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劫动(三)
    夜色深沉,正是鸡叫之前的一个时辰,此时,即使偌大的汉阳城也鲜少有人在外面走动。龙门客栈,大红灯笼在肃杀的秋风中随风舞动,客栈里却是一片安睡的气息,甚至听到有些客房中鼾声如雷。而此时,天字庚号房外,两个黑衣人鬼鬼祟祟的站在外面,将耳朵贴到木格窗上听着里面的动静。两个人的动作轻盈无声,好似鬼魅。

    听见里面鼾声如雷,两个黑衣人相互点了点头,拿出了一个细细的竹管,通过一个用利刃划开的小孔伸了进去。接着拿出了一根绿香用火折子点燃,伸进了竹管里。接下来,两个人便好似雕像一般的一动不动了,静静地等待起来。这一番作为纯熟无比,显然是个中老手。

    待到绿香燃尽,两个人眼中闪过一缕寒光,相互点了点图,用匕首轻轻地撬开了房门,走了进去。龙门客栈的上等房确实不错,二进的客厅与卧房,房中布置淡雅无比。此刻却是被一片淡淡的烟雾笼罩着,唯有两个鬼魅似的黑衣人握着匕首,向着卧房里的那一张床步步逼近,依稀的可以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唯有鼾声似乎比之前更重。

    待到离床五步之远时,其中一个黑衣人忽然停住了脚步,眉头一皱,竖起手掌阻止了同伴的前进,“这人的鼾声不对劲!”他轻声解释道。说完,他从怀中那处一个钢爪甩到床上,抓住了锦被一拉,立即露出实情,果然只见是两个枕头竖放其中。一瞬间,两个人都紧张起来,四目之中寒光闪闪,不停地在房间中扫视。

    忽然,之前说话的黑衣人将手指向了床底,另一个黑衣人立即会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一左一右,弯着腰慢慢的靠近了床前。忽的,一道寒光从床底一扫而出,却是明晃晃的刀光风一般的切向了两人的双腿!

    奈何两人早有准备,寒光扫出时,绷紧的双腿立即向后弹射,接着在寒光扫过后,又快步跟进,两人一人一手搭住了床沿,猛一用力,巨大的木床瞬间被两人一掀而开!一道人影立即从其中一冲而出,手中刀光闪烁直接劈向一人的脸庞,虽然这一刀势大力沉,那被劈的黑衣人却早有准备,手中匕首恍若一点寒星击打在那刀身一处,同时身子一侧立即躲过了这一刀。

    乔峰一刀不中,立即飞步退后,手中宝刀横立,一脸戒备的看向这两个黑衣人,大声道:“两位,是为财而来?”

    两个黑衣人也是握着匕首站在了乔峰对面,隐隐的封住了他的退路,其中一个人喋喋笑道:“为财,也是为了你的命!”隔墙有耳,两人自然不会承认是为了乔峰怀中宝贝而来,而是谎称为杀手索命,这样就很好会有人来多管闲事了。

    然而句话却根本唬不住乔峰,他自从成了武师以来走了近十年的江湖,不仅没有结过任何仇怨反而相助过很多人,如何会有仇家买杀手向他索命?他立即知道这两人怕是知道自己的秘密了,心中的杀机也是浓重起来。心中暗道:却不知道这两人知道多少,还有没有同伙,这等宝贝一旦泄露就是泼天大祸,今日自己和这两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了!

    然而乔峰虽然三十多岁正是年轻力壮,修为也是武师巅峰,到那时明显对面的两个黑衣人也不简单,而且现在乔峰还有屏息防止吸入迷烟。双方杀机一撞,立即引起了一番厮杀,再一交手,乔峰就知道了这两个黑衣人也是武师巅峰,但是已经退身不得,十数招斗下来,瞬间被制住。

    两人拿走了乔峰的刀,一人用匕首抵在他的脖子上,另一人则在乔峰的怀里摸索起来。这一瞬间乔峰面若死灰,心更是沉到了冰谷:一旦知道了自己拿到的是什么宝贝,必然会杀自己灭口,无论如何自己是必死无疑了,不如,鱼死网破!

    这时,那个黑衣人已经在乔峰的怀里摸出了一个普通布包,真要打开,却听乔峰道:“我奉劝而为最好还是不要打开这布包,一旦里面的东西见了光我们谁都要死!”

    那拿着布包的黑衣人却是一笑,“你当大爷是唬大的吗。”手里却停了下来,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拿刀之主乔峰的黑衣人。明显,这黑衣人是管事的大哥。

    “说!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宝贝?”大哥的匕首抵了抵乔峰的脖子,沉声问道。

    “这里面是···”乔峰说着,话语突然一滞,脖子一偏脱离匕首,同时提肘撞开了黑衣人大哥,另一只手却以迅雷之势夺向另一人手中的布包。哪知道那手拿布包的黑衣人却将不过捏的死紧,两人同时用力,布包瞬间被撕烂掉。叮叮的两声,两个三角形的黑铁疙瘩掉在了地上。

    乔峰心里大叫坏事的同时,一把夺过一个令牌踏地飞退,而另一个令牌却被眼疾手快的大哥黑衣人抢走。退到墙角的乔峰并没有趁机逃走,而是里看向那大哥,想看他认出了令牌没有。然而,那大哥令牌一到手看清之后,就立即双目精芒大放,乔峰一见立即想喝止,却已经为时已晚。

    “这是···天地阴阳五行令!”

    黑衣人大哥的声音并不大,却仿若石破天惊!

    晚饭时,住进龙门客栈后晚饭时,乔峰就注意到这里住了很多江湖人,其中武师好几十个,宗师高手也有几个,身份不明的神秘人也有。他们在这里一番大战,动静不小,天知道多少人在暗中关注这这里的动静,而黑衣人大哥的这一句话不亚于瞬间撩起所有人的疯狂。

    一言出口的瞬间,黑衣大哥自己都觉得坏事,瞬间皮毛一炸就想立即遁走,然而却终究迟了一步。他旁边的看起来坚固无比的墙壁忽然忽然砰的一声炸开,砖石飞射瞬间挡住了那黑衣大哥所有的退路。整面墙壁的崩塌的那种震撼感瞬间连同乔峰和另一个黑衣人都镇住。那拿着令牌的大哥面巾被劲风吹掉,立即露出了苍白无比的脸色。

    灰尘弥漫中,一个白衣青年大步而入,双目恍若寒星,紧盯着那黑衣人大哥冷声道:“令牌交给我,给你们一条生路!”

    黑衣人大哥感觉到那白衣青年的无匹威势,心中骇然,胆气心神几乎完全被夺,立即就要将手中的令牌交给白衣青年,哪知道刚上前一步,突然身前一阵涟漪,一个青衣人从中跃出,同时开口喊道:“且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