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圣山玉树
    一路向北,距离遥远无比。在白素的指引下,一行人已经走了十天。十天来,就如同从亿兆大山往易家庄赶时那般,龙虎有力气时,三人便坐在龙虎上,龙虎力气稍有不济,便换成萧天行抱着安平陆地奔腾。白素也会在萧天行和龙虎速度都慢下来时自己飞行。本来,白素是要劝说萧天行回去的,但是从知道萧天行的神力可以控制安平体内的元气后,便再也没有说什么。

    事实上,安平的情况也确实不容萧天行离去。她体内的本命元光越来越暴动,在萧天行的神力控制下还可以勉强抑制住,但是一旦萧天行离开,恐怕安平很可能会立即爆开。所以现在,萧天行是一步也不能离开安平了。而这十天来,一行人,除了下来吃东西补充体力,基本上都是在赶路,连觉也不睡。

    终于,在第十五天时,阳间最北方极寒之地的边缘,一大片雪山出现在萧天行的视野内。又是一天时间,一行人终于到了这一大片雪山的脚下。白素站在龙虎之上,一身肃穆,双手结成一个奇异的圆形印结,一条极细的白色丝线从她圆形印结中生出,接着慢慢的向天际延伸,似慢实快,一会儿就如同极光般射击到半天空中。本来湛蓝的天空立即如水般波动开来,一个个圆形荡漾开,露出了里面的圣境。

    只见圆形之内银装素裹,玉树白花,一座座亭台楼阁都是冰砌雪堆,连绵在一座大雪山之上。偶尔可以见到其中有几个身着白衣的神仙般人物飞舞来去,也有珍奇的异兽悠闲散步,当真是仙境一般的地方。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让龙虎进去吧,这个通道持续不了多久。”白素见萧天行看着那荡漾着的一圈圈的圣山景色呆立不语,立即出言提醒起来。

    “嗯。”

    萧天行应了一声,立即指引着龙虎朝着那涟漪的中心飞去,龙虎虽然有些抗拒,但是在萧天行的指令下还是进了那涟漪之中。进入涟漪中,萧天行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一出来,却见已经是到了刚才看到的那座仙境般的雪山脚下了。萧天行翻身往周围一看,发现周围都是连绵的雪山,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景色。

    想不出这其中的神妙,萧天行也不再多想,让龙虎跟着在前面领路的白素,直往半山腰飞去。一路之上碰到好些人,都跟白素和气的打招呼,萧天行看了一眼,发现这些人无论是孩子还是老人,身上的气息都不低,应该都在玄级以上。

    到了半山腰,白素带头直奔一座三层的冰砌阁楼,来到阁楼前,白素见阁楼大门紧闭,门旁竖立着一座冰碑,碑上刻着两个大字,“闭关”!

    萧天行看白素看着那冰碑似乎在犹豫什么,立即问道:“这里住的是什么人”

    “安平的师父,玉树婆婆。她脾气很怪,现在正在闭关,若是打扰她怕是很不好。”白素解释道。

    “我记得安平跟我说过,她的师父很宠爱她的。是这个玉树婆婆吗?如果是她,我想她知道安平出事,一定会立即出关的。”萧天行想了想向白素道。

    但是白素还是有些犹豫,似乎是非常害怕这个玉树婆婆。萧天行见此又道:“你还是叫着玉树婆婆出来吧,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

    听见萧天行这么说,白素终于不再犹豫,一咬牙冲阵阁楼上喊道:“玉树婆婆!我是素素啊,安平出事了,您快出来看看!”

    喊完后,白素便住口了。看了抱着安平的萧天行一眼,有些担心的道:“玉树婆婆是五劫圣师,你可千万不要和她硬顶。”

    萧天行听了心头一震,就突然见到面前无数极细的冷白色光芒猝然汇聚,化作了一个貌似三十许的白衣美妇人。这妇人一头银发披肩而散直达腰际,脸上冷的好似万年不化的寒冰,和安平偶尔的冷峭神色很是相似。最诡异的是她的眼睛,里面全然一片霜白,根本看不到眼珠,只有两点让人不敢目视的白色极光,萧天行少瞥了一下,只觉得刺眼之极。

    玉树婆婆似乎是感应到了萧天行的目光,不知道她到底看不看得见东西,反正萧天行感觉到她是在盯着自己。那感觉好似整个人一下子被冻住了般,这种感觉不过一刹那就立即消失不见,却听到一个沙哑好似刮痧般的声音。

    “小子,把安平交给我。”

    萧天行一愣才反应下来这是眼前的玉树婆婆在说话,只是这难听之极的声音实在难以想象是她发出来的。萧天行没动而是说道:“婆婆安平她现在很危险,我不能···”

    萧天行还没有说完,立即感觉到整个人好似突然掉到了冰窖中般,一寒。然后萧天行就感觉到怀中一轻,再看,安平已经到了玉树婆婆的手中。只是此时安平整个人笼上了一层薄薄的寒冰,居然被冰封了。萧天行心中满是诧然,自己在这玉树婆婆面前居然真的毫无还手之力!

    萧天行心下诧然时,旁边玉树婆婆那难听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只听她喃喃道:“傻丫头啊,傻丫头。婆婆都告诉你了,不要让自己的情绪起伏太大,可你偏偏不听,现在可遭罪了。”

    说完她又好似盯住了萧天行,问道:“小子,你和安平是什么关系?她是怎么弄成现在这样子的?”

    “小子萧天行,是安平的哥哥。安平现在这般,都是,都是因我而来。”说着萧天行羞愧的低下了头。他这幅样子不是装给玉树婆婆看的,确实是心中对安平充满了羞愧与歉意。

    听完萧天行的话,玉树婆婆寒冰般的脸庞无丝毫变化,朝萧天行和旁边的龙虎上下扫了一眼,银白色的眼瞳中立即亮出两道闪烁的寒光。萧天行瞬间感觉到自己被笼罩在一股极重的杀意中。萧天行心中大骇,怎么也没想到这玉树婆婆会对自己起这么大的杀意,怎么说自己也是安平最在乎的哥哥呀。他既然疼爱安平,为何又要杀自己?

    玉树婆婆的杀气已经浓重道萧天行必须要反击的地步了。但是刚想动,去发现自己完全动不了,下一瞬间一股彻骨的冰寒笼罩了全身,似乎瞬间连他的心都封冻住,好在他还能思考,能听能看。

    被冰封住的下一刻,萧天行感觉到自己整个人突然飞了起来,同时萧天行还看到他面前同样被冰封住的龙虎,一样是被飞上了半天空。两条极细的白色极光就牵引在他们的身上,后面还传来玉树婆婆那难听之极的声音。

    “小子,给我滚出圣山,不要再让安平再看到你!”

    ps:起点办事效率很高,a签已经搞定,今日起开始正常更新。鱿鱼拜谢!求推荐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