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九章 心腹大患(二更)
    尹平听了严冬的话,顿时有了恍然大悟之感,点头道:“还是严师弟考虑的周到,既然如此,我们就在这里分头行事吧?”

    “嗯,”严冬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但见尹平马上就要走,又伸手拦住,道:“尹师兄,你且记住,一旦碰到门中弟子,立即让他们尽快赶回宗门。我怕我在宗门待不了多久,这么长时间了,圣山的接引使者估计也该快到了···”

    这一夜,不禁萧天行和严冬在算计着什么,千年大劫将至,每一夜都有人在暗自算计,有的是想在这场杀劫中保得平安,有的却是想在这场杀劫中谋取巨大的利益。种种浮躁的思绪在紫色的月光下翻转,酿成了一条条的害人计谋。

    月心海东海岸寒水宗。

    寒水宗后面高山之上的一座楼阁杳然独立,周围一里内没有一房一人,而是种满了白色的菊花,大片的白色凝结成一种骇人的冰冷肃杀的氛围。这栋阁楼正是寒水宗太上长老水封的居处,平时这里都只是他一个人,外人不得进入一里之内,而此时阁楼的最高的九层上,却是端坐着三人,正在喝着菊花茶。

    这三人正是之前追杀血魔未果,被萧天行捡了便宜而狼狈败走的水封、木刚、邬涛三人。而且看三人的样子,似乎之前和血魔打斗所受的伤都好的差不多了。

    “水封统领的玄阴冰菊真是上好的茶料啊,让人如饮甘露。”身材高大的邬涛,端着小茶杯样子甚是滑稽,偏偏还在那里拍着水封的马屁,那样子就更让人想法笑了。木刚见了就毫不遮掩的笑了起来,同时还接话道:“玄阴冰茶再好喝,能有你黑岛在月心岛掠夺的血柳好吗?”

    邬涛一听,一双牛眼立即瞪了起来,别看他在水封面前恭恭敬敬的但对与同是青色甲衣的木刚却没什么好脸色,大声嚷道:“木刚,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水木园掠夺的血柳就比我黑岛少吗?”

    木刚见邬涛对自己吼,也是冷冷一哼,道:“至少我不像有些人那么虚伪造作,可笑得很!”

    “你!”

    “好了!好了!都不要说了!”见两人还要骂下去,水封脸色一沉,阻止了下来。水封虽然表面上恼怒两人在他面前争吵,担心里面却是暗自高兴。两人之间的矛盾越大,就越利于他在三人中做主导人物。想到自己可以在三人团体中得到最大利益,水封又道:“月心岛肃加已死,新的太上却迟迟不来。你我三人在这一个月里都任凭门中弟子在月心岛掠夺了不少血柳,这事我们做是做了,却不可到处乱说,到底要给月心岛留一份面子。”

    木刚听见水封的话,心中暗自耻笑,这水封比邬涛还要虚伪,都快将那月心岛百年千年以上的血柳偷完了,却还说要给月心岛留面子,面子有千年血柳那么好的药性吗?真是虚伪、可笑之极。虽然心中极为鄙视水封,但是木刚表面上却仍是一副春风和煦的样子。见水封发完话,才出口问道:“水封统领,此番要我们来你这登天阁,并不只是喝喝菊花茶吧?”

    邬涛知道此时要说到正事了,也不和木刚继续争执,其实他并不想和木刚争执,但是这是却是他和木刚私下定下的计谋,让水封自以为可以控制了两人,从而不对两人下黑手。要知道这几个月来,阴阳大世界出现了太多的天材地宝,不仅多而且质量也高,都到了他们这些圣师、太上都闻风而动的地步了,虽然不可以相互生死厮杀,但是之间的龌龊却是不少。而之前三人却通过一系列合作,得到了大量的天材地宝,这才让几人的伤势在短短的时间内,恢复到了一定的程度。否则,以他们之前的受伤之躯,说不定连一些刚晋级的圣师都斗不过,到那时才是丢尽了脸面。

    水封见两个人都看着自己,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此番叫你们过来确实是有大事相商。我得到了消息,大概是二十几天前,太阴派被灭宗了,就连仇奎都已身死。”

    “什么?太阴派被灭宗了?谁做的?”一听到这条震撼性的消息,木刚脸上的和煦微风终于消失不见了,变得惊愕之极。旁边的邬涛也是如此,盖因为一个一流宗门被灭实在是太让人震撼了。

    水封此时脸色也是凝重,道:“消息不会有假,不仅如此,灭掉太阴派的那个人很可能我们都认识。”

    “都认识?”即使木刚自负聪明无比,此时也想不到水封所说的认识谁,究竟是哪个圣师有这个胆子,敢灭掉在太阴派。

    “太阴派逃出来的天级说,是一个武圣,一刀破了他们宗门内禁锢地底火山的符文阵法,勾动地火,活活烧死了仇奎,整个太阴派也成了一片废墟。”

    听见水封这句话,木刚和邬涛终于知道是谁了。他们可忘不了当初是谁在他们的面前一刀生生的将血魔劈成两半的,那人,是三人这辈子的奇耻大辱!不杀此人他们堂堂圣师的屈辱一辈子都会埋藏在心里,会成为心魔阻碍他们的修行。

    “是那人?!”当初邬涛差点被血魔吃掉,是萧天行的那一刀救了他,但是他却引为奇耻大辱,引为木刚常用此事来羞辱他,因此再次听到萧天行的消息,眼中立即露出了杀机,“他现在在哪里?我去杀了他!”

    水封听了却摇了摇头,双眼微眯道:“现在你恐怕是杀不了他了,你们可记得,当初我们去拜访仇奎向其求取丹药时,他就已经是差不多恢复到三阶的实力了,而且当时他丹炉中炼着的神丹也将要出世,估计最后实力又有增加。那人能够在太阴派中将仇奎杀死,其实力很可能不下于仇奎了。”

    水封说完,旁边的木刚就摇着扇子道:“当初走时我就说过,这人吞吃了血魔晶,即使是未成形的伪神药,其功效却仍旧逆天,会使此人成为大患。当时你两都道这人挺不过药力反噬这一关,不愿冒险杀他,现在,想杀他已经晚了。”

    听了木刚的话,水封和邬涛都沉默起来,无论三人间有再多的龌龊,但是杀萧天行心却是截然相同的。此番萧天行的实力达到了三阶圣师的程度,三人都在心中十分嫉妒和痛恨,因为他们都认为那血魔晶原本该是他们的。

    过了良久,水封才道:“每逢大劫,必出妖孽!此人已成了我等的心腹大患,我们还是趁他没有成长起来,尽早将他灭杀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