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六章 千钧一发
    此时,水封三人都已经重伤,实力都倒退的厉害。其中邬涛估计只能发挥地级阴阳师的水准,算是丧失了战力;水封估计只是勉强有一劫圣师战力的水准了,木刚估计也只有天级阴阳师巅峰水准而已。在之前血魔一顿之间,借机脱离必死之境的邬涛早已经胆寒,不断地往后退去;而重伤倒地后站起的水封和木刚两人则犹疑不定的看着血魔。

    数十丈的血魔站立在哪里,四条手臂无力的垂下,狰狞的头颅上血色的双眸里的光芒也一点点的暗淡,身上的鳞甲上鲜艳如血的红光也在慢慢地暗淡下来。一切的景象无不说明此刻的血魔已经脆弱的不堪一击,甚至是已经死亡。但就是如此,三人仍旧是不敢上前一步。

    之前,血魔可以装作是被水封的冰符冻住,而后突袭杀人,那么现在就不能么?

    水封和木刚看着小心翼翼的退去的邬涛,脸上的涌现后怕的神色。刚刚可真是千钧一发,若不是在关键时刻,那个武圣从血魔后面一刀劈下,很可能现在邬涛已经成了血魔的腹中之物。所以,即使现在看到血魔这幅样子,仍旧有一战之力的水封和木刚也不敢上前了,谁知道这是不是血魔再一次的诱惑。

    可是,之前萧天行提刀冲进血魔肉身之中的情形,两人都看的清清楚楚。能让其如此疯狂的,除了神药血魔晶还能有什么?想到神药血魔晶,两个人心中再次火热起来。不过这次两个人都学乖了,不再急着取血魔晶,而是隔着老远释放阴阳**,开始试探血魔的虚实。

    一道道阴阳**打在血魔数十丈的肉身上,产生了剧烈的震动,里面和杀戮煞气对抗的萧天行立即知道,外面的水封等人怕是已经开始忍耐不住了,一旦他们试出血魔的虚实,自己的死期也就到了。可是现在他集中了大部分意识和冲击神智的杀戮煞气对抗,几乎连逃走的能力都没有,更不要说出来和水封等人一战。而且随着他胸腹之中的血魔晶融化的越来越很快,杀戮煞气对神智的冲击就越来越强,也许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神智就会被冲散。

    再次陷入绝境之中,萧天行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唯有寄希望于自己体内的杀戮煞气冲击快点过去。

    外面,水封和木刚对血魔**的轰击几乎连绵不断,但是血魔纵然身死,筋骨皮肉的特性却是一点都没有改变,以现在两人发动的不过天级水准的阴阳**,根本对其造不成太大的伤害。可是两个人仍旧不停地轰击,相信量变终究会产生质变。而退到百丈开外的邬涛这是冷漠的看着,同时暗暗地恢复伤势,等待着一个也许可能捡到的便宜。

    血魔终究是身死,身体也成了死物,在水封、木刚的轰击下轰然倒塌,倒进了武圣宝藏的大坑中。而血魔肉身倒下的这一震,却成了冲散萧天行神智的最后一击,巨震之中,本来就面对中猛烈杀戮煞气的萧天行再也坚持不住,坚若金刚的意志仿佛被开闸的洪水猛然冲走,就在萧天行以为自己将要玩完之时,在意志之后的神智却忽然被吸收到了神力光源中。

    神智潜入神力光源中的萧天行,不禁暗自庆幸,但是随即忧心起来。刚才的明显是血魔肉身被轰倒了,想必水封几人也探出了血魔虚实,肯定会劈开血魔的肉身查探究竟,到时候找不到血魔晶,未见到死人一般他,肯定会想到血魔晶在他身上。那时,他可就真的只能任人宰割了。

    一见血魔身体被轰到进坑中,水封、木刚两人不禁大喜,就连远处萎靡的邬涛都是神色一震。但是水封和木刚仍旧是小心翼翼,两人一边一个来到了大坑边往下看去,这一看两个人不禁皱起了眉头,盖因为之前被萧天行劈开的那一面被压在了下面,就两人看不见里面的虚实。

    水封看了一眼木刚见他没有动手的意思,只好凝结元气巨手,小心的抓住了血魔的身体翻了过来。翻身的过程中血魔没有移动,两人都呼了一口气,同时也看清楚了里面的情况。两人一愣,随即都在嘴角绽放了笑容。

    于此同时,武圣宝藏的上空,龙虎正驾风腾云,满天空焦躁不停的飞动,似乎随时都要冲下去。龙虎跟随萧天行已经有了三四年不提,单单是是萧天行两次救它性命,并帮助它进阶,就足以让龙虎在心底真正的将萧天行默认为主人。龙虎有灵,往往比人更加实诚。想到萧天行在下面孤军奋战,时刻处于危险之中,龙虎立即朝下面飞去。

    而这时,远处天空忽的传来一声喊叫。

    “龙虎!”

    龙虎抬头一看,却是白虎载着火云邪神过来了。龙虎一顿等到火云邪神过来时,立即焦急的吼叫起来。火云邪神向周围一看,立即明白过来。这几个月里,萧天行也让他看过简易的武圣宝藏地图,所以在龙虎的示意下,火云邪神立即知道萧天行是朝下下面的武圣宝藏去了。当下不再犹豫,带着龙虎、白虎一起朝下面那个小山坡之中而去。小山坡明显经过了一场大战,灵引毒藤的早已消失无踪,不知道遁去了哪里,因此火云邪神、龙虎、白虎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山洞中。

    山洞中,水封、木刚看着恍若死人一般的萧天行,还有萧天行身上不断冒出的红光,立即明白,那血魔晶定然是被萧天行吃了。显然,因为抵挡不住血魔晶中杀戮煞气的侵袭,萧天行陷入了昏迷。

    “我们赶快杀了他,然后封印他的肉身!否则等杀戮煞气完全控制了他,就会又是一个血魔!”木刚道。

    水封点了点头道:“好!”

    随后他手中便开始施展印决,森白的寒光开始汇聚。而就在汇聚起来的一刹那,忽然打了出去。不是对着萧天行,而是对着木刚!但是木刚似乎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一招一般,不知何时在上面的石笋上拉了一条光绳,在水封的**轰过来的那一刻,一下子被拉了过去。

    “水封!你要杀我?难道不怕天外天的惩罚吗?”躲过一劫后的木刚厉声道。他实在是害怕,因为现在他的战力要比水封低上一个境界,如果水封要杀他,他绝躲不过多少次。

    “我怎么会杀你,只是要禁锢你罢了。”水封一脸淡然的道。

    说着,水封看见木刚如此警戒,也没有再追,而是准备先杀了萧天行再说,他还真怕萧天行变成另外一个血魔。于是,手中印决一变,凝结了一道尖锐的冰锥,直刺血魔肉身中萧天行的头颅。

    然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却是异变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