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冰
    这一招冰凌天下是水封体内大半本命元气所发动的绝招,纵然比不上其自爆之威,但是仍旧让周围一里的天地瞬间失色。蓝色光丝蔓延开去,一里之内瞬间化作一片冰天雪地,就连那边受伤打坐的木刚也一起被冰冻住。半空之中飞扑而来的龙虎见此情景,连忙刹住了身子,停在半空中愣在了那里。

    萧天行掷出的诛天大刀的确飞出去了,但是一飞出去即受到了那白色莲花的阻隔,被蓝色光丝一圈圈的缠绕,寒霜在其上面一层层的凝结消磨着它的力量。水封料想到萧天行在被冻住前绝对还会又一次致命的攻击,所以手中印决早早变换,白色莲花冉冉升起,恰巧挡在了诛天大刀的去路上。

    纵然诛天大刀威势已竭,但是和白色莲花撞到一起时仍旧嘭的一声绽放出一圈又一圈的元气波动。最终,白色莲花化作一大片蓝色光丝消散不见,诛天大刀也力道全尽锵的一声落到冰面上。方圆一里的冰雪王国里,唯剩下漫天飞舞还未消散的蓝色光丝和跌坐在那里的水封。

    此刻水封脸色苍白如纸,嘴角胸前全是大片的血迹,但是他看着萧天行的双眼却满是得逞的笑意。盘膝坐正,水封扫视了天空中乱转的龙虎一眼,便在手中施展开了第二个印决,双目眯成一条线盯着被冰封住的萧天行,眼光中的杀机几乎凝成了实质。很显然,水封这时要趁机给萧天行最后一下,送他归西了。

    龙虎的智慧不比成人差,但是危急时刻却想不出任何办法来。下面阴阳**冰凌天地的效力明显仍在持续,若是它下去,不用想绝对会成为一个冰坨掉下去。但是时间紧迫,眼见着水封正在施展杀死萧天行的阴阳**龙虎如何能无动于衷?最终虎目中幽光一闪,来到了那水封上面直对着其猛冲下去。

    在龙虎想来即使自己被冻成了一个冰坨,砸也要砸死水封!

    眨眼之间,龙虎就从数十丈的高空冲到了水封头顶不足三丈的地方,而它的身上早就结满了冰层,但是龙虎的意识还在,就在他有些懊悔这么随着萧天行去了时,豁然瞧见下面的水封猛一抬头,一抹淡蓝色的光芒立即从其手中冲天而起,在撞到龙虎的一刹那化作一个水蓝色的护罩一下子顶住了飞坠的龙虎。尽管龙虎向下的飞冲的力道很猛,但是经过蓝色光丝的消减,在撞击到水蓝护罩时,仍旧只是冲击到离水封头顶不足一拳的地方就止住了。

    看着被冰封住的龙虎,水封再次得意的笑起来,手中运转法诀控制着水蓝护罩将冰封住的龙虎卸到了护罩之外的冰面上。但是在施展完这个护罩之后,水封苍白的脸上已经满是汗水,水蓝护罩也嘭的一下化作了元气消散在空气中,就连空中的蓝色光丝都在飞速的消失。但是这都没有挡住水封的好心情,看着被冰封住的萧天行、邬涛、龙虎以及百多丈外的木刚,水封更加得意自己最后一招冰凌天下的巧妙,让自己成为了最终的赢家。

    尽管得意,水封却没有忘了萧天行,为了避免萧天行再次破冰而出,水封忍着伤势与疲惫再次在手中掐动印决,这次,是真的要杀掉萧天行了。水封一边施展**一边看着冰层中的萧天行,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裹着萧天行的那块三四丈的巨大冰块似乎不对劲,高高的耸立在那里似乎随时要倒下来似的。忽然,他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躲开!

    水封心中警罩出现的一刹那,手中的印决当即停下,拖着受伤的身体翻身就要滚开,但是为时已晚,萧天行被冰冻成的那一块冰块忽然间倒下了,那只掷出诛天大刀的右手上面冰凌参差,倒下的一瞬间如同利剑一般轰然插进了水封的后背。

    这一插不是将水封的后背洞穿那么简单,而是几乎将其拦腰截断。翻身的水封双眼一下子瞪得几乎爆出来,鲜血混合着内脏止不住的从他的口中吐出来。感觉到生命在迅速的流失,水封很不甘,用尽最后的力量再次翻身看向了那被冰层蒙住狰狞的脸,视线渐渐模糊,隐约间,似乎看到了那狰狞的脸上有一抹诡异的笑容···

    太阴派废墟之上,五个天级阴阳师正聚在那里,一个个满脸忧色。其中一个天级道:“严师弟被那武圣抓去了那么久了,会不会有事啊?”

    一个天级听了这话回道:“应该不会有事吧,寒水宗、黑岛和水木园的三个太上长老不是一起追去了吗?”

    这个天级的话说完立即遭到了另外四个天级鄙视的眼神,一个看起来年轻些的道:“那三个太上长老能靠的住吗?你以为他是我们太阴派的太上?难道不知道这几天这三个宗门在两边的乌龙山脉和绿光山脉夺走了多少珍宝吗?”

    “是啊,我看这次他们明明就是让严师弟去当一个鱼饵!”

    五个天级在那里议论纷纷却没有看见天空之中一道黑光从天而降,在废墟的半空中一顿露出两道人影来,一个青铜甲衣,一个白银甲衣!

    下面的上千的民工和太阴派弟子似乎仍无所觉,身着白银甲衣的是一个三十许样子的消瘦男子,他只看了下面一眼立即满面怒色。狭长的双眼冒着寒光,咬着牙齿道:“没想到还真有人敢动我们太阴派呀。”

    旁边的青铜甲衣的老者立即道:“严峰师兄,会是谁这么大胆子呢?难道真的向师祖所说的那样是一个武圣吗?”

    “无需多猜,想那几个本门的天级一问便知!”严峰一挥手,边和老者化作一道黑光射到那五个天级的身边,而直到这时这五个天级才惊觉。

    其中那个年轻些的天级机灵,感觉到着两个人的一身元气和自己的出于同源,当即俯身拜倒,大声道:“恭迎两位师祖回归宗门!”

    这个天级的一拜立即惊动了其他四个天级,纷纷一愣立即都俯身拜下,齐声喝道:“参见师祖!”

    严峰见了一挥手,算是扶起几个天级,看了他们一眼便道:“宗门怎么成了这般模样,快和我说个清楚!”说着他伸手向最先拜下的那个天级一指,道:“就由你来说吧。”

    被指到的这个天级叫严复,乃是严冬的族弟,一听新来的太上让自己说话,立即悲痛的喊道:“师祖,您快去救救我严冬师兄吧?他被那武圣抓走了!”

    严峰本来看见严复这幅样子要生气,但是听到被抓走的那人和自己同姓严,知道可能是本家后辈,于是沉住气道:“不要慌,你先和我说清楚具体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