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败
    张狂这一掐动印决,之前那六个因他受到鼓声影响而消散的金盘再次凝现出来,比之之前更加金光灿灿,在张狂背后旋转,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直接形成一个金色的圆环,映射的张狂如同神圣一般。而现在,面对这伤害他儿子的红雾与鼓声,这神圣发怒了。

    张狂伸手向着那红雾一指,他身后的金色圆环立即越过他到了淡红色雾气的斜上方。此时金环半径有两三丈之大,在张狂连绵变换的印决下,一阵狂风呼呼地从里面吹出,如同大鹏振翅,山林呼啸一般猛烈,狂风一出,之前就有些破损的屋顶登时被吹翻过去。

    屋顶被吹翻过去,里面的红雾去不可抑制的弥漫出来,可在猛烈的狂风中根本没有什么大变化,就好像不是一团雾气,而是一块棉花糖一般,虽然被吹斜、吹歪,但是却丝毫没有消散的迹象。狂风在张狂的控制下越来越大,正殿的屋顶已经被全部掀翻,然而被吹得歪歪斜斜的红色雾气却倔强的一点点壮大。

    张狂见狂风吹不散红雾,手中印决再次变换。登时金环中狂风一歇,换成了一团团烈火从金环中汹涌而出,好似一条巨大的火龙在对着红雾喷火一般。火焰猛烈无比,正殿剩下的两面墙壁一碰到立即燃烧起来,但火焰一旦降下红雾之中立即没有了丝毫反应。接下来又是雾水,将红雾包裹在里面迷蒙了整个天地。但是同样没有什么效果。

    种种手段皆尽使出的张狂心情不禁更加暴躁起来,听见那鼓声丝毫未弱,红雾依旧弥漫,不禁心中暗自焦急。想一想之前自己在金浩和张辉面前夸下的海口,当即心下一狠,召回了金环护卫自身,脚下一跺,他所踩着的金盘边立即缩小许多,载着他直接闯入红雾中。

    其实张狂不知道现在红雾中西陵雪他们的情况并不怎么好,若是知道的话,他在外面再控制风火水烧上几个时辰,说不定直接就大功告成了。里面西陵雪三人连番发动雷鼓和铁旗各自耗费多大神力不说,单是那一番风吹火烤,就弄得几人狼狈不堪。为了不出什么意外,大殿中的其他大宗师都让三人赶到后殿躲避去了。

    里面西陵雪三人一感到外面没了动静,立即知道张狂是要发动新的攻势了。成吉当即看向西陵雪,瓮声道:“现在怎么办?这厮不知道还会用什么法子整咱们。”

    西陵雪将手中铁旗交给成吉来摇,自己手提着吹血巨剑向着红雾的边沿走了几步,耳朵微微抖动,之后立即轻手轻脚回来,看着陈青云和成吉道:“那人怕是进来了。你们先在这里守着,我去试试他的虚实。”说完不待两人反应,西陵雪便提着巨剑没入红雾中不见了。成吉和陈青云相互看了一眼,只能使劲儿摇旗擂鼓为西陵雪助威。

    淡红色的雾气中,张狂感觉自己的一身元气十分凝涩,战力凭空下降了一成,而且还有一种伸手不见五指的感觉,似乎处处都有危机。他脚下的金盘从下往上照出一道金光将他笼罩在里面,外面的六个金盘已不再组成圆环,而是以一种更加奇妙的方式旋转着,攻守兼备。

    忽然,张狂眼睛一跳,前方的雾气无声破开,一道剑气袭射过来。剑气速度快捷无比,一下子就撞在了一个金盘上,登时那处金盘亮出一捧猛烈的黄光,黄光过后剑气消失不见,金盘却不过光泽暗淡几分,但是兀自旋转了几下,又恢复了过来。张狂满是皱纹的眼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站在那里不动,继续等待着什么。

    果不其然,下一瞬间,数十道剑气同时袭射过来,而且一个个角度刁钻,呼啸着划破雾气犀利无比。这一次大部分的剑气还是撞击在外围的小金盘上,也有几道撞击到张狂周身的金光罩上,但无一例外都在一阵猛烈的黄光中消散不见。

    三丈之外的西陵雪见此心中暗惊,下一瞬间一种惊悸立即从心头升起,登时瞧见张狂周身黄芒再次一闪,六个金盘轰然呼啸,全部向他这个方向飞卷而来。金盘速度极快,三丈的距离几乎眨眼即至,西陵雪的护体罡罩不过刚刚出来,就与两道金盘撞上。金盘剧烈的旋转不停的切割西陵雪的护体罡罩,同时还有一种爆裂的灼热不停的传向罡罩里面。

    种种情况西陵雪却都不敢管,而是提起手中巨剑刷刷的向前快速的劈出了两剑,两道丈许的剑气立即向前袭射而去。但是为时已晚,两道巨型的黄色龙卷风已经昂扬着龙头轰击而来,在砰砰的两声巨响中两者同归于尽。但是爆炸的旋风却将周围的红雾掀开少许,登时让张狂看见了西陵雪,嘴角不禁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看见张狂的狞笑西陵雪立即意识到不好,果然他的上空已经有一个黄色的巨手横拍而下,掌心之中赫然是那打偏的四个小金盘。狂烈的罡风刮的西陵雪整个人都是一矮。巨剑尚未收回的西陵雪连忙朝上刺了过去。

    一股庞然巨力轰然压下,西陵雪足下急点,登时接着这股巨力往后方飞射而去。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都不过是在一瞬间的事情而以。间不容发的一刻,西陵雪劫巧力推进了朦胧红雾中,但不过刚刚停下,立即身上金光一闪,巨震一下,一口鲜血立即喷了出来。原来不知何时,那两个小金盘已经割破了西陵雪的护体罡罩,撞击到西陵雪的身上。好在他的大德金刚身之前就已经发动,才没有让两个金盘透胸而过。但是即使如此,猛烈地撞击也让他受了不小的内伤。

    西陵雪冷峻的面容不禁一阵苦涩,看了前方没有动静的红雾,反身折向陈青云和成吉所在的地方。陈青云见到西陵雪口角流血,脸色苍白的样子,联系之前的几声巨响,立即知道他在张狂的手中吃了大亏。但是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道:“如何?”

    成吉也紧盯着西陵雪,等着他的答案。

    西陵雪知道陈青云的意思是问张狂的虚实,虽然心中苦涩,但是还是道:“比我预料中的厉害,刚才我偷袭他,不仅没有伤着他反而让他把我打成重伤,差点回不来。”

    “啊!这么厉害!”成吉不禁讶声道,堆积脸上青筋叠出,手中红旗一顿,另一只手拿起圆月弯刀道:“直娘贼的,咱们一起上和这厮拼了!”

    成吉正要冲出去,却被陈青云一把叫住:“不行!我们不能这样,得要一个人走!”

    ps:好消息!周日开始,分类新书推荐!求推荐!求收藏!求各位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