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诛天晋阶,浑天易主
    压抑住心里的无比激动,萧天行将那些返回来的神力又再次灌入血蛟之中,灰蒙蒙的天空下,凌空虚盘的血蛟更加的硕大,更加的狰狞,更加的清晰真实,彷如活生生的生活在这世界的凶兽!而血蛟的包围中,圣魔仍旧在做最后的挣扎,倾尽所有能说的来威胁萧天行。

    “啊!你会后悔的!你肯定会后悔的!我是吾虚魔尊埋在这个世界的暗钉,是吾虚魔尊在这个世界的接应使者,你们不能杀了我!不能杀我!”血蛟之中,那圣魔声嘶力竭的叫喊,但是尝到甜头的萧天行怎么肯放掉他,无论如何都要将它吸干了!

    “天魔解体**!”见自己无论如何都出不去,圣魔已经感到绝望了,施展了自残的天魔解体**,想要得以解脱。上次阳魔耒阳就是施展了天魔解体**才在萧天行的手下逃脱的,这时邪魔一族的无上逃命**。

    啵的一声,血蛟里亮起了一道朦胧的灰光,猛然的向外辐射,看的萧天行心头一惊,已经为就要让这圣魔跑了,却见那灰光不过刚刚漫溯道血蛟的表层,就如同泡沫般湮灭不见了,唯留一声恐惧不敢的惨叫声。

    “不!”

    在这一声惨叫声之后,萧天行立即感觉到庞大的神力汹涌的返回到自己的身体里,澎湃之极!不过一息,不仅之前萧天行灌入血蛟的神力全部收回,更是增加了极多。萧天行闭目暗自感觉了一下,觉得这一次的神力增加几乎比上一次自己被压在大山之下吞噬的神力总和还多一些,而凭借这股强大的神力,即使一些战技上有些不足,萧天行现在也可以完全媲美二劫圣师了,甚至是三劫圣师都有一战之力!

    萧天行还察觉道这些神力都融入了他所控制的那个神力之源中,而不是再另行开辟其他的神力之源,而且融入他的神力源泉后和之前他自己吞噬的神力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萧天行隐隐的感觉到自己的神力似乎多了一些狂暴的性质,不过这一点狂暴并不足以对他的情绪造成影响。但是萧天行还是心头一凉,起了戒备之心。

    再看看他仍在虚空盘踞的血蛟,明显比之前凝聚多了,即使没有了萧天行的神力也不再是一条虚幻的凶灵,而是具备了一定实体的上古凶兽。血蛟虚空盘旋,吐纳阴阳界中的微弱的混沌气流,似乎不愿意再回到诛天大刀之中。但随着萧天行手中诛天大刀一震,冷冽的目光射向它,终是乖乖缩回了诛天大刀之中。而随着血蛟的回归,萧天行感觉到诛天大刀居然起了变化。

    捧起刀身一看,萧天行发现原本古朴平整的刀身上出现了一些黑色纹路,淡淡的仿佛是在隐藏在刀身之内似的,偶尔还有一道深红的暗影从中一闪而过,甚至萧天行还看到一些微弱的混沌气流,被其丝丝缕缕的吞吐着。

    看着诛天大刀的变化,萧天行心中既欣喜又有些忧心。欣喜的是,诛天大刀的是威力明显增加了一个层次;忧心的是,他想起了这把诛天大刀上血蛟的来历,它的来历注定了它对诛天大刀的主人带有浓烈的仇恨,是一把一有机会就会噬主的邪兵!不过,萧天行却有信心控制住它,让他成为自己手中的利器!

    这些说来话长,其实都只不过是萧天行一瞬间的想法而已。那边火云邪神看到萧天行三两下就解决了这之前嚣张不可一世的圣魔,也是在一旁惊得不停感叹。“哎呀,娘的,萧兄弟啊,你这诛天大刀上的血蛟究竟是什么来历?居然硬生生的将这圣魔给炼化了,而且看样子你的实力也增加不少哇!”

    萧天行却没有理他,而是皱着眉头往周围一扫,居然发现他个阳魔耒阳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忽然他的目光停在了之前那圣魔被炼化的虚空中,只见那里一个拳头大小的灰色古朴小壶,正散着灰蒙蒙的雾气缓缓地在半空中旋转着。萧天行看了眉宇间喜色一闪而过,一伸手,一道精白的罡气直接横掠数十丈的高空,将那小壶一卷而下。

    这时火云邪神也注意到了萧天行的眼神,明白是自己的疏忽让那耒阳跑掉,不禁懊恼的叫道:“娘的,刚才只顾得看萧兄弟大发神威,居然忘记了留下那只怪物了!”随即他又看到萧天行手中的小壶,立即好奇的围了过来。

    “这就是之前那厮炫耀的浑天壶?”看着萧天行翻弄着手中的小壶,火云邪神不禁问道。

    “嗯,”萧天行点了点头,但是眉头却好似深深锁住,任凭他怎么往那浑天壶中灌注神力,浑天壶都是没有一点反应。随即他想到这圣魔似乎调动的是天地元气,和圣师有些相像,只不过术法稍差,近战能力更加强大而已。

    想到这里,他看向了旁边的火云邪神,看的出他心痒不已,于是就将手中的浑天壶丢给他,道:“这个浑天壶我使不了,铁兄看看能不能用吧。”

    火云邪神接住浑天壶立即满脸欣喜,放在手中摩擦了几遍,一股炙热的元气输入了那浑天壶中,可是浑天壶却没什么反应。萧天行在一帮看的清楚,想到那圣魔收起浑天壶的一幕,不禁出声提醒道:“铁兄用本命元光试一下。”

    火云邪神立即调动了本命元光,一股火红的光芒从他的膻中穴亮起,沿着手臂瞬间蹿向手中的浑天壶,遭到火红元光的侵袭,浑天壶忽然变成了一道灰蒙蒙的光芒抵抗着火红元光,但是坚持了不过一息,就被火红元光攻破,眨眼之间,之前的灰色光芒就变成了一道红色光芒,向外面散发着无数烈火,飞快的向四周蔓延,火云邪神连忙收回了本命元光,脸上却是掩饰不住的狂喜。

    待火云邪神收了本命元光后,浑天壶已经不再是之前的颜色了,而是变成了火红色。火云邪神将其在手中翻来覆去的摆弄,干瘦的脸上仿佛长出了一朵菊花,最终哈哈的大笑起来。旁边萧天行看到火云邪神真的能够使用这个浑天壶,也是心里高兴。虽然他自己不能用,但是火云邪神能用,也一样是增加了圣武门的实力。

    萧天行在这里为丰收而喜悦,藏身在汉阳城中的西陵雪却是烦恼不已。他带着伤,躲在汉阳城中暗自搜查了七天,却仍旧没有找到被唐师兄夺取的那枚令牌。而现在,汉阳城已经是满城风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