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被擒
    “什么?”成吉一听立即停住了脚步,手中铁旗一抖瞪着陈青云。西陵雪也是惊异的看向陈青云,想要听陈青云有什么说法,哪知道陈青云接下来说出的话更是惊得他一跳。

    陈青云没理成吉,而是看着西陵雪道:“西陵兄,你走吧。”他见西陵雪星眸圆睁似是想要说什么,立即伸手阻止道:“你听我说,我不是随便说说的。我们三人中只有你走才最合适,一,你对阴间熟悉,逃出圣武山后可以最快的找到师傅,将令牌交给他;二,你杀了张辉的师兄,他非杀你不可,而我们则有一线和他们应付的生机。而且你现在受了内伤,留在这里帮助不大。”

    西陵雪为人本来就比较冷漠,除了萧天行,在圣武门这么长时间他也是就是和陈青云、成吉关系好而已。现在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本来说好了要大家和圣武门共存亡的,虽然大家都没有什么怨言的,但是圣武门毕竟新建,各人的心中有什么想法谁也不知道,或许只有他们三个是圣武门真正的死忠吧。所以现在只有他们三兄弟才是真正的同生共死。

    可是现在陈青云突然说要让他逃走,他怎么肯,虽然他为人冷漠,但并不代表他的心冷漠,相反他的心很赤诚,一但认定了谁是生死兄弟就绝不会背叛,他的一腔热血和他冷峻的外表截然相反。当下西陵雪星眸一红,嘶哑道:“不行,我不能独自走!”

    陈青云见西陵雪居然如同小孩子一般倔强起来,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是无奈,忙拿眼色示意成吉。成吉此时也明悟了陈青云的意思,粗狂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威严,用一种严厉的口气道:“二师弟,师傅走时说过,大事我们三人商量不定时,由我拿主意。现在我以代任宗主的身份命令你,马上撤离,将令牌送到阴间交给师父!”

    张狂并不知道现在红雾中三位主事人已经起了变化,仍在红雾中一步步的探索着。虽然因为成吉的功力问题红雾的范围已经不再扩大的,但是之前红雾的范围已经很大了,不仅将整个正殿包裹了进去,就连旁边的两个偏殿和殿外的许多范围都包括在了里面。而且红雾中张狂看的还不到一丈远,所以走了许多圈,还没有找到西陵雪他们。而且鼓声不停地牵制着他的心神,让他有了一种进入迷阵的感觉。

    当然,这并不是说张狂就被困在这红雾中了,红雾的范围毕竟还是太小,就那么大的一块地方十几间房间,多转几圈张狂总是会找到西陵雪他们的藏身之地。可是那鼓声不禁震人心神而且捉摸不定,否则他早就循着鼓声找到人了。

    周身六个金盘环绕,散发着慑人的金光不断地为张狂开路,转了一会儿,张狂忽然感到周围红雾一滞,就听到背后传来一阵一阵诡异的啾啾声,他还没有回头一阵猛烈地紫色箭雨就铺天盖地的射来,箭雨范围过广他毫无躲藏之地,但是张狂也没有准备躲,一眼看出紫色光箭的威力,他对自己的护体金光还是有自信的。

    所以当箭雨过来时,张狂不仅没有躲避,反而周身黄芒一闪向着箭雨来的方向闪去。可是挪移了数丈,张狂忽然眼中神光一闪停了下来,任由无数紫色光箭打在他周身的金光上,黄芒一阵爆闪中,张狂仍旧是安然无恙,只不过金盘个个暗淡无光而已,但当张狂体内本命元光一闪之后,再次金光闪闪。

    这时,张狂嘴角才露出了一丝轻笑,道:“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居然和老夫耍起了计谋,找死!”

    自语过后,张狂立即反身向原来的地方闪身直射而去,不一会儿就穿透了重重红雾到了一闪小门前,一步就踏了进去。

    此时鼓声如雷!

    张狂刚一踏进去,一道黑色的枪芒立即如电般射向他的眉头,枪芒冷冽,就连他身外的金盘都被一撮而过,没有挡住丝毫,可就在枪芒即将刺到他的眉心时,他体外所有金光罩的光芒立即集中于这一点,猛的亮出一阵黄芒挡了下来。

    碰的一声脆响,黑色枪芒立即消散不见。但紧接着,上百点黑芒如同一条条尖啸的小蛇般飞射而来!一个个错开外围的金盘直取张狂周身各处要害。张狂何其老辣,关键时刻毫不拖沓,体内本命元光轰隆注入脚下,一道炽烈的黄色光柱立即冲霄而起,轰隆旋转间,将所有的枪芒,连同忽然砍向脖子的一道银色圆月一同弹飞!

    “哈哈哈!不知死活的小子,敢偷袭老夫,一个个都给我受擒吧!”

    张狂猖狂大笑间,黄色光柱中猛然延伸出两道匹练般的黄光,瞬间融合了外面的六个小金盘,间不容发间轰然抓住了两个倒射而走的人影。两个人身上的精白罡气罩被狂暴的抓破,接着张狂在小屋子里一扫,除了一面大鼓杆铁旗外居然没有看到其他人。

    “西陵雪了那小子呢?”

    张狂脑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但是没有多想,黄光一卷将物子里所有东西带着,轰然冲破屋顶直冲云霄。瞬息之间,张狂就出了红雾,带着所有的人和东西落到了广场中央。将雷鼓和铁旗放到地上,两道黄光却卷住陈青云和成吉不放,张狂双目往广场上一扫,登时双目赤红,猛然爆喝了出来。

    “辉儿呢!辉儿!你在哪儿儿?”

    张狂想到张辉和金浩很可能在他进入红雾这段时间,被消失的西陵雪偷袭,当下心思大乱,大喊了两声没听见有人理,边双目赤红的瞪着成吉和陈青云,黄光一亮就要豁然加劲儿,要将两个人生生掐死!

    而就在这时,广场边上不起眼的地方,那个铜钟咚的一声响,两个狼狈的人影从里面落了下来。张狂闻声看了过去登时眉头舒展,那从铜钟里落下的两个人赫然是张辉和金浩。当即,卷住陈青云和成吉的两道黄光暗淡下来,这次让两人缓了口气。不然两人的刚刚入门没多久的大德金刚身的也支持不了了。

    “爹,我在这儿,我没事。”说话间,张辉带着金浩,纷纷脸色苍白的袭射过来。到了张狂身边之后,张辉面露得意之色的道:“爹,儿子的一点小聪明还是有用处的,不然就险些让西陵雪那小子抓住了!”

    张狂听了心头又是一惊,暗道西陵雪果然是来抓张辉了。当即问道:“哦,快些告诉我是怎么回事?那西陵雪呢?”

    ps:压迫的狠了,要收藏和推荐才能翻身!推荐周!推荐过千,加更一章!收藏过三百,加更两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