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泪成冰
    此时萧天行的心境已经发生了变化,心中怒火勃发,再加上天空中那血色巨人冥冥之中的影响,一时之间他的气势节节攀升居然隐隐的和四位四劫圣师巅峰形成了对抗。虽然怒火冲天,但是一战斗起来,萧天行心中立即如同明镜一般明亮——他知道自己的实力还是四劫圣师的水准,远远比不过这四个四劫巅峰,所以,唯有在气势上压过对方,才有一搏的机会。

    就在四人气势上被压住的那一刻,萧天行一步朝严峰迈了过去,踏空如履平地。连跨两步提拳就朝严峰打去,拳风呼啸,罡气裂空!萧天行这次袭击来的突然,即使严峰也是失神了一下,注意到时萧天行的拳风、罡气已经劈散了他周围浓郁的天地元气。可是严峰到底是在混沌海中战斗的了漫长岁月的银甲统领,周身元气一转,迅速往后退去,同时手中印决迅速变换,无尽的阴元气涌现迅速的凝集成一个个的骷髅头,眨眼间就在他的面前化作了一面厚重的大盾,恰好挡住了萧天行势若奔雷的一拳。.huixiaoshuo.

    萧天行这一拳不仅外面罡气环绕,还调动了体内大量神力,当然不会被严峰一个骷髅盾给阻住,呼吸之间就将那骷髅盾锤的灰飞烟灭,然而就是这呼吸之间,严峰已经退出了这一拳的笼罩范围,而这时,另外三人的攻击也到了。

    先是一道紫光笼罩了过来,萧天行立即感觉到灵活的身体一滞仿佛陷入了泥沼一般,他回头看去却是李俊身后升起了一轮硕大的紫色月亮,一眼看去就仿佛真的一般,但是月光却是不知比真实的月亮凝实了多少,十来丈大小的光径死死地将萧天行笼罩在里面。

    而就在同时,晴朗的天空降下了无数雪花,这些雪花一个个在空中盘旋不下,须臾之间就凝聚成两条数十丈之长的雪龙,一左一右的向萧天行绞去。萧天行虽然动作变慢但却仍旧双拳齐出,两道球形闪电般的罡气球隔空轰击向了那两条雪龙,同时脚下移形换位想要尽快脱离紫光的笼罩。

    以萧天行此时的气势与状态若是一打一的话,或许他还真的能够凭借四劫圣师的实力战胜一个四劫巅峰。但是此时却是四打一,那边严峰见萧天行陷入了这边三人的**的围攻之中,岂有不趁机打击的道理。一条巨大的阴森鬼影赫然在他的手印中出现在他的身下,无声无息的向这边的萧天行袭来!

    萧天行见圣山二老两条巨大雪龙刚被自己两记百步神拳轰开,下一瞬间有凝结起来,神威抖擞的继续向他绞来,心中暗叫厉害的同时正准备再来两记狠的,却忽然感觉到双臂一紧,却是被什么从后面抱住了,同时一股恶寒从脊背升起直冲头脑,让他产生了淡淡的恐惧,气势也立即下降了些许。

    偏头一看,豁然瞧见一个狰狞的鬼脸裸露着獠牙咬向自己的脖颈。萧天行心中悚然,浑身淡淡的金色猛然大放,那鬼脸咬在青筋缭绕的金色脖子上登时发出咯嘣的一声,好似牙齿崩断了一般。接着浑身罡气如同一柄柄锋利的刀刃般猛烈地绞起来,要把那缠在他身上的鬼影绞碎。刚猛霸道的罡气确实有用,但是却没能立即将鬼影全部绞碎消散,稍一耽搁,两条巨大的雪龙立即也绞了上来,呼吸之间,便将萧天行缠裹的死死地。

    “出杀招,灭掉他!如此九令才会映射出新的虚影!”

    见萧天行彻底被困住,胖老者平时脸上的笑容全然消失不见,变得杀气森然,和另外三人相视一眼立即一声暴喝发出了彻底灭杀萧天行的口号!萧天行在鬼影,两条雪龙,紫光中剧烈的挣扎,外面四人则是一个个快速的变换着手印,凝结各自的杀招。

    四人施法速度都是不慢,不到三息,两道数十丈长的巨大透明冰剑,一轮硕大的紫色缺月,还有一只同样有数十丈大小的漆黑鬼爪同时凝立在萧天行周围,只待胖老者一个眼神就可以轰然降下,将心头这个武圣彻底轰死。当然,这之前他们缠住萧天行的阴阳**还要撤去,否则就成了萧天行的盾牌了。

    “杀!”

    杀字一出,异变突生,一道巨大的白光从旁边的山头蹿起,如同电光一般冲向了半空中萧天行,此时缠绕在心头身上的雪龙和鬼影同时消散,唯独剩下紫光,而四人早就准备好的杀招一在同一时间碾压而下。可就在杀招压下的一瞬间,那道白光蹿入了其中,一道透明的雪白光罩豁然亮起,瞬间撑起了周围五六丈的范围,一举将萧天行护在了里面!

    “安平!”

    “安平!”

    一声惊急的咆哮和两声讶然的爆喝同时响起,而就在同时,四为四劫巅峰的圣师的杀招同时降落在那雪白的晶罩之上,杀招接触到那晶罩的瞬间,剧烈耀眼的白忙轰然亮起。轰然一声爆响中夹杂着好似镜子破碎的声音,同时还有一道金芒闪过,但是之前耀眼的白光刺得四位圣师都是眼睛闭上,并没有看到这一幕,而就在他们睁开眼睛一看时,半空中早已经空无一人。

    “向北跑了!”严峰一声暴喝指向了北方。只见远出一道红色的光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向北方袭去,然而不管那红色光柱变换的速度多快,天空中凝立的血色巨人虚影的变换却并不大。

    圣山二老神色复杂的看向那光柱,呼吸一紧立即喝道:“他们跑不了多久,追!”

    红色光柱源头,一只五六丈长的白虎正追风赶月一般向北急袭,龙虎之上,萧天行几乎全身**,但是他却并没有一点在意,而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怀中的人儿,眼中泪光杳然。谁说男儿无泪,只是没有被触动罢了。

    “安平,你为什么这么傻?”萧天行的声音好似并没有太多悲伤与焦急的样子,反而是异常的平静,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平静,只是觉得内心深处好似有什东西被打开,里面一个纤瘦的身影渐渐地凝实,渐渐地清晰。

    他的怀中,安平口角的残留着鲜血,脸色苍白的如同她那一身雪白的长袍,但是却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天行哥哥,我要你好好地活着···”

    听见安平这一句话,萧天行眼中泪水再也止不住,一滴滴的落下来,全部打在了安平的脸上,瞬间就结成了冰珠,不仅如此,他环抱住安平的一只手也伸出来了,去轻抚安平的脸庞,那手上全部是白色的冰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