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安平计
    安平却未回到胖老者的话,而是向那胖老者道:“三爷爷,你怎把我家小白困在这里了,快放了它吧?”

    胖老者瞪眼道:“胡闹!安平,我知道你和那萧天行的关系,但是这次我们非要抓他不可,这龙虎是诱饵,怎么能放出?你玉树婆婆知道你出来了吗?”.hahawx.

    安平看胖老者这样子知道劝说圣山二老放出龙虎是没戏了,于是不再这上面多说,以免引起他们的提防。漫步离开困兽阵同时随意的说:“三爷爷,婆婆要是不同意,我能够出的来吗?”

    胖老者听了当即点头道:“也是,玉树我是知道的,不会让你乱来的。”说着便和那高瘦老者对视一眼,一起带头往木屋那边走去。安平在后面连忙跟上,恰巧不巧的走在众人的中间,严峰几人知道他是圣山真传弟子,也不敢和她计较。

    胖老者一边走,一边打量安平,看着看着便点头笑了起来,夸奖道:“嗯,看样子你上次体内寒气爆发的后患确实稳定下来了,实力也晋升到了二劫,以你的本事对付一般的三劫圣师该不会有问题了。”说着他有意无意的看了陆明一眼。

    严峰见胖老者用言语挤兑陆明,忍不住开口帮道:“圣山真传自然是不同凡响,岂是我们这些一般人能够比的呀。”

    胖老者松山听了呵呵的笑起来,他听出了严峰话里的不满,却根本不以为意,反而顺着他的话的道:“那是自然比不上的,不说其他,你可知道她才修行了多久吗?”

    听胖老者这么一说,不仅是严峰、陆明,就连旁边的邬涛、木刚都好奇起来,虽然不是自己的徒弟,但是到底是圣山弟子,胖老者也有些虚荣心,见众人的目光汇聚过来,当即道:“安平,告诉各位前辈,你今年几岁,又是何时修炼的。”

    安平当即乖巧的道:“安平十岁跟随婆婆修炼,如今已经十五岁了,修炼五载有余。”

    安平的话一出口当即惊呆了在场的其他四个圣师,一个个心中暗道,这就是差距呀,像他们这等一流宗门的内的所谓天才,即使付出百倍的时间,亦不一定有这个成就呀。而就在这些人惊讶间,安平目光一闪,伸出了宽松的白袍中的纤纤秀臂,一个晶莹透明的玉镯附在其上,玉镯里有九条白色的小鲤鱼首尾相逐,不停游动散放着蒙蒙的白色光辉,配合着安平那洁白的皮肤显得美轮美奂,立即吸引了六个圣师的眼睛。

    “三爷爷,四爷爷你们看,这是我走时婆婆送给我防身的九鲤玄冰镯。”安平晃着洁白的手臂炫耀似的说道。

    “九鲤玄冰镯!”

    圣山二老不禁惊讶出声,立即围了上来观看。其他四个圣师也是好奇的围上来观看,渐渐地几个圣师都到了安平周围的一丈之内,看着几人盯着自己手中的九鲤玄冰镯,安平的眼中放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九鲤玄冰镯中的九条小鲤鱼豁然冲出了玉镯,转眼间就在安平周身一丈处形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光罩。

    突然地变故吓得几个圣师一跳,胖老者微怒的向安平喝道:“安平,你怎么发动了这九鲤玄冰镯?快收起来!”

    安平却淡淡的笑道:“既然几位前辈喜欢看,我当然要施展一下给他们看了。”

    而就在安平的话刚落下,面朝后面的陆明忽然大叫:“不好!萧天行把龙虎救走了!”

    几个圣师闻声向那困兽阵望去,却见到困兽阵已经破碎,萧天行手持诛天大刀一跃到了那龙虎的背上,登时龙虎化作一道白光冲天而去。瞬间,九鲤玄冰罩内的六个圣师都急了,胖老者笑脸全然消失不见,愤怒之极的瞪着安平爆喝道:“快收起九鲤玄冰罩!”

    但是安平平根本不为所动,陆明见此直接就要动手攻击安平,却被瘦老者一瞪眼吓了回去。瘦老者对胖老者道:“老三,不要管这女娃子,我们六人同时出手攻击这冰罩,一击就能攻破!”

    六人反应都很迅速,马上一个个变换手印施展出各自的**来,登时六种威力庞大的阴阳**同时撞击到冰罩之上。三个四劫圣师和三个三劫圣师合力一击威力何其强大,一下子就将冰罩震地猛烈的颤动起来,密密麻麻的裂纹如同丝网般出现在冰罩上,安平也如同遭到了锤击一般,猛然仰天吐出了一口鲜血,小脸登时苍白如雪。但是,那布满密密麻麻的裂纹的冰罩却并没有消失!

    嗯?!

    六个圣师登时一个个惊讶出声,圣山二老更是回头看向安平,见她口角流血,脸色苍白,再次喝道:“安平,傻孩子,快收起冰罩,不然下一击会震死你的!”

    圣山二老齐齐等着安平,但是安平却是咬紧了牙齿倔强的看着身旁的几个圣师。圣山二老见安平执迷不悟,登时回头向几个圣师道:“继续!”

    瞬间,六人再次变换手印,又一次同等威力的合击撞击到九鲤玄冰罩上,经历了两记合击安平再也扛不住,一口鲜再次喷了出来,脸色变的灰白,冰罩亦如同玻璃板哗啦啦的碎裂开来。见冰罩破碎,几人立即向天空看去,只见无云的高空上,龙虎几乎变成了一个白色的小点,他们几人在想去追却是绝对来不及了。

    但是就这么让萧天行走,六个人都不甘心,当即圣山二老狠狠地瞪了安平一眼,化作一道白光向萧天行所去的方向追去。严峰看了陆明一眼,也跟着冲天而去,剩下的陆明、邬涛、木刚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追上前面几人的速度,所以索性呆在这里不动。

    安平从怀里拿出一粒药丸服下,看见木屋处程阳和雷鸣正向这边赶来,立即托起手上的身体化作一道白光向着另外的方向去了。陆明,邬涛、木刚三人看着安平远去的方向眼中都有恨意,但是却不敢去追。而就在安平刚走后,一个银甲圣师从西边快速的袭射而来,到了太阴虚的上空,看见陆明几人都在看着远方的天空。当下心中疑惑不已,便降落下来询问究竟。

    “我乃月心岛新任太上李俊,寒水宗太上水封可在这里?”

    李俊落下时陆明几人才发现,听他问起水封,立即一个个面露古怪之色。见对方是银甲统领陆明不好得罪,当即答道:“在下陆明,水封统领已经陨落了,圣山使者和我宗严统领刚追着那凶手而去。”陆明之所以多说一句话,显然是想让李俊也去追截萧天行。

    “杀死水封的凶手?”李俊反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