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邪魔狂啸
    蓝莲花乍见这黑色邪魔心中一惊,往之前他手下阴阳师阻击邪魔鬼怪的地方看去,却见即使各色手下无论是地级还是玄级都已变成了一具具干尸。此时再听见这邪魔的话,蓝莲花心中立即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危机感,手中印决立即掐动,身边的吞天灵蟒突然嘶吼着绞向黑色邪魔,她自己则是借着这个机会,飞快的搂着怀中的孩子王城外飞去。

    尽管明白自己此刻可能自身都难以保全,可是蓝莲花仍旧没有放弃怀中的小女孩。.ttw.

    那黑色邪魔见吞天灵蟒缠上来,一点都不在意,尖啸一声黑色的身影立即如剑一般的向吞天灵蟒斩去,速度飞快,身形诡异,一息之间便围绕着吞天灵蟒穿梭了十几圈,接着身形一顿便双眼之中红芒一闪从低空掠过带起一大片血气,直往飞向城外的蓝莲花追去,半空中吞天灵蟒哗啦啦的化作一片水雾散了开来,而刚刚出了城的蓝莲花则是一声闷哼,嘴角留下了一丝鲜血。

    蓝莲花眼中惊恐之色一闪而过,便是周身蓝光一闪向东疯狂逃去。她身后那黑影则是怪叫连连,不断地向她接近,“嘎嘎嘎,我的美味法师,你跑不了的!”之后,这黑影身影一闪直接拉成了一条黑线,几息之间便到了蓝莲花身前将其挡了下来。

    “说过,你跑不了的。”黑影一顿便怪叫着向蓝莲花窜去,匆忙之间蓝莲花连连打出一道道水幕挡在前面,只是黑影攻击犀利之极,蓝莲花布置的水幕连连告破,很快便变得岌岌可危起来。蓝莲花心中已经快要放弃希望了,就在这时,她瞥见数十丈外两处空气涟漪荡漾开来,两个白袍人从中迈步而出。

    还没等蓝莲花求救,那两个白袍天级已经连连变换手印,一条吞天灵蟒和一柄金色大刀迅速的在空中凝现,在那黑影措不及手之间,吞天灵蟒将黑影缠住,金刀则是放出梦里的金芒一斩而下将那黑芒斩成了两截。蓝莲花见此心中立即一松,想要向那两人见礼,却是忽然听见一声惊叫。

    “小心!这邪魔还没死!”

    被惊醒过来的蓝莲花这才瞥见两道黑影绕过她的水幕从两边向她蹿来,心中一惊立即周身蓝芒闪动,脚下的云气疯狂勇气化作一道水茧将其包裹起来。两道黑影在水茧上连续撞击了三下没有攻破后,立即尖啸一声合为一道往炎海的方向袭射而去。

    蓝莲花在水幕中见那黑影走远,这才散开了水茧抱着怀中的小女孩向前方两个天级盈盈一拜,道:“在下炎岛蓝莲花,多谢两位道友相救,不知两位道友高姓大名?”

    说完,蓝莲花便看向了那位使出了吞天灵蟒的天级,这人不是她炎岛的,但是所用阴阳**却是炎岛的无疑。当即静静的听这两人自报来历。

    “在下金刀门门主,谢阳。”头戴七星冠,胸前绣着一大把金刀的雄伟中年人道。

    另一个人三十许模样的青年则是冷冰冰的,说话间脸上全无表情,“炎岛弃徒,吕星。”

    听见吕星的话,蓝莲花脸上的表情立即一凝,心中则是暗自思踹,炎岛何时曾出过一个叫吕星的天级弃徒。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起来,谢阳见此立即出来打圆场道:“蓝道友,炎岛看来你也回不去了,我们从云梦泽出来时,东边各处也是灰雾连天,怕是将要出现万古难见的大劫了。接下来也不知道要遇到什么,不如我等结伴一起走吧?”

    蓝莲花听了也十分意动,但却问道:“那谢门主准备去哪里呢是回阁下的宗门吗?”

    谢阳听了哈哈一笑道:“金刀门目前就我一个人,我在那里,金刀门就在那里,哪里需要回去?我们去找可靠些的一流宗门先投靠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

    蓝莲花听了摇头道:“怕是去了其他宗门也一样,”她另一只手指着天空中那血色的巨人虚像接着道,“你们看见那异象没有,据我所知,这是九令齐聚才有的异象。早在月前,阳间所有一流宗门的太上长老都一起前往阴间了,此时怕是正在为那九令而争斗呢,其他宗门,在这场大劫中也不定能撑多久。”

    谢阳和吕星两人早在半天前虚影出现时就注意到,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闹出了这么大动静,但是那红色光柱明显在阴间,离两人太过遥远,后来又出现了混沌气流大爆发一事,两人就没在意了。这时听见蓝莲花说这血影巨人异象和天地阴阳五行令有关,不禁再次抬头观察起来。

    而就在三人同时看向那血影巨人异象时,却忽的纷纷眼神大变,瞳孔瞬间缩小,谢阳不禁喃喃道:“异象开始变化了,这是怎么回事?”

    半个时辰前,萧天行在身后铺天盖地的邪魔鬼怪的追击下逃进了阴阳界中,后面追击的那些邪魔鬼怪当然也追进了阴阳界中,圣山二老等一众圣师同样不例外。而就在萧天行在阴阳界中疯狂奔袭时,一个灰色的人影忽然出现将他挡了一挡,而就是萧天行被挡住的这一会儿,追在他身后的大量邪魔鬼怪立即在此将其紧紧地包围了起来。

    面对疯狂无比的众多邪魔,萧天行寸步难行,大德金刚身在无数次的撞击下也难以承受,他不得不重新撑起了护体罡罩,被死死地困在了一座小山上。而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外面传来一阵嘎嘎的怪笑声,嚣张至极。

    “人类武者,你可还记得我耒阳吗?”

    “阳魔耒阳?”萧天行惊疑道。

    “错!现在本座已经是圣魔,你应当尊称我为圣魔大人!人类武者,真没想到你居然是阴阳界令的得主,这一次我可要为魔尊大人立下大功了,嘎嘎嘎!各位魔尊大人有令,攻入阴阳世界,夺取界令!夺得界令者,拔为魔帅!嘎嘎嘎,我耒阳要一飞冲天了,嘎嘎嘎···”

    圣魔耒阳子啊外面疯狂的怪笑着,而萧天行则在里面死死地撑住护体罡罩,抵挡着那些低级邪魔无穷无尽的攻击,同时双眉不禁紧紧的皱了起来,心再次沉到了谷底。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神力和气血在急剧的消耗着,萧天行不禁想,难道自己只能走到这里了吗?

    阴阳界中。圣山二老和一众阴阳师在里萧天行百丈之外的地方疯狂的击杀着无数邪魔,看着里面萧天行的闪亮的护体罡罩,一个个都在心中不停的祈祷,想要萧天行多支持一会儿,然而,人力终究是有穷的,就在邪魔中圣魔耒阳出手一击中,萧天行的护体罡罩终于支持不住,嘭的一声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