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阴谋
    “百步神拳!”

    就在七把金蛟剪将要剪下的一刹那,夜色中忽然传出一声冷冽的爆喝。同时,一道白色的拳印在数十丈之外,朝着金光岭众人轰然袭来。这拳印全是乳白的罡气,一路变大,带起猛烈的罡风和山石迸射般的呼啸声袭到众人面前时,已经数丈大小,在金蛟剪剪下的前一时刻,轰然爆开,一下子将所有的金蛟剪都震的消散,就连周围的八个金光岭地级都一个个的震得翻滚开去!

    十几丈外的金浩在一阵刮脸的罡风中,豁然见到几十丈外一个白色身影,一跃而来。一瞬间金浩心中就有了一种面对天级高手的感觉,心里不禁巨惊,联想到刚才那风雷皆动的一拳,突然闪现一种可怕的猜测——这人是——武圣!

    “是武圣!快撤!”

    眼见白色身影瞬间接近,金浩当机立断,一声暴喝后,立即发动缩地成寸之术。其他的金光岭地级也一个个化身为一道道光弧向四周纷纷逃散,但是之前这些地级要不是受伤,就是被那一记百步神拳震得身形混乱,哪能都想金浩那般瞬间寻到最好的逃路?

    而且,在一个武圣的追杀下,他们根本无路可逃!

    “死!”

    西陵雪一声冷酷的低喝,身形犹如白色的鬼魅般在一道道金色身影间穿梭。吹血巨剑和子剑左右齐出,一手挥洒出巨大的剑芒隔空击远,另一只手上亮起细细的银丝,速度极快的在黑夜中带出一道道血色丝线,留下的只是一声声压抑的低吟。

    先一步退开的金浩,在即将遁去的前一刻所看到的最后一眼,便是十二个同门如同定身般的各自保留一种逃跑姿势,而后,无数鲜血在黑夜中喷涌,染红了金浩最后的视线···

    看到最后一道剑芒击在空处涟漪中,还有一里外向着山外疯狂飚袭的金光,西陵雪将手中细剑往巨剑中一收,便收回了目光,皱着眉头盯向了仍旧被光茧包裹的陈青云和成吉。接着,他忽然目光一凝,盯向了倒在地上的一具地级的尸体。

    只见那具尸体上的衣服轰然胀裂,一红一蓝两个光珠绽放这亮丽的宝光从里面升起,一接触到周围的天地元气立即产生涟漪般的变化,向外散出光华,似乎要形成什么东西。西陵雪眼中神光一闪,轰然出掌,一道巨大的罡气手掌立即一把掐住了两个山灵珠,将所有的光芒一瞬间湮灭在手中。接着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那边仍在观看的十几个阴阳师一眼,便再次变化出罡气大手,一把抓住成吉和陈青云,往圣武山的方向风行而去。

    而另一个方向,金浩一路连续数个缩地成寸,变化着方向头也不回的奔逃着,直到逃到了亿兆大山之外,回头见没有人追来,这才停下来,眼中恐惧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即他不禁想到十二位同门这次都身死在圣武门手中,心中对圣武门的恨意更是滔天而起,又想起那另外两枚山灵珠还在六师弟手上,他死后,封印的元气消散,定然也会泄露出来,让那圣武门的武圣捡去,心中更是不甘。

    怎么还会有一个武圣不是说萧天行去了阴间一时回不了吗?

    金浩心中一时间疑惑重重,同时对宗门中提供萧天行去了阴间的消息那个同门怨恨起来。其实这也不能怪金浩不认识西陵雪。虽然金光岭和圣武门几乎成了死敌,但是除了萧天行,其他的武者他们根本没有放在眼中,否则稍有认识,怎么会不知道,一身白衣手提巨剑的是西陵雪。

    金浩想不出什么结果,也不敢在这里多做停留,准备尽快找到门中天级高手,将这个消息上报。然而正当他要走时,旁边的树林里突然出来一个人叫住他。

    “道友请留步!”

    金浩闻声停住脚步回头一看,就见一个身着普通青袍的中年人,身上黄色光华闪动,向他飞步走来。通过元气波动看出这中年人来处的金浩不禁眉头一皱,凝声问道:“六阳山的?”

    “呵呵,道友好眼力,在下正是六阳山张辉。我或许你不认识,但是我爹张狂,想必阁下总该听说过吧?”张辉在离金浩十丈远的地方站住,一脸笑意的道。

    “张狂之子,张辉?!”金浩这次耸然动惊,接着立即四处观望了一番,没发现其他人后,这才全身警备的看向张辉,沉声问道:“我们金光岭和六阳山早已休战,你找我还想怎样?”

    张辉一听在再次笑道:“哎,道友误会了,我这次来是代表六阳山和你们金光岭合作的。”

    “合作?”金浩不解。

    “不错!我没猜错的话,道友刚才应该是从一个白衣武圣手下逃出来的吧道友可知道那人就是如今名震东南的西陵吹血?”张辉眼中暗自闪烁着阴森的光芒,一条毒计在他的心中慢慢形成。

    “西陵雪?他成就武圣了?”金浩再次大惊。

    “不错!现在他不仅身怀至宝令牌,刚才更是夺去了贵宗的天材地宝吧?不如我们两宗联手,趁那萧天行不在,合力灭了圣武门,否则时日一长,我们的日子必然越来越难过啊···”

    金浩听着张辉的话,心中已然同意,终于在张辉的注视下,点头答应。于是两个人聚在一起,暗自商量起来,谈话中时不时的响起一阵阴沉沉的笑声,直教人毛骨悚然···

    张辉、金浩怎样算计圣武门一干人等,暂且不说,单说阴间这边萧天行坐在龙虎上连续飞行数日,终于赶到了地图上离自己最近的第一个目标点——老虎山。

    但是到了老虎山上,萧天行和龙虎找了半天,愣是没见到一个人影,最终于太阳将要落山时,在老虎山的另一边山脚十里外的小平原上看见一个小镇。此时,一身青衣,恍如一个普通江湖武者的萧天行正站在这个小镇的石牌大门外,兀自盯着石牌上小镇的名字看。

    “张家镇?”轻轻念了一声,萧天行古怪的笑了笑,接着一脸从容地走了进去。

    一走进张家镇中,四处传来的都是叮叮当当的打铁声,萧天行这才注意到,街道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一车车铁矿石。街道两边隔不远就会有一个打铁铺子,整个小镇上空,数十股浓烟直冲天际,在傍晚的紫色余光下,显示出一番别样的风采。走了一段路,终于萧天行找到了江湖老字号,悦来客栈。

    刚走进客栈中,萧天行耳朵一动,赫然听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也是也不急着订房,要了一壶酒,在大厅中慢慢地品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