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族长之争
    “张煌!”

    张君宝听见张煌的话,赫然一声大喝,显然是不敢相信张煌真的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了。在张君宝记忆中,张煌一直是疼爱他的,甚至是在他在太阴派学艺的这些年中,也背着别人偷偷和他通信。而他现在之所以回来也是因为在通信中,张煌和他因为族宝的事情闹出矛盾,不再联系的缘故。但即使如此,他也没想过张煌会真的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但是此时他看见张煌那悲痛决绝的表情,明显是真的要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了。

    “爹,请允许我最后再叫你一声爹!你为什么这么顽固?为什么偏偏就守着一个毫无所用的族宝而不知变通呢?我记得当年我前往太阴派之前,我就曾对您说过,我上太阴派是为了爹您,是为了您从小就告诉我的灭族之仇!您告诉我,如果有一天我有能力为族人报仇了,您就会告诉我仇人是谁。于是我在所有族人歧视的眼光中,独自一个人背负着一切骂名去了太阴派。”

    张君宝似乎是真的受不了了,在上万人面前将自己掩藏在内心深处的感情,一下子全部发泄了出来。

    “一二十年来,我从一个小小少年成长为一个玄级月阶的阴阳师,这其中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承受了多少辛酸,您难道就不清楚吗?现在一个机会就在我眼前,只要您将族宝交给我,让我送回宗门做贡献,我就会成为玄级精英弟子,从此修炼一道上会更加通畅,总一天可以达到报仇的要求的!这么简单的道理,您为什么就不懂呢?”

    说了一大通话,张君宝似乎将心里所有的情感都发泄出来了,深吸了口气,定定的看着张煌,平静的的道:“好了,能说的我都说清楚了,如果接下就要看你怎么做了。如果你还是那么固执己见的话,我也只能来硬的了,我想以后你还是会理解我的。”

    说完了,张君宝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张煌,等待着他的回答。周围原本有些噪杂的议论声,此时也全然消失不见,似乎是也在等待着张煌的选择。

    张煌在众人的注视中沉默良久,最终整个认得精气神一散,好似一下子老了十岁似的,抬头仰天叹了一口气,这才看着张君宝,感情复杂的道:“早知今日,当初我就不该将灭族的仇恨灌输道你的身上,你从小资质卓然不群,我以为你能实现我张家祖祖辈辈的夙愿,没想却将你推上了歧途。罢了!也许这就是命吧。张君宝,我接受你的挑战,如果你胜了我,这族长的位置就给你吧!”

    张君宝看着老父如此颓废的样子,心中简直想就此罢休,留在张家镇和家人好好过日子,但是想到自己这么多年来的辛苦,和祖祖辈辈的夙愿,最终还是铁下心肠正式向张煌挑战族长之位。

    如果说之前张煌和张君宝比试还有三四分胜算的话,那么现在他就一分胜算没有了。果然,两人比武之中萧天行在一旁看得清楚,精气神散掉的张煌,虽然是大宗师中期,但却只发挥了大宗师初期的实力,在张君宝各种玄妙的阴阳术法和一身不弱的近战之中连连后退,不过十几息的功夫,张煌就被张君宝一个阴气大手掌给拍倒在地,输了这场比试。

    张煌刚刚被张君宝打倒的时候,在场所有的张家族人一片默然,紧接着就纷纷喧哗起来。

    张君宝在众人的注视下,一把拉起了张煌,然后面无表情的问道:“宗族秘典呢?”

    一听见张君宝要宗族秘典,之前跟着张煌出来的那一大帮子武者,立即一个个的上前来将张煌拉了回去。这一群人有二十多个,除了三个大宗师前期外,剩下的都是宗师级的武者。眼见他们在自己手中将张煌拉走,张君宝也没有阻止,只是默默地看着受了轻伤的张煌。

    张煌站稳之后,立即将周围扶住他的人推到一边,伸手向自己的怀中摸去,在所有人的目光中,一本泛黄的薄薄的书册被他拿了出来。他身边的几十个张家长房武者当下就纷纷拉住他,同时叫道,“族长,不可!”

    张煌一把推开了众人,同时用最后的威严的声音道:“依照族规,张君宝已经战胜了我,理当接受族长之位!这本宗族秘典是族长所掌管的东西,现在,也亦应当交给张君宝!”

    说完,张煌就拿着宗族秘典来到了张君宝的身前,道:“张君宝,你已经是张家族长了,希望你能够尽到一个族长的责任。我知道你从小性格就很冲动,但是我希望你获知秘典中的事后,不要乱来。答应我,没有实力,就绝不提报仇之事!”

    张君宝郑重的答应了一声,“好,我答应你。”就从张煌手中接过了宗族秘典。当着所有人的面,翻看了这本他从小就想偷偷看一眼的神秘书册。

    在人群中的萧天行面带微笑的看这张君宝,他到要想看看这个高傲的天才,在看到自己的灭族仇人就是自己的宗门时是个什么表情,之后又会怎么做。通过之前张君宝自己对张煌的一番话,萧天行对张君宝的看法已经有所改观,觉得这个人还是不错的。而他注定要和这一家人有所交流,他在阴间的一些事也需要一些人去做,如果可能,张家是个不错的选择。

    翻着书册看的张君宝开始还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但是过了一会儿,他的脸上猛然出现了惊愕和不可置信的表情,紧接着就是一种极度的愤怒和懊悔。就连在人群里观看的萧天行也想不到一个人的脸上可以出现这么丰富的表情。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奇怪于张君宝的奇怪表情时,人群中某一处上空忽然元气颤动,一只元气大手霍然间汇聚,在所有人措不及防中,从半空中猛然抓向张君宝。而此时张君宝不过刚从书中的惊天秘密中惊醒,面对抓向自己的巨手,居然一时间忘记了躲避。

    “君宝小心!”

    离张君宝最近的张煌,见元气巨手抓向张君宝立即大喝,但见他居然忘记躲避,当即身形一闪挡在了张君宝身前。这只元气巨手明显非同一般,见张煌挡住去路,立即变抓为拳,轰然轰击在张煌的身上。瞬间,张煌的身子如同败絮般的抛飞,人在半空忍不住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爹!”

    张煌喷出的鲜血正好淋在张君宝的头上,见到张煌惨状,一瞬间张君宝的双眼变得通红,狠狠地扫视人群,眼神犹如复仇的厉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