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张家镇轶事
    “老七,听说没有,昨天长房张君宝那小子回来了,居然向族长询问族宝之事!这个背宗忘祖的东西,七哥你说他想干什么?”一个红脸的中年汉子,喝了一口酒,气呼呼的说道。

    七哥看起来比较斯文,像个读书人,闻言轻放下酒碗,道:“三哥昨天跟我说,张君宝这小子现在已经是玄级上师了,学有所成回归故里时,年轻人难免骄傲。要知道,当年太阴宗来我们镇子里测试少年们的天赋时,所有人都在族长勒令下不参与,只有那小子不顾族人谩骂,硬是要去测试。所有人都说他不可能有法师天赋,都说他痴心妄想,但最后偏偏他却真成功了。要是你是他,学有所成后,能不回来炫耀一番吗?”

    “成了上师又怎样,从当年他离开跟那太阴宗上师出张家镇时,他就已经不是我们张家人了。现在反到回来图谋族宝,简直是痴心妄想!”听了那七个的话,红脸汉子明显更加愤怒。

    七哥听了无奈的笑道:“一旦成了法师,就不再是张家人这个习俗所有人都知道,但关键是族规上并没有写着啊。人家硬是拿着族规说话,说自己还是张家人,咱们有什么办法?而且族规里写的明明白白,族长由张家战力最强之人担任,任何张家子弟都有向族长挑战一次的权力,一旦获胜就可以成为新的族长,掌握宗族秘典。现在他想通过这个方式知道族宝之事,谁也阻挡不了,除非明天族长能够打败他。可他是个玄级上师不说,今天一番出手,明显还是个宗师巅峰的高手,明天族长和他一战,实在是玄啊。”

    红脸汉子听到七哥的分析,似乎没什么可以治得了张君宝,一时间不禁急的脖子都红了,押了一口酒憋出出了一句:“可族长是他爹啊!他还能真的动真不成?”

    旁边正在边喝酒边听着他们谈话的萧天行,听见红脸汉子这突如其来的一句,忍不住一下子将酒笑喷了出来。这一幕恰好被那红脸汉子看见,立即一脸凶相的向这边瞪过来,喝道:“兀那小子,你笑什么?”

    “没笑,没笑,只是喝酒岔了气而已。”萧天行连忙解释道,但是脸上的笑意却是一丝不减。

    红脸汉子明显正在气头上,看心头一副外地小年轻的模样,立即拍桌站起,冲他发火道:“还说没笑,分明就是在笑老子,来了张家镇还这么嚣张,看来是不知道张家镇的规矩!”

    “张家镇的规矩?什么规矩?”萧天行脸上笑意稍减后疑问道。

    “这就是张家镇的规矩!”说着红脸汉子亮起了自己的拳头,砂锅大小,裸露的手臂上青筋缭绕,样子凶恶之极。萧天行看的出来,这人和那七哥都是个武师。红脸汉子那边说着,竟然真的要过来,哪知道刚跨出脚步,立即就让七哥暗中拉住。

    红脸汉子被七哥拉住,回头一看,见七哥另一只手暗指萧天行的脚下。红脸汉子顺势望过去,恰好见到诛天大刀,脸上凶相立即一滞。这时七哥又低声对他道:“这几天宗族里正有事,不要闹出其他事来才好。”

    听了这句话,红脸汉子立即嘀咕了一句什么顺势坐下。他可是个铁匠,一眼就看出来了萧天行那把诛天大刀的不凡,虽然不知道是多么珍贵的兵刃,但是能带着这种兵器闯江湖的,显然不是一般人。接下来,两人喝完了酒,立即走了。萧天行吃过了酒菜,没听到其他有用的消息,就在悦来客栈里定了见上房,呆在房中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吃了早饭,萧天行再次走上了张家镇的街头,霍然间发现,昨天傍晚还人气充足的大街此时居然没有几个人,忽然,萧天行耳朵抖动了几下,就微笑着往一个方向走去。张家镇好歹也是个镇子,大小有方圆十里,好几条街。但是以萧天行的步伐和速度,还是很快就到了自己的目标地点。

    张家镇的中心,一座超大的复合宅院前面。萧天行循着声音到了这里时,大宅院前的小广场上已经是人山人海,萧天行估计整个张家镇的人都来了。这些人一大宅院门口为中心为了一大大半圆,萧天行在外面看了一下估计有上万人。人一上万,无际无边,但是萧天行在里面如同鱼儿游水一般,不过几息功夫就挤到了最里面的一层人中。

    刚刚站定,萧天行就听到一个爽朗而轻狂的声音。萧天行透过缝隙望去,却是一个身着红色锦衣的三十许的青年在向对面喊话。

    “今天无论是张家族人还是张家镇的乡亲都来了,爹!你难道还想背着族规不和我比试吗?”

    对面大宅院的大门本来是关着的,但是这句话一传出来,几丈宽的红漆铜锁大门立即被打开,一大帮子身着劲装的武者随即走了出来,当先一个中年人两翼斑白,但双眼中却明显神光炯炯,萧天行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是个大宗师中期的高手。同时萧天行还听到周围的人都在道:“看,族长和长房的人都出来了。”

    那两翼斑白的中年人站定后,盯着张君宝眼中满是怒火,同时厉声喝道:“我没有你这样的逆子!不要叫我爹!”

    张君宝一副洒脱不羁的样子,听了他爹张煌的话不仅不恼反而轻笑道:“呵呵,不过就是一个称呼而已,你不让叫,不便不叫。”张君宝说道这里忽然脸上笑容一敛,肃声道:“张煌!现在我以张家子弟的身份挑战你的族长之位,你敢不敢接战?!”

    萧天行在人群里看着张君宝,觉得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三十出头,武修宗师巅峰,法修玄级,可惜现在看来多半被那些太阴派的神棍们给毒害了。居然让让太阴派给弄回来和自己的族人作对,还要窥视那族宝阿锤,难道他不知道太阴宗与他张家有灭族之仇吗?

    就在萧天行心中暗自可惜时,张家父子的对话仍在进行。

    “逆子,你早已不是张家之人,有什么资格来挑战我?”张煌怒道。他现在是真的恨极了自己这个曾经最宠爱的儿子,想自己这个些年来还为他在异乡独自闯荡而操心,白了两鬓,真是瞎了眼了。

    “张煌,你是张家族长,如果也是族规于无物,将来拿什么来领导族人?还是爽快的接受我的挑战吧!”张君宝似乎并不想无端和自己的父亲动手。

    “族规?好,我现在就正式和你断绝父子关系,从此以后你再也不是我的儿子,不是张家子孙了!”张煌双眼通红,赫然咬牙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