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西陵之祭
    “得罪天阴宗?”西陵雪冷酷的面容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不,我不得罪天阴宗,我,要灭了天阴宗!”

    “你!”

    这天级听见西陵雪的话不禁双目瞪裂,哼了一声居然说不出了话来。其实心底已经颤抖了,不知道宗门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个魔神。若是以往也就罢了,但是最近他们的主宗太阴派刚刚被灭,正是他们天阴宗无依无靠之时,本来是想将姚建这块令牌夺走后进献道一个一流宗门中,重新寻求庇护的,但是此时出现了西陵雪,显然一些都不可能了。.doulaidu.

    绝望中,这个天级再次问道:“我们天阴宗究竟哪里得罪了阁下?”

    “哪里得罪了我?杀我家人,屠我宗族,你说你们哪里得罪了我?你们天阴宗造了那么多的孽恐怕早就不记得了吧?”西陵雪今日似乎话出奇的多,性格更是反常。到了这里踩在这天级身上的脚一用力再次喝道:“说!你们天阴宗究竟还有几个天级留守?”

    这天级听了刚才西陵雪的话知道今日绝无生还之机,索性硬气起来,闭口不再言语。西陵雪看了星眸中寒光一闪,手中吹雪巨剑如同铡刀一般挥下,一颗大好的头颅立即被一股热血冲上了天空。一个天级被如此轻而易举在屠戮了,大大的震撼了在场的所有地级,包括姚建在内。

    一剑斩下了这天级的头颅,西陵雪在心中呼了口气,看向那些噤若寒蝉的地级,再次冷声道:“谁出来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放他走。”西陵雪看那些地级一个个动也不动,声音更冷了,“怎么,没有人愿意回答吗?没有人愿意活着离开这里?”

    随着西陵雪的话音,一股如同实质一般的煞气笼罩在剩下的二十几个地级身上,登时让这些地级感觉到向堕入了地狱一般。终于一个花白头发的高瘦地级受不了了,颤抖着声音道:“我说,我说,说完了你放了我。”

    “快说!”

    在西陵雪的威压下,这个地级立即颤抖的道:“我天阴宗一共八个天级,这次除了宗主留守宗门之外,其他的七位长老全部都出动了。”

    “你们宗主具体什么修为?”西陵雪再次问道。

    “天级巅峰。”

    西陵雪听完满意的笑了,微笑着对这地级道:“好了,你可以走了。”

    这个地级一听立即高兴地在剩下的地级嫉恨的目光中小心的向外走去,但是他不过刚刚转过身,一道剑光立即从后面追上将他拦腰斩断。倒地之后那地级还未死透,上半身挣扎着回过头来极其怨毒的等着西陵雪,断断续续的道:“你···不守···信用···”

    西陵雪驻剑在地星眸一丝不眨的看着那地级,听他这样说再次笑了,“我不守信用?哈哈哈!当初你们这些畜生可曾对我讲过信用?这时报应!你们天阴宗的报应到了,灭亡就在今日!”

    西陵雪说着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脸上一片狰狞,尚未等那些地级反应过来,他已经带着巨剑在挥舞这丈许的剑芒在其中掠过,登时数十个头颅冲天而去,一股股鲜血将紫月染成了红色,空气中的血腥味飘出了好远。

    杀完了所有人,西陵雪拄着巨剑在哪里喘息了一会儿,才恢复了昔日的冷峻。对彻底瘫坐在那里的姚建不理不问,默默的将这些天阴宗的阴阳师的头颅收集起来,对着西北方他宗族所在的位置摆成了一个金字塔,而后将巨剑插在旁边,便对着西北方俯身拜了下去,三次叩首,次次头颅咚咚着地。

    “爹!娘!雪儿!你们在天之灵看到了吗子义终于为你们报仇了!不用多久我就会杀上天阴宗,势必将天阴宗满门杀绝,以报灭族之仇,你们在天之灵就好好的看着吧!”西陵雪一声嚎啕,在那里默默地流了一会儿泪。心中想到天阴宗还未彻底铲除,边收拾心情开始了下一步行动。

    他现在那几个天级身上搜索一番,找到了三瓶丹药拿到了姚建面前,毫无感情的道:“交出令牌,我将这些疗伤的药交给你,放你走。”

    姚建看了一眼西陵雪手中的丹药,惨兮兮的笑了起来,看着西陵雪道:“我确实需要疗伤药,却不是这些,起码也要天材地宝级的神丹才行。”

    西陵雪听了他的话,星眸当即变成了一片绿色死死地盯住了他,同时一身煞气已全部笼罩在他的身上。但是姚建却根本不为所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若无其事的对西陵雪道:“怎么?你也想对我严刑逼供,我告诉你,得不到疗伤神丹,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将令牌交出来的。我必须要的道疗伤神丹,救我的女儿。”

    听见姚建这么说,西陵雪眼中的绿光渐渐褪去,问道:“那里可以得到疗伤神丹?”

    “天阴宗有,之前我就是想找他们交换才会中了他们的埋伏。他们的宗门中肯定是有的,你不是要灭掉天阴宗吗?顺手帮我取得疗伤神丹,我给你令牌。”姚建终于说出了他的真实意图。

    西陵雪看了看手中的丹药瓶,从其中拿出一颗疗伤药给了姚建,让他服下,便让他带路连夜往天阴宗赶去。就在西陵雪和姚建走后没多久,从这道山峦与深山相连的方向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一阵灰雾从深林之中用了出来,顺着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如同一条雾龙一般那些阴阳师的尸体涌去,等到灰雾覆盖了那处战场之后,里面立即传出了无比兴奋地咆哮声与嘶吼声,在深夜中传出好远···

    与此同时,阳间炎海和阴间月心海都再次出现了异象,海面上出现了丝丝的灰雾,此时只是刚刚可以看的出来,看着那些灰雾冒出的速度普通人都可以看得出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要不了多久整个海面就会被这种灰雾所充满,到时候就会向岸上侵袭。

    只是此时炎岛上只留下十几个天级主持,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些灰雾的出现究竟意味着什么,虽然觉察出这灰雾与阴阳界中的灰雾相差无几,但是并没有多想。而即使有所想法,一时之间也联系不到太上长老了,算算日期,他们的太上长老应该已经和金光岭的太上长老等人到了阴阳界中了。

    至于月心海,本来也没有人注意这些事,因为靠近月心海附近的几大一流宗门中都没有太上长老坐镇了。但是当一道紫光出现在月心岛的上空,露出一青铜甲,一白银甲的两个人影时,月心海的气氛开始改变了。

    ps:真是对不起呀,都是定时发布的,早上忙着复习功课没看,中午打开一看吓一跳,全是乱码乱字。之前都是好好的呀,不知道怎么就成了乱码了,好在存稿还在,赶紧修改下。请各位多多包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