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章 出手
    “太阴大手掌!太阴派!太阴派!是谁?!”

    回过神来的张君宝一眼就认出来的了那元气巨手是太阴派独门术法,再联系刚才在书中看到的内容,本来还有些不太相信,但一见太阴大手掌打伤了张煌,立即知晓书中之事是真的了。巨变之下,张君宝显然犯了错误,忽略了空中还未消散的大手掌。而就在他盯住人群中一个青衣老者时,那太阴大手掌却是轰然抓下,在近万人面前一把将张君宝抓起,举在了半空中!

    如此手段,登时让所所有准备上前搭救的张家武者面色大变,显然,这太阴大手掌绝非一般的元气手掌,而是真正的阴阳**。救不下张君宝,但张家三个大宗师还是抢上前去,将张煌救了回来。而这时人群里一阵骚动,轰然间散开一大块,将那青衣老者暴露了出来。

    见自己暴露身形,青衣老者并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情,反而盯着被他的大手掌抓在看空中的张君宝笑了,有些沙哑的得意笑声中他一步步的走到了小广场的中间。

    “哈哈哈,乖徒儿,师傅怕你一个人在外受人欺负,所以就跟过来了。”说着也不管半空中张君宝剧烈的挣扎,太阴大手掌变化,立即将其手中的张家宗族秘典拿了出来,又一股元气送到了自己的身前。青衣老者打开书册快速的翻看了几页,立即眉开眼笑,更加的得意忘形了。

    “果然是驱魔张家的余孽,阿锤居然藏在如此隐秘的地方,怪不得我太阴派几次前来寻找都是一无所获。还是老夫聪明,虽然费了点时间,但却是为宗门立了一大功啊!哈哈哈!”青袍老者无视周围张家人愤怒的眼神,旁顾无人的肆意大笑。

    “老匹夫!老匹夫!你居然如此算计我,你枉为人师!”被太阴大手掌抓在半空中的张君宝见青袍老者得意洋洋的样子,几乎咬碎了自己的一口钢牙,眼睛更是红得好像要滴出血来。

    “乖徒儿,不要这么看着我。你放心,只要你彻底归属了我太阴派,你仍旧是我的徒弟,而且这次大功我也算你一份,如何?你不是一直想成为精英弟子吗?取下张煌的首级,凭借这份功劳你可以如愿以偿!”合上了手中书册,青袍老者居然开始劝降张君宝。青袍老者说的并非假话,张君宝是他邹文所有徒弟中天赋最好的一个,就此放弃他还真的舍不得,若是能够劝降,自然最好不过。

    “老匹夫!老贼!休想!我张君宝发誓,今生不灭太阴派誓不为人!”张君宝简直觉得邹文是在羞辱他,心中更是恨意滔天。想到是自己将张家陷入生死之境,张君宝几欲发狂,对着邹文破口大骂起来。

    听见张君宝此话,邹文立即脸色阴沉了下来,沉沉道:“乖徒儿,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告诉你吧,我其他是十二个弟子正在张家镇中,正是为了消灭驱魔张家余孽而来,所有张家人今日定当一个不留!张家覆灭在即,你难道要陪着这群凡夫俗子一起死吗?”

    听见邹文这么说,觉得是自己给张家带来灾祸的张君宝眼睛都要瞪裂了,嘶吼道:“邹文老贼,你要是敢,我定当将你食肉寝皮!”

    “不知死活!那我就成全你,你就看着你张家人是怎么一个个死在你眼前的吧。”

    邹文说话的声音不小,在场的近万人几乎都听得到,里面有许多张家人,听见邹文的话后先是一愣,接着立即一个个喧哗开来,人群也发生了混乱,许多人纷纷向外面跑去,但也有张家的人向里面跑,场面一时间混乱之极。

    而就在人群混乱的时候,十二道周身缭绕着黑气的红袍人分开人群来到了小广场上,一字列开将张家长房的人隐隐的为了起来。邹文现在也不想多说,见几个徒弟过来,立即喝道:“杀进张家祖宅,阿锤就藏在张家祠堂前的大树底下!”

    邹文一说完,几十个张家长房的武者立即纷纷后退向大门,邹文正待先处理了张君宝,却是忽的眼前一花,一个青衣年轻人就出现在他的眼前,一掌拍向了他的膻中穴。速度之快,令他反应不过来,而他平时给了他无数次保护的厚厚的护体元气,也如同虚无般被那只手掌穿过。

    “噗!”

    一声轻响,在这种混乱的情景下几乎没有人听得到,但是下一瞬间邹文轰然间无力的倒下,所有人的看见了。所有看到这一情景的人动作都是一滞。直到空中的张君宝因为太阴大手掌消散而坠下,所有人才回过神来。

    那十二个玄级阴阳师本能就向突然间出现的萧天行打出一道道元气斩,背对着他们的萧天行连头都没回,轰然间一掌打出,一道精白的罡气立即如同排山倒海般滚出,十二道元气斩在罡气巨浪前一碰即碎,而罡气巨浪则毫无停留的轰击在在那十二个玄级阴阳师的身上。

    这些个玄级阴阳师有加强护体元气的,有轰然后退的,也有快速发招攻向罡气巨浪的,但无一例外,都是瞬间被这一道罡气巨浪轰飞!人在空中就已经一个个口吐鲜血,落地之后立即人事不知了。

    萧天行的这一记罡气巨浪正是学自他所收集的诸多武圣宝藏祭坛上秘法战技中的一种,让他能够实用罡气和阴阳师实用天地元气一样灵活。当然本来威力没有这么大的,但到了他手里就不一样了。罡气巨浪威势非同寻常,造成的动静也不小,就连小广场外那些想要避难的普通人都忍不住回头看了一下。场中形势一瞬间间的翻转,登时让这些忧心生命安危的普通人都忍不住想一探究竟。

    萧天行扫视四周,见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他,不禁皱眉。随即他看到被张家长房武者们所护着的张煌,不仅昏迷,现在的气息都已经极其微弱,怕是有生命之危,于是一步到了他的身前,伸手抓向他的手臂。

    “爹!”

    萧天行不过刚在张家长房武者措不及防中握住张煌手臂,那边跌坐在地上的张君宝就轰然一声大吼,向萧天行扑了过来。而萧天行却像没有看见似的,继续握着张煌的手臂,慢慢地将自己的神力侵入道其体内。张君宝一扑到萧天行的背后半尺处,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中忽然精光一闪,亮起一层精白的罡气膜,一个反震,就将他震出了十丈之远!

    摔在地上,张君宝头脑一时间有些发懵,赫然发现自己居然一点事都没有。正带他再次扑向萧天行时,那边却已经传来了张煌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