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金光岭来人
    而且巧的很,这两个人他也见过,却正是两年前金光岭派往云梦泽中的另外两个天级阴阳师。云梦泽一战,白袍劳在天级异兽九头大蛇的攻击下重伤致残,这两个人倒是平安无事。

    萧天行认识这两人,这两人也认识萧天行。云梦泽中萧天行对金光岭造成了那么大的损失,两人一见萧天行眼中立即闪烁着森森的寒芒。其中一个稍微年轻些的牙咬切齿道:“易天行!果然是你!”

    “两位居然还记得在下,真是荣幸,白袍劳前辈可还安好?”萧天行笑道。这笑容让金光岭的两位天级直想将他捏死。

    “哼!”

    这位年轻的天级身边的天地元气一阵波动,似乎想出手,却被身后的同伴拉住肩膀,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吞下了这口气。

    “萧天行,这次我们来时和你谈个交易的。”年长些的走到萧天行的面前开口道。

    萧天行没想到这个人都是有些气度,居然没有表现出一点生气的样子。听见他这么说,就已然知道了这两人的主要目的。扫视周围围观的众多武者一眼,见他们眼中有的不单单是有以前那些害怕畏惧的眼神,还有好奇。当下心中一动,道:“哦,这倒是稀奇,堂堂天级上师居然会找我一个武者谈交易。只是不知道是你个人,还是代表金光岭呢?”

    “我师弟一起前来,当然是代表金光岭。”望了望周围众多武者的眼神,这个天级也有些皱眉了,又道:“萧天行,我们还是找个安静的地方谈吧!”

    “有什么事上师直接说吧!”萧天行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个天级道。金光岭想和他谈交易,却又不想在众多的武者面前掉面子。但是萧天行今天非要让他们偷鸡不成蚀把米。

    “怎么?萧天行,你是没有诚意和我金光岭谈这桩交易吗?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你要那你和我们金光岭谈成了这桩交易,目前的困境立即迎刃而解!”那人还是按下心中的怒气,耐心的解释道。

    这两人在云梦泽的事情之后,被从宗门中扁到地方,正是金光岭离易家庄最近的两个天级阴阳师。一得到萧天行现身易家庄的消息后,两人立即将消息传回宗门中,接着自己也马不停蹄的往易家庄赶来,但是中间有些事耽搁了下,所以才花了三个月赶到易家庄。半路上,他们就听到了太阳门的天级在易家庄全灭的消息,不敢置信之余,不禁有些犹豫起来。

    太阳门五个天级的实力他们两人都是知晓的,其他三人不说,只是黄天和田仁就要比他们俩个强得多。他们两个不过是月阶的天级阴阳师,虽然是一流宗门出来的,但是实力并没有强的离谱。因此,听到了这个消息,两人犹豫了。但是时间不能拖啊,一拖事情只会变化的更狠。所以两人商量下,还是先来和萧天行谈谈,看看能不能兵不血刃的为宗门争取到最大利益。

    两人自以为对萧天行够了解了,一个武圣吗。虽然是万年未曾一出的,但是还能抵挡得了整个金光岭不成。自己送来帮他度过难关的方法,还不赶紧感激涕零的同意下来。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并不像他们息想象的那么容易。

    “困境?我能有什么困境,我目前好的不能再好了。大家看我相处在困境吗”萧天行向周围的围观的武者问道。

    “哈哈哈···”

    那些围观的武者再也忍不住了,眼中的畏惧全部退去,看着尴尬的两个天级阴阳师哈哈的大笑起来。

    “师兄!这小子在耍我们!和他说那么多干什么,我就不行我们两个还不能教训他一顿!”年轻些的天级脸色通红的怒叫道。

    他这一说,周围的天地元气再次猛烈的波动起来,似乎随时会倾覆似的。无色的空气变得色彩斑斓,其中流动的黑白色阴阳二气尤其显眼。那些围观的武者连忙远远地退开。这边萧天行也是双眼微眯,手中诛天大刀微微颤动,腥红的血煞似乎闻到了硝烟的气息,丝丝的散发开来。

    感觉道,那诛天大刀上森冷的煞气,年长些的天级刚刚被怒气所激起的热血,又渐渐地冷却起来。再次拉住了师弟的肩膀,咬着牙摇了摇头。

    “师弟,冷静些!”

    看到这人如此冷静,萧天行不禁微微有些失望,若是这两人真的敢出手,他不介意让诛天大刀再喝两次天级阴阳师的血。但是他却不能主动出手,否则就真的和金光岭不死不休了,到时候绝对会影响他和霍山定下的大计。但是他也不准备让这两人轻松地回去。

    “两位行事何必如此猥琐,堂堂一个一流宗门,难道和我有什么交易不可以告人吗?”

    听萧天行这说,那个天级心中微微一动,已经确定之前萧天行确实是一直在耍他们了。同时也猜到这次交易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小了。但一想到那东西又有些不甘心。有些侥幸的心想,若是真的能从萧天行手中得到那东西,即使这次当中放过这个人一回也不是什么问题,固然是在世俗中丢了些脸面,但是宗门想来也不会因此而抹杀他们的功劳的,到时候就又可以调回宗门中了。

    “好!既然你想快人快语,我也就不罗嗦了。只要你答应将手中的天地阴阳五行令交给我金光岭,我可以做主,金光岭对你之前对我宗门所造成的一切损失都既往不咎!如何?”

    “天地阴阳五行令?”萧天行疑问道,接着皱眉:“怎么?你们还真的以为我有那东西吗对不起我们有。”

    “你是在这里装疯卖傻吗?那六阳山的人拦截你,难道不是为了令牌”这个天级这回真的怒了。

    “呵呵,原来只这样。你们都被六阳山的张狂师徒给骗了,当日他们不过是向我询问连光的堂弟的消息而已。”萧天行现在不准备承认自己有天地阴阳五行令了,不过信不信就是别人的事了。

    果然,这两人都不信。

    那个天级的金丝衣袖一摆,厉声道:“萧天行,恐怕你是一开始就没准备和我们谈吧?还处心积虑的害我们金光岭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如此作为,简直是不知死活!就等着我们金光岭的大军踏平易家庄吧!到时候定让你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师弟!我们走!”

    “哼!”

    两人看待死人般的看了萧天行一眼,都是周身一阵波动,瞬移而走了。今天在这里他们是给金光岭丢了大人了,是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呆了。

    “恕不恭送!”

    一拱手,萧天行不在意的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