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寒冰炼狱
    方圆百丈的空气剧烈抖动,一只只乳白色的小狮子咆哮着出现了。数千只小狮子携裹着巨大的声波如同千军万马般朝石矛阵和冰箭雨奔腾而去,小狮子见风就长,等撞进石矛阵时已经一个个数丈之大了,一身声波带着奇异的震动,撕金裂石,将那些石矛一支支粉碎。

    萧天行三波狮吼之后,连看也来不及看,便继续绕着血蛟捅刀子。此时萧天行算是体会到阴阳师那层出不穷的奇妙术法到底有多厉害了,若是一刀杀不死,便留下无穷后患。到现在为止,萧天行已经捅木刚几十刀,却仍旧感觉到里面的木刚没死。但是萧天行好歹松了口气,他相信这木刚即使不死也绝对没有战力了。

    看向下面,萧天行双眼不禁一眯,只见他的声波狮子和邬涛的石矛阵都已消失不见,但是水封的冰箭仍旧铺天盖地的攒射,此时离他已经不足十丈了。萧天行看的还不止这些,更多的目光则是停留在邬涛身上——木刚不死也废了,现在该临到那邬涛了吧。只是这邬涛一身防御强大之极,怕是不好对付。

    体内神力涌进血蛟体内,一挥手,血蛟立即不情愿的腾身往下面的箭雨飞扑而去,而萧天行则是紧随其后,直取凝空而立准备另一个阴阳**的邬涛。血蛟轰下来时,邬涛的**刚刚准备好,见此情景立即释放了出来。周围空气中无数的土黄色的元气被剥离出来,一股股的涌向邬涛,不过呼吸之间便形成了一只巨大的土黄色玄龟,而邬涛正处在其中。

    水封不愧是五劫圣师,虽然此时只有四劫圣师的实力,但是当血蛟冲破一**冰箭,血色有所暗淡速度也有所迟缓;即使是将大德金刚身运转到极致的萧天行,在顶过一波冰箭后也感到有些寒冷,好在体内神力一运转,立即恢复如常。

    轰隆一声巨响,血蛟撞击在了玄龟之上,狂猛的元气波向四面八方涌动开去,迷茫的黄色灰尘和血色煞气中萧天行看的清楚,那玄龟在血蛟的攻击下根本没有受到多大伤害。萧天行当即就改变了方向,撇开了坐守在玄龟之中的邬涛,直接杀向下方的水封。

    水封显然也在施展阴阳**,见萧天行向他杀来不仅不惊恐反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手中印决轰然放开向两边一展手,围绕在他周身不停旋转的数十条白色冰带立即一条条的飞出,飞射的途中便断裂成了无数段,化作一道道白色光芒眨眼之间就将萧天行包围了起来,速度之快让萧天行根本来不及逃出去。

    “寒冰炼狱,封!”

    在水封的一声爆喝中,围住萧天行无数白光登时化作了一个个冰柱,相互交错,眨眼间就形成了一个长宽高各有十丈的牢笼将萧天行困在了其中。萧天行挥起诛天大刀一道占强其中的一根冰柱,登时那冰柱暴起一团浓郁的白光,将萧天行这一刀反弹了回去。萧天行推到了牢笼中央,凝视着周围的冰柱心中沉了下来。

    而就在此时,外面再次传来水封的声音,“寒冰炼狱,炼!”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他手中的印决同时一变,打出一道淡蓝色的水光落到了寒冰牢笼之上,登时一股股寒气从每一根冰柱之中散出,在牢笼中弥漫而不散出,不一会儿就弥漫了整个牢笼,看不清里面丝毫情况了。这还不算,当水封看到寒气达到一定程度后,手中印决再次改变,这一次他的一股带着淡蓝的白色本命元光从他的膻中穴引接到他的印决上,或作一股白色霜气不停地喷向那牢笼。

    这一次水封的额头也出现了细细的汗珠,明显是发挥了所有战力,口中带着不可掩饰的杀意的道:“寒冰炼狱,凝!”

    随着水封的话音落下,他手中天的霜气全部都喷到了牢笼之上,此时那寒冰牢笼已变成了一个长宽高各十丈的巨大冰块,凝立半空。见此,水封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抬头看向那边豁然见到缠住玄龟的血蛟已经消散,邬涛正带着一身血迹的木刚向这边飞来。

    水封似乎想到了什么,挥手招出一大片元气裹着寒冰牢笼降落在地面上。等到三人都站立在寒冰牢笼旁边的地面上,邬涛放开已经虚弱不堪的木刚,恭敬地向水封道:“水封统领威武,这小子在您手下连一招都没有走过,我可是被他那只血蛟缠了好久呢。”

    水封听到了立即哈哈大笑起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停下来,看了一眼木刚发现他只剩下地级的战力了,再看看邬涛,见他满脸讨好自己的样子心中更是舒坦,便道:“你们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笑吗?因为这一战我至少就收齐了三块令牌,天地阴阳五行令已得三分之一,若是收齐令牌进献给门中大能,那就···哈哈哈!”

    水封说着说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再次大笑起来,邬涛虽然心中暗骂水封将令牌独占,但还是陪着笑起来。旁边的木刚则是一脸暗淡,默默地退到了百丈之外的一处大树下,盘膝养伤起来。这一战他所受到的伤害最大,但是水封却绝口不提补偿之事,他现在却也不好争执。

    “水封统领,之前那小子就在收集令牌,也不知道身上有几块。这小子现在该死了吧?”邬涛看着那巨大的寒冰牢笼道。

    水封斜了斜嘴,不屑道:“一个小小武圣,难道还能在我的寒冰牢笼中存活不成,化解了这牢笼,看看他到底为老夫收集了几块令牌!”

    邬涛见水封说着就展开印决要释放牢笼,却奇怪的刚开了个头便不动了,邬涛向水封脸上看去,见他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前方,邬涛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却见到那化作一整个冰块的牢笼上居然出现了一丝裂缝。而在他的目光中,这丝裂缝正在向四周延伸,速度越来越快。

    旁边的水封早已经是满头大汗,手中印决连忙变换再次从膻中穴接引一丝淡蓝的白光,化作冰冻寒霜射向那牢笼,想要补救。但是在邬涛看来,牢笼凝结的速度远远跟不上裂开的速度,不过几息之间,密密麻麻的裂缝已经布满了整个牢笼冰面。邬涛看着焦急的水封,趁他不注意慢慢地往后退去。

    “怎么会这样?”水封状似疯狂的吼了一句,就要再次接引本命元光,却不知道已经来不及了。

    嘭的一声巨响,十丈之大的寒冰牢笼轰然爆开,漫天弥散的霜雾中,大地一震,一个三四丈高的恐怖身影从里面一步跨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