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天南地北事
    张君宝的房间中,萧天行正在和他叙述着下一步的计划。

    “我估计,邹文在张家镇出事的消息要传到太阴派,最快也要七天之后。这一段时间里,我希望你动用所有的人脉帮我打听严冬的消息。一旦有了严冬的消息,我们就可以进行下一步准备了。”萧天行喝着茶,平静的对张君宝道。

    “好,我会尽全力的。希望先生事后不要忘记自己的承诺。”张君宝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之前的交谈中,张君宝已经知道萧天行探查到丹院中确实是炼炉所在,随时可以取走。但是取走炼炉的动静肯定会惊动太阴派太上长老,那时一场大战不可避免。所以必须在之前弄清楚严冬的事,无论他是宗门中还是在外游历,都要弄清楚,以免大战之后打草惊蛇或者丧失了消息源头。

    萧天行之所以不现在就行动的原因还有一个,他在等,看能否恰好碰到那太上长老的四象神丹丹成之日。若是恰好碰上,他当然不介意多收取一枚神丹。当然,这些萧天行并没有和张君宝明说。萧天行在意图谋取太阴派之时,阳间的张辉和金浩也在亿兆大山旁的一个小镇中,继续计划着灭掉圣武门的事。

    悦来客栈,一座独立小院中,金浩和张辉围着石桌而坐,桌上一壶茶,两个茶杯,其上烟云缭绕,好似两人心中连绵不断的阴谋诡计。

    “张兄,这一次进攻圣武门我们金光岭可是吃了大亏啊,现在在阴阳师界已经臭名远扬了,宗门长辈也是对我多有斥责。我这边短时间内是得不到什么助力了。而且现在圣武门已经有了三个武圣,是更加的难以对付了呀。”金浩愁眉苦脸的向张辉诉苦。

    听着金浩吐苦水,张辉却在那里一脸淡然的喝着茶,但金浩说完,才悠然放下茶杯道:“金兄不必多说了,这一次是该我出出力了,金兄就等着看好戏吧。”

    金浩一听立即脸上神色一转,问道:“哦?张兄有什么好办法了?”

    张辉嘴角露出自得笑意,道:“之前我就将圣武门的事禀告了宗门,相信我父张狂,不日就要到了。”

    “张前辈?张前辈确实是法术高超,但是也不一定顶的住三个武圣啊。张兄难道不知道之前那次,近十个天级都没有将那圣武门奈何吗?”

    张辉听了眉头一挑,提高了些声音道:“金兄,天级确实不一定收拾的了圣武山,但是如果是圣师呢?”

    金浩听了立双眼瞪得的老大,惊愕道“张前辈已经是···圣师!”

    金浩刚一说完,张辉就笑着点头,接着道:“不仅如此,若是我父前来,六阳山其他人不敢保证,但是我赤峰的天级来的肯定不会少···”

    几乎是同时,易家镇重新建好的龙门客栈中一个院子里,两个白袍老者也在围着石桌喝茶。旁边有一个白衣青年唯唯诺诺的站在一旁,面色有些赤红。

    其中一个矮些的放下茶杯淡淡的对那白衣青年道:“雷鸣,之前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跟我们说那萧天行就在易家庄吗。怎么,这一趟出去找到了吗?”

    原来这两个白衣老者就是圣山接引使者,本来是要去阴间接引刚刚成就的圣师的,因为心中垂涎萧天行的灵兽龙虎,所以才听信雷鸣和程阳的话,来到易家庄寻找萧天行。准备好好教训萧天行这个新出的武圣一顿,然后带走龙虎。

    出山前两人就将武圣出世的事报告给了圣山老祖,但是老祖也只是回答了一声知道了,并没有其他的什么表示。所以两人才没有熄灭心中抢夺龙虎的心思,同时也不敢灭杀萧天行。几人一路行来,顺手也收取了几种天材地宝,终于到了易家庄。可到了易家庄后,几人才知道萧天行根本不再易家庄。但是一时却打听不到萧天行究竟去了哪里。

    本来雷鸣就因为之前的事脸色羞红,现在经老者这么一问,脸色更是涨红的厉害。之前他可是几次在两位叔祖面前夸下海口,说萧天行肯定在易家庄的,现在没找到人,他确实不好办。正在雷鸣不知道怎么面对老者的问题时,一道白光直接蹿进了院子中,这白光刚一落定,就传出了另一个青年兴奋的声音。

    “三叔祖,四叔祖,打听到了!打听到了萧天行的消息了!”

    程阳兴冲冲的喊话后本意为两个叔祖会很高兴,哪知道两个老者都是板着脸瞪着他,四叔祖喝道:“你看你,都成了天级了,还这么不稳重,像个什么样子!”

    程阳被四叔祖这么一说,脸色立即垮了下来,旁边的三叔祖见状连忙道:“好了,老四你也别说他了,还是听听他打听到什么消息了吧。”

    听见三叔祖的话,程阳脸上才再次恢复了喜色,道:“我刚刚打听到,圣武门的人都迁徙亿兆大山南部的圣武山中去了。萧天行在那里立下了山门,正式的建立了圣武门!”

    旁边的雷鸣见不得程阳得意的样子,听后忙诘问道:“那又怎样?不还是没打听到萧天行那小子的消息吗!”

    程阳听了立即鄙视的看着雷鸣,嗤笑道:“你还真笨,这都不懂。圣武门人迁徙到圣武山,萧天行身为宗主,有很大可能也在圣武山。就算他不在圣武山,可是圣武山中的那些圣武门高层肯定会知道他的行踪。我们去抓一个人问问不就全部都清楚了吗。”

    四个人正在小院子中谈论着去圣武山的事时,旁边的悦来客栈三楼的一个房间里,却正有一个女子淡淡的注视这小院中的动静。这个女子自然就是安平。本来她是落在后面的,但是因为一路上两个叔祖收取天材地宝耽搁了时间,所以才让她暗自追了上来。

    安平只是淡淡的注视着,没有用任何阴阳术法去探听,因为她知道,三叔祖和四叔祖都是四劫圣师,法力深不可测,一不小心她就会被发现。一路上她之所以没有被发现,不仅是因为有玉树婆婆教给她的一个隐匿气息的术法,更是因为她自身的小心。

    在易家庄没有见到萧天行,安平的心里很复杂,有些庆幸,又有些失落。程阳能够打听到圣武门的人迁徙往圣武山了,安平自然也能打听到,而且也是和他们一样的想法。希望能在圣武山知道萧天行的下落。

    她实在是太想见他了。窗扉轻掩,传出一声幽幽的叹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