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狂战!
    “西陵雪,受死!”一声狞喝同时从山下传出。

    被偷袭的瞬间,西陵雪也是心头一震,但是对于身后的那一簇利剑一般的金光却是毫不躲避,反而手中巨剑上剑气更加犀利了。

    那辰阶天级本以为西陵雪会躲避身后的金光,从而让自己有时间逃脱,哪知道西陵雪非要置他于死地。想要再有动作时已经来不及,剑气轰然间,血雨瞬间洒满长空,双目圆睁的辰阶天级身体豁然分为两半坠落下来。

    与此同时,那一簇金光已经撞击到了西陵雪的身上,一刹那间白色和金色的光芒先后绽放。被西陵雪集中于背后的罡气盾瞬间破裂,而后金色光簇毫不留情的撞击到西陵雪的身上。

    嘭的一声,西陵雪的身体被撞击的豁然前冲,同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见西陵雪口吐鲜血,剩下的四个天级登时脸上大喜,以为西陵雪受伤有机可乘,纷纷冲了上来。而从山下冲上来的金光岭的日阶天级黄当,见此情景却是心中惊讶之极。他所发的那一击金色光簇威力有多锐利他比谁都清楚,本以为定可以将西陵雪一刺而穿,但现在只是将西陵雪撞得吐血。而在西陵雪被撞上的一刹那,他分明看见其背上闪过一抹金光。

    “大德金刚身!”曾经围堵过萧天行的黄当心中瞬间闪过这个战技的名称。

    瞬间,黄当就想提醒鲁米等人当心,但是话还未出口,就让他堵在了口中。因为他想到,倒不如让这几个天级在西陵雪手中折损几个,如若不然,等一会儿杀了西陵雪,抢到山灵珠和令牌,凭借他们金光岭这次来的三个天级还不一定镇得住他们几人。

    看着向自己靠近的四个天级,一头黑发肆掠飞扬的西陵雪眼中绿光森然,口角的鲜血配合他冒着绿光的星眸,让他好似成为了一个杀神。手中巨剑接连划出三道剑气,袭向其中的三个天级,脚下同时在飞过来的一直阴光神雕背上一借力,顿时掠向了另一个星阶天级!

    西陵雪眼中杀机凛然,势要来一次双杀!

    这个星阶天级本来手中正在准备着一个阴阳**,但一见西陵雪气势汹汹的冲来,手中的印决不禁一顿,周围快速凝结的天地元气轰然间消散开来。星阶天级瞬间脸色煞白,转身周身元气暴涨,疯狂的往后飙去!

    “想逃?死!”

    西陵雪见这个胆小的星阶天级瞬间逃出数十丈远,左手瞬间从吹血巨剑中抽出一道极细的银光,轰然甩出。这银光正是吹血子剑,刚一出鞘,登时化作银色闪电,一闪就到了那星阶天级的背后,毫不停留的刺进了浑厚如同星云的护体元气中。

    急速奔逃的星阶天级身体猛然一顿,停了下来。一个闪身西陵雪就到这人身后,浑身罡气凛然,一伸手就从这人身上渐渐消散的护体元气中取出了一道银光,随手插进巨剑之中。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开战到现在也不过二三十息时间而已。而西陵雪杀掉两个天级前后相隔的时间更是不超过两息,在一众阴阳师愕然之间,两个天级阴阳师便陨落在这圣武山之上了。

    收回吹血子剑,西陵雪临空一转身落到了一只阴光神雕的背上,星眸之中的杀气仿佛凝结成了寒冰,落在在场的每一位阴阳师身上,登时让他们有一种被冻住的感觉。黄当见了再也不敢托大,一声长啸,山下再次冲出两道金光来,正是金光岭潜伏在山下的另外两个天级。同时,再次有几十个浑身金光的地级阴阳师从山道冲上了广场,直接冲向圣武正殿。

    黄当等三个金光岭天级当即配合着剩下的三个天级,快速的将西陵雪包围了起来。看见西陵雪和剩下的七只阴光神雕在自己等人的包围中,一时间决计不可能突围而出,黄当当下松了口气,喊道:“西陵雪,你今日绝对逃不出去了,还是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哼,”西陵雪站在阴光神雕的背上听见黄当的话不禁一声冷哼,星眸不禁看向了大殿那边,眼中豁然露出一种耻笑的神情。

    一直注意着西陵雪的黄当见到西陵雪这个眼神瞬间就觉得要糟,但还未等他想出问题出在哪里,圣武正殿里面便传出来两声惨叫,几个天级的眼神瞬间看向那边。

    只见不知何时,一众低级阴阳师和两个天级已经将圣武门的大宗师们逼到了正殿里。然而此时几个天级看去时,金光岭的几十个地级刚刚冲道正殿门前,两道周身光华闪烁的身影突然伴随着惨叫声从里面倒飞而出。人在半空中,鲜血就如同雨水般的洒下,甚至好友几节肠子掉落在金光岭几十个地级人群中。

    砰!砰!

    两道人影落地,周身光华已经散尽,目力过人的几个天级瞬间看见了那两道人影是谁。赫然正是之前去支持那些低级阴阳师的两个天级。

    “杨希!任前!”

    眼见两个天级落到地上,口中鲜血混着内脏不断冒出,一个胸前七个血窟窿,一个胸腹尽开肠子流了一地。和这两人同一宗门的鲁米瞬间双眼通红,大喊一声,抛弃了这边的包围圈不顾,一身元气疯狂的燃烧着冲了过去。

    见此情景,黄当立即感觉到了危险,此时他再也不敢向着借圣武门之手让盟友陨落几个了,情势瞬间巨变,一个不小心说不定他们都要陨落在这圣武山上。心中瞬间想了个清楚,黄当立即喝道:“鲁米道友,小心!”

    然而鲁米此时心中恨意滔天,根本不听他的话,眨眼之间就到了圣武正殿门前,然而他刚一落地,正殿中就冲出两道浑身罡气凛然的身影,一个手舞着圆月弯刀,一个手中长枪如龙,白色的刀气和黑色的枪芒几乎同时轰向鲁米。

    陷入攻击的鲁米却是不闪不必,干瘦、苍老的脸上涌现出一种疯狂的神色,一头凌乱的白发肆掠张扬,双目之中鲜血欲滴,在枪芒和刀气未曾到来之前,一股浓郁之极,带着极度危险的黄芒从其膻中穴中冉冉而出!

    “不好!这老家伙要自爆!”

    持枪的身影赫然惊叫,手中长枪瞬间脱手,化作一条黑龙闪电般的刺向那黄光的中心。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黑龙轰然撞上了黄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