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六章 血魔乱(一)
    在这血胎附近观察了一阵,萧天行仍旧一无所得,根本猜想不出来这血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不过他本能的觉察出此地不宜久留,然而正当他回头想走的时候,忽然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那些血柳本应该生长在月心岛周围的浅滩上,而今这浅滩好无影踪,唯剩下这个血胎在这里。那么岂不是说那些血柳倒是浮在水面上的?想到这里萧天行在那千回百转的血柳根须中仔细寻找起来,果然找到了十根非同一般的虬根。显然,这就是那十颗万年血柳的主根。

    费了很大力气来到了最近的一根主根附近,萧天行开始顺着这根主根往上游去。这血柳根都是越往上越粗大的,这根主根更是如此,等到离海面不过十丈时,这条主根已经有六七个人合抱那么粗了。萧天行在此时停住了身形,围着主根转了一圈,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里应该可以吧?萧天行心中暗道。

    接着,萧天行手中诛天大刀刀光闪烁,就向着这粗大的柳木根须切去。一刀落下,萧天行只感觉这血柳的主根比那法禁之岩都要结实坚韧的多。但是却仍旧阻隔不了萧天行的刀芒,不过数十息的功夫,这条粗大的主根上就被萧天行破开了一个井口大小的大洞,可以看得见里面全是红色的血肉,等到萧天行最后一刀落下,一股猩红的浊流猛然激射而出。

    萧天行身上罡气闪烁,毫不犹豫的逆着这血红色的激流钻了进去。

    这是血柳主根内的血管,萧天行猜测这些血管应该是给下面的那个血胎输送血气的。而他若是能够逆着这血管往上而去,说不定就能够直接到达那万年血柳的中心,那时候,自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万年柳木心。

    萧天行灵光一闪而得来的想法确实不错,但是进入血柳主根血管中后,他才感觉到压力有多大,简直是外面海水中的十倍,相当于现在他又到了百丈之下的海水中一样。不过好在他仍旧能够逆着血管中汹涌的激流不断往上。可在腥红的血汁中前进的萧天行并不知道,从他进入那血管中的那一刻起,数十丈之下的那个巨大的血胎突然发生一种莫名的变化,就好像从沉睡中突然醒过来一般。一股疯狂的嗜血气息也慢慢在深海中弥漫开来,周围的海水都隐隐的被惊的凝固了。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萧天行终于游出了主根到了万年血柳的树干中心。和他预想中的一样,这万年血柳树干中空,里面宽约方圆三十多丈的宽广空间。而且灌满了红色的血汁,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而这些血汁都是通过万年血柳下端的十数个孔洞输向那诡异的血胎,而其他的众多根须则是继续从外界吸收养分,供给血柳自身。

    不过这些现在都和萧天行没什么关系,他首要的事情是尽快寻找万年血柳心。腥红的血汁中,萧天行身上精白的罡气流转不息,隔绝血汁,双眼中的精芒更是如同实质般的射出双眼一尺之外,在这血柳树干中心里不断地扫视着。

    仔细的搜寻,不断地扫视,同时往上前进,终于在前进了十数丈后,萧天行看到了自己想要找的东西——万年血柳心!

    最显眼的是在这无尽血汁中的一抹流转不息、灵动之极的绿芒,萧天行就是从远处透过重重血汁看到了这抹绿芒,这才确定这东西就是万年血柳心。等萧天行到了那绿芒附近,果然见到这绿芒是包裹在一根三尺来长的红色菱形水晶柱中,而这红色的水晶柱外面则牵连了千千万的发丝般细小的红丝。

    萧天行一看就明白了这万年血柳心在这血柳中的作用。这千千万的红丝明显是连接树干,望着万年血柳心输送营养的;而万年血柳心则可以将这些营养精华转化为血汁储存在树干中心,以前是维持血流的各项成长需要,现在则主要是给那血胎造血。

    仔细的看了看这万年血柳心,确定上面没有什么可以伤害自己的东西后,萧天行毫不犹豫的将其从那千万红丝中抓住,想要一把拉出。哪知道那红丝弹性非常好,根本拉不断,但这却根本难不倒萧天行,手上罡气化作无数利刃,向四周一绞,无数记的红丝瞬间全部绞断,萧天行也如愿以偿的拿到了万年血柳心。

    “没想到这么顺利就拿到了。”看着手中的梦幻般美丽的万年血柳心,萧天行不禁笑道。

    接着他就准备向之前进来的地方游去,准备从进口出去,因为这样说不定真的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拿走这万年血柳心。哪知道不过刚下去一丈,忽的整个树干中心的血汁剧烈的翻涌起来,在萧天行骇然之中疯狂的往下涌去,就好像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在树干下方一般。这吸力庞大之极,就连萧天行都被不由自主的冲下去。

    血色激流又急又猛,萧天行尚未来的及施展手段止住身体就已经撞到了树干底步,接着一个不注意,又被冲进他进来时走的那条主根血管中。主根血管中的向下的压力更加庞大,更加由不得萧天行反抗。但是萧天行却非常想止住身体,因为越往下,他就越感觉到下方有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在慢慢的上升。这股气息诡异、嗜血、疯狂,给人一种不可抵抗的压迫感。

    激流之中,萧天行一手紧紧抓住万年血柳心,另一只手则握紧诛天大刀一次又一次的向那主根血管的内壁劈划,想要卡在上面。然而这血管内壁都是松软浓厚的血肉,根本无可借力。无奈之下的萧天行被冲的一路向下,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但是眼见终于那血管窄的快要容不下他了。萧天行心中不禁松了口气,就在此时,异变又起!

    萧天行所容身的这条血管突然间乾坤倒转,就好似一个瞬间,这血管所在的主根被人从海底高高拉起一般。巨变之突然就连萧天行都来不及反应,猛然的向下掉去。这时他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血管之中已经没有血汁流动了,而是从那血管的末端冲进来一股浓郁的血煞之气。

    降落之中,萧天行终于看到了之前自己所进来时所开取的那个洞口,连忙凌空虚转,一刀插进那洞口处的坚韧外皮中,这才止住了身子。然而正当他准备出去时,却发现外面居然不是海水,而是天空,同时一声恐怖、疯狂而嗜血的大吼忽然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