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 儿今方知父母恩
    “是啊,族长先弄清楚这件事要紧呀!”坐在两边的其他人也纷纷说道。

    易天行已经知道这些老者都是孙氏族中的长老,对族中大事都有一定决议权的。此时孙一堂在上面也缓过神来,扫视了大点中的十八个长老一眼,心中若有所悟。不是这些长老心急,而是驱魔三族确实危在旦夕了啊。

    当下孙一堂抛开心中的一些私人情绪,神色一正,向孙山问道:“孙山,你确认这位易先生将一个天级的邪魔打得重伤?”

    “正是,族长,而且这位易先生还施展了大小变换之术,以及几个武圣才能施展的上古战技!”孙山将自己所见的都如实回答道。

    “真是如此?”

    “会大小变换之术和上古战技,难道真的是武圣?”

    ······

    一时间,大厅中的十八位长老不禁议论纷纷。而且时不时的用一种奇怪之极的眼光看着易天行,看得易天行莫名其妙,同时心中也有些暗自恼怒。他来这桃源村是来打听自己的身世,而不是听这些老头子唠叨的,若不是这些人年龄实在是太大,他早就发作了。至于他们所说的那个什么驱魔三族的生死存亡,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

    大概是上面的孙一堂看见一易天行坐在那里有些不耐烦,下来走到了他的旁边,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露出了一种恍若隔世的表情,叹道:“果然有些相像啊,不过你像你母亲更多些。”

    “还请前辈告知晚辈的身世!”易天行连忙站起来拱手道。

    “嗯,是该告诉你了,萧兄在天有灵也该安息了。跟我到外面去走走吧,我慢慢地告诉你当年的事。”

    “那,大殿中的这些前辈呢?”易天行看了一眼仍在争吵一轮的长老们,疑问道。

    “他们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吧,再说这事也不急在一时。走吧。”孙一堂说完当先走出了大殿,易天行忙在后面跟上。只剩下在大殿中争论的长老们,和跪在大殿中间有些尴尬的孙山。

    “你今年二十五岁,那么我碰到你父亲也就是二十六年前的事了。”孙一堂带着易天行,在桃源村一边走一边和他讲当年他遇到易天行的父母的事。

    “当年啊,我困在大宗师巅峰二十年不得存进,所以就按照族里的规矩进入三镇与阴阳界历练,出来第一次就和你的父亲萧鼎相结识了,那时他已经是玄级顶峰的修为,下山历练就是为了寻找突破到地级的机缘的,后来我们一起护一趟镖到阴间去···”

    随着孙一堂沧桑的声音,易天行感觉自己似乎慢慢的被带回了二十六年前的那个阴阳界中,一起经历着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父母所经历的一切,一幕幕动人心魄却感人至深的场景似乎就在眼前。似乎也有两个很模糊却带着熟悉的血脉波动的青年男女浮现在自己的心头。

    本来,易天行从小就被义父带大,虽然小时候常常羡慕别人有父母疼爱,但是因为义父待自己很好,也没觉得什么;等到大了一点懂些事的时候,在嫉妒别人有父母时,心中有时也暗自怨恨,当年自己的父母为甚么这么狠心的将自己抛弃了。可是每当他向义父打听自己身世,并流露出对父母的怨恨时,义父就突然狠狠地批评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他不准怨恨父母。后来又一直向他灌输,父母之所以抛弃他是有原因的这一想法。

    但是,即使在义父这种思想的教育下这么多年,易天行也仅仅是不会怨恨自己的生身父母而已,要说多么怀念,多么爱戴,那绝对是骗人的。这次出来调查自己的身世,也仅仅是多年的好奇心占大部分原因,所以对这次行事的重视甚至还没有那次替安平寻找七彩凝心珠多。可是,当听完孙一堂讲完当年他父母的故事时,易天行的双眼却是不禁噙满了泪水。

    此时,两人又走回了那片高地的广场上,脑海中回荡着父母在自己还没有出生时就为自己做出的一切,乃至最后双双牺牲自己生命来保证自己的健康成长的义无反顾,泪眼朦胧的易天行不禁茫然四顾,心中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悲伤在涌动。最终定定的看向南方的天际,阴阳界,自己的出生地,父母的埋骨之地所在地方,噗通的一声跪了下来。

    “爹!娘!不孝孩儿天行···”

    易天行跪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大呼了两声,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所有的声音都哽咽在喉咙里,出不来,最后都化成的低沉的嘶吼声,还有无尽的悲伤与悔恨。只能双手深深地抓入广场上的青石板中,一次又一次的以头抢地,青石板被磕成了齑粉,混合着他的泪水,成了青泥,遥祭父母的在天之灵···

    义父,您当年所说的都是对的,我没有任何资格怨恨父母,永远没有···

    爹,娘。孩儿这么多年来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很对不起。但是从此以后,孩儿心中最崇高的地方将永远供奉着你们···

    爹,娘,义父,如你们三人所愿,孩儿从此要改回原姓了,从今以后,您三位在天之灵请安息,孩儿改名萧天行,三拜叩首!

    毫无疑问,之前他所好奇的父母身份已经弄清楚了。他的父亲,正如他所猜想的一般,是六阳山的天才弟子,萧鼎;而他的母亲却是阴间一流阴阳师宗门,玄阴宗的天才弟子,郑久珍。又是一段天妒人恨的阴阳恋,最终父母却用自己的的生命为他换来一个正常人的未来。

    而之前面对他与张狂一家的矛盾,六阳山的奇怪反应也有了解释,甚至萧天行还记起了最开始在傅雷家碰到那个六阳山乔姓阴阳师时,那人的奇怪反应;还有那一次安平被绑架后奇怪的回到房间里,以及最后那个出来拦截张狂的六阳山白袍老者。

    萧天行心想,看来父亲萧鼎在六阳山还是有些亲戚朋友在的,知道自己的事后很可能暗中照顾了自己,也许比自己知道的这些还有多。也许有时间自己应该道六阳山走一趟,让这一切有个了断了。还有自己母亲所在的玄阴宗,不知道还剩下什么亲人,自己也应该抽时间去看看了。

    知道父母的恩情后,萧天行心中对那些曾经不放在心中的亲情,又有了不同的看法。

    “小友,父母之情无法再报,长记心中就好。可是我们驱魔三族却还等着你来搭救啊。”站在他旁边的的孙一堂看见他情绪稳定后,突然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