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惨烈
    邬涛此时已经退开了一段距离,将冰尘中的情形看了个清楚,只见那巨大的身影有三四丈之高,更恐怖的是其身上布满了一条条蟒蛇般的青筋,好似批了一层青色铠甲。邬涛再向那隐约露出的狰狞头颅看去,只见那如同利剑般爆开的黑发下,赫然是一张几乎变形的脸。灯笼一般的双目中血光杳然,那样子真个彷如一个降世的魔头一般!

    而看这魔头的样子,不是之前被困在寒冰炼狱中的萧天行还能是谁?

    邬涛在天外天经历大小战数百场,也未曾见过这般狰狞的怪物,心中骇然之下居然一时间忘记了发出攻击帮助水封。

    只见弥漫的冰尘之中,一只巨大的青色手爪带起了猛烈地飓风,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下面还妄图继续凝结法印的水封砸去。水封此时脸色苍白之极,也不知道是刚才使用本命元气过度,还是被这番情形给吓得。不过好歹他也是在天外天回来的统领,眼见施法已经来不及,当即身形一闪,紧之又紧的躲过了萧天行这一巴掌。

    萧天行眼见水封逃过,眼中红光更甚,心中却是叹息。他虽然以法天象地之术破冰而出,却是被水封那渗人的寒气侵入了全身,一时难以去除,气血神力都受到了影响,动作缓慢了许多,否则以水封当时的状态哪里躲得过这一下。

    可是水封逃掉了这一巴掌,萧天行却还有另一巴掌,早就在上面候着。所以水封刚逃出来还没有站稳,就感觉天又黑了,猛烈地风压告诉他此地已是危险之极。水封周身元气猛烈地闪烁起来,几乎瞬间将速度提到了极致想要闪开这一巴掌。

    巴掌落下,又是嘭的一声巨响,邬涛只见一个人影在掌风中跌飞开去,人在半空一口鲜血便吐了出来。看清楚水封吐血落到地上,邬涛登时吓得一跳,正准备逃,却忽然被水封叫住,“邬涛!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他中了我的寒气,动作缓慢,此时不打他更待何时?挡住他让我施展秘法!”

    看见水封一脸杀气的看着自己,邬涛登时有了一种军令如山的感觉,不得不咬牙反身施展开自己阴阳**。萧天行双手前后落下,似乎一时间不能在进行攻击,但是萧天行却清楚,不能给对方缓过气的时间,当即后来落下的那一掌直接追着水封横扫过去。

    尽管这一记横扫还不如刚才的落掌快,但还是逼得水封不得不躲避,手中的秘法也被打断了。短短数息之内几次险象环生,水水封登时气急败坏的向邬涛大吼道:“邬涛,你这个乌龟,如此慢吞吞的,难道想害死老夫吗?快上!”

    邬涛此时手中印决刚好完成,无数的黄光向他汇聚来,玄龟立即再次显现,纵然对刚才水封骂他的话恼怒,此刻却也不得不上。这一次,邬涛不再只是防守了,十数丈大小的玄龟光影一蹭,便横移到了萧天行的身后,龟口一张就咬向萧天行的大腿。此时萧天行一只手正在追击水封,一只手因为平衡关系撑在了地上,根本没有去注意那边邬涛的动作。但是霍然间感到后腿有一种被刺的感觉,萧天行就知道邬涛的这一击自己躲不过去了。

    既然躲不过去,那就不躲!

    萧天行心中一发狠,被玄龟咬上的瞬间猛一蹬腿,登时十数丈大小的玄龟被其一脚踹起,腾空一丈多高,只是那玄龟却在邬涛的印决下死死地咬住了萧天行的大腿不放。萧天行这一踹极猛,猝然之下居然让那玄龟在他的大腿上撕下了一大块肉来,登时,萧天行感觉到了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猛烈的疼痛让萧天行眼中的红光猛然大盛,追着水封的手掌徒然加快了几分,一只手指擦着水封的肚皮将其击飞了出去。眼见水封在半空中再次吐出口鲜血,俨然受了重伤,萧天行这才回头看向自己腿部的伤势。这一看,萧天行脸上的颜色都变了几分。

    萧天行首先看到的就是那裸露在外的森森腿骨,却是大腿后的大半肌肉全被都被那玄龟一口咬下了。一条条断裂经脉血管相互纠结,鲜血更是一股股的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冲击着萧天行的大脑,让他的神智越加的清晰起来,体内是神力自动运转,登时大腿处的血管全被堵住,血肉蠕动将伤口暂时的保护起来。

    玄龟已经被萧天行一脚蹬出数十丈之外,身形涣散,怕是短时间内难以再次来袭击。萧天行见此试着站立起来,再次向水封看去。只见水封跌坐在地上,鲜血洒满了衣襟,苍白的脸上一双眼睛极其阴鸷的看着这边。除此之外,萧天行还注意到手中一个玄妙的印决正在变换。

    “死!”

    萧天行一声爆喝,三四丈的身子站立而起,没有受伤的脚在地上一蹬,浑身罡气勃发轰然之间就向水封撞了过去。这一撞,就好似一座大山从天而将一般,罡气呼啸,飞沙走石。但是尽管如此,水封却是没有丝毫躲避的样子。

    事实上刚才萧天行擦上他的那一指已经断了他大半的肋骨,此刻他根本跑不了。但是跑不了并不意味着他要等死,而是要绝地反击!萧天行撞来之时,他双手在膻中穴一顿,其中的本命元气登时汹涌而出,一股股的盘旋在他的双掌之间,须臾之间便绕成了一朵盛开的白色莲花,花瓣之中带着淡淡的蓝。

    “冰凌天下!”

    当水封从牙齿缝间吐露出这四个字时,他双掌间的莲花豁然破碎,融化成丝丝缕缕的蓝光向四面八方飘散而去。如此情景绚丽之极,但是却让萧天行感觉到了极大危险,此时他离水封不过三四丈了,但是所有的罡气却被挡在那蓝光之外不得寸进。不仅如此,蓝色光丝一出来,便带出了满地冰霜,威势可怖之极。

    情急之中,萧天行豁然将手中的诛天大刀掷了出去。但是一刀刚刚掷出,萧天行便感觉到了身形一顿,所有的感觉瞬间消失了。最后一眼余光,他看到之前窜进地面消失不见得龙虎再次回来了,正向这边飞扑。

    数十丈外,即将要消散的玄龟内邬涛看见那丝丝缕缕的蓝光飘来时,脸色刷的变得惨白,立即消散了玄龟转身就要飞遁。但却仍旧慢了一丝,被那铺天盖地袭来的蓝丝触到,登时化作一座冰雕。

    方圆一里转眼间化作一片冰凌天地,无一物可动。原来,水封的这最后的一招“冰凌天下”的攻击是没有差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