雷鼓的邪魔什么实力?”易天行见道孙山的样子也不生气,有些事不是靠嘴说的。

    “这,我们还不知道。只是每一次我大哥去时,都被三四个玄级顶峰接近地级战力的邪魔挡住。”其实是被杀的狼狈而逃。

    这时那边孙山又开口了,“那邪魔当年抢我雷鼓是便是地级战力了,这么多年下来那实力。”他没往下说了。

    ~~~~~~~~~~~~~~~~~~~~~~~~~~~~~~~~~~~~~~~~~~~~~~~~~~~~~~~~

    ps:理智上这本书早该太监了,但是感情上真的不想,很不甘心的。感情?理智?如何选择?鱿鱼拜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