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情义
    严复当即将前前后后的事情对严峰说了一个遍,其中的重点当然是萧天行怎样杀了仇奎,怎样灭了太阴宗,又怎样将严冬抓去。但是他也没忘记说一说水封三人是如何的欺压太阴派。等到严复说完严峰气的脸都变了颜色,眼睛盯着前方连连道:“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

    随着严峰一生气,他周围的阴元气立即猛烈的波动起来,一圈圈涟漪散开登时吹得废墟之上飞沙走石,几个天级立即静若寒蝉。过了一会儿严峰才继续问道:“那武圣将严冬抓走多久了?”.ttw.

    “有一个多时辰了。”严复答道。

    “一个多时辰?”严峰重复了一下,眉头一皱道:“三个圣师去追一个武圣,这么长时间还没回来肯定是出事了。这样,你们五人赶紧组织门中所有地级弟子向四周搜寻,一旦发现什么情况,立即发出本门信号术法!”

    严复等五个天级立即应是,随即在废墟周围找来了所有地级弟子二三十个,一番吩咐全部向四周散开。之所以没有具体方向,是因为但当时萧天行是抓着严冬直冲云霄而去的,这些弟子根本不知道他们到底去了哪一方。严峰和那老者见所有弟子都向四周去了,也立即冲天而起,同去搜寻起来。

    离太阴废墟数十里之外紧邻着乌龙山脉处有一个小山谷,山谷中原本尽是绿色,只是此时山谷中间却成了一片白色冰域。更加诡异的是冰域之中有几个奇怪的雕像,三个人,一只老虎,还有一具死尸,其中一个人高达三四丈,倒在地上手指插进了那具尸体的后背中。周围连一声虫鸣都没有,安静的诡异,然而就在这种诡异之中,那冰块中的巨人似乎忽然变小了点。

    没错,就是忽然变小了点。

    巨大的透明冰块中出现了一丝空隙,这丝空隙并不是融化造成的,因为其中并没有水分,而接下来的变化则更加明显了,不过几息之间,冰块中的巨人就缩小成正常人水准了。这个人当然是萧天行。还原成正常人大小后他的脸色很青,嘴边也带着冰屑,显然之前并不仅仅是被冰封住表面而已。

    略微小憩了一会儿,萧天行就开始挥手砸起困住他的冰块来,虽然动作很缓慢,但是每一下都很有力,沉闷的砰砰声回绕在整个山谷中。随着时间的流失,萧天行的动作越来越快,拳头上也涌现了尖锐的罡气,变锤为钊。在这里,武圣肉身强大的优势与阴阳师比起来就一显无疑了,被冰冻不过一个时辰萧天行就最先恢复过来,而且在接下来的过程中回复的越来越快。这不仅和萧天行体内未曾完全吸收的血魔晶有关,也与他庞大的神力有关。神力讲究的就是对身体每一寸血肉的精微控制,甚至是细小的损伤能够在顷刻之间恢复如初。

    没要多久,萧天行就钊破了厚厚的冰层破冰而出了,而此时邬涛、木刚和龙虎都未有丝毫动静。萧天行知道水封的冰凌天下十分可怕,冻住了头脑人就连意识都暂时没有了,直到一点点的清醒。所以出来之后,萧天行就来到龙虎旁边,运转体内仍旧微薄的神力透过冰层直接灌输道龙虎身上,替它化解体内的冰寒。

    用神力替别人化解伤势要比自己疗伤慢得多,但是萧天行却没有不耐烦,龙虎最后拼死来救它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但是萧天行却没有看到山谷外一个青色的人影正盯著这里,双眼中满是不可置信和紧张。这个人正是太阴派派出来搜寻的弟子之一,这个弟子一见到山谷中的异状就知道自己发现了重要情况,小心翼翼的退出山谷后,立即手中印决变换,一道黑光从其手中冲天而起。

    黑光冲的极高,且黑色在这大白天里很是明显,等到这黑色到达了顶峰时化作了一只夜枭,呱的一声叫了出来,声音极其尖锐刺耳,估计方圆百里都能听得到。这一下立即将谷中还在为龙虎化解寒冰的萧天行惊醒了。

    看着天空中的那只还未消散的夜枭虚影,萧天行的双眉皱成了一个川字,眼中煞气一股股的涌现出来,似乎随时都要去做什么冲动的事情。但是最终他的双手捏成了拳头,起身走向水封的尸体。他一瘸一拐的,脚步也不是特别快。一两个时辰的时间,纵然他恢复力惊人也不可能不受之前的伤势一点的影响。大腿上少了一大块肉还好说,以他的武功和对身体的控制力并不受太大的影响,但是再加上体内残留的寒气与暗伤的话,那么他的战力就没剩下多少了,估计现在最多也就是个天级的水准。

    来到水封尸体旁边,萧天行快速的在其中翻找起来,一边翻找一边脑海中还快速的思考着。略一思考,萧天行就猜到了肯定是有人在组织人手搜寻自己,最可能的是太阴宗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其他三宗的人。这些人不可能很确定自己现在很虚弱,那么组织这次搜寻的人最次也应该是水封这个水准了。

    想到这里,萧天行的双眼不禁一眯,一只手在水封腹部被砸成烂泥的肉屑里摸到了一块金属,拿出来一看却正是之前属于严冬的地令。萧天行将其在水封的衣服上擦干净后揣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一把捞起那边的诛天大刀,就到了龙虎旁边。

    早在之前龙虎就是化作原型的,有五六丈之大,陇上一层冰层后有六七丈大小,窝在那里就像一座小冰山。萧天行要走,要带上龙虎,先不说会在一路上留下多少痕迹,单是龙虎那庞大而身形就不好掩饰。通过之前萧天行的一段时间的暖化,龙虎显然已经恢复了意识,冰块中的灯笼一般的虎眼正看着萧天行,眼神很是人性化。

    “龙虎!”

    萧天行站在龙虎的头旁,手放在了龙虎的眼睛上。他一直要求自己做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而且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做的。想到这里,他盯着龙虎的眼睛,道:“龙虎,你相信我,我肯定会回来救你的。”

    说完萧天行边头也不回的向旁边的树林中跑去了,冲进树林的瞬间,他隐约的听到了一声轻微的虎啸,那种声音里面有道不明的意味,但是萧天行却听到了信任。眼角隐隐有泪光闪现,萧天行有点拐的迈入树林消失不见。

    而就在萧天行迈入树林不过几十息的时间,两道黑光边先后来到了山谷上空,一个青铜甲,一个白银甲,正是看见听见夜枭叫声赶来的严峰和陆明。严峰先居高临下的在整个山谷一扫,包括整个树林都被他看了一个遍,瞬间他的双眼眯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