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章 界令空间
    听萧天行说完自己的经历,欧阳迟也收起了那副跳脱的神态,静静的思考起来。但是过了好半响仍旧没想出什么结果来,只是在洞府中不停地转转,一边转还一边道:“想不通啊,实在是想不通。哥的见识太短浅了,实在是不知道那些牛人中的事。”

    萧天行见欧阳迟也给不出什么建议,就不在这件事上浪费时间,对欧阳迟道:“欧阳前辈,此地不宜久留,您看还有没有什么东西没带的,收拾收拾我们到圣武山去吧?”.ttw.

    欧阳迟听见萧天行的话,惊异的看着他,道:“哦?你有办法带着婷儿的水晶棺出去吗?再加上我的东西,即使你用上法天象地也不一定拿的了吧?”

    萧天行一听欧阳迟的话就笑了,“前辈,不要说这点东西,即使您拿出来的东西再多十倍,我也可以照样可以将其带走!”

    看着萧天行牛气冲天的样子,欧阳迟双眼一瞪看着而萧天行好似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试探的问道:“难道你小子得到了传说中的空间戒指?”

    “您说的空间戒指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界令确实有一个可以储存物品的空间。”

    谈笑之间,萧天行脸上紫光一闪,太极八卦状的微型界令立即浮现在他的眉间,照出一道黑光对着欧阳玉婷的水晶棺一罩,欧阳玉婷的水晶棺立即变小飞入了那界令之中。

    这神奇的一幕直接看的欧阳迟呆了,愣了好半响才跳了起来大叫了一声“耶!”,再次跑过去抓住萧天行的衣服,痴痴地问道:“哎,小子,不,是兄弟,你这空间能装人不?”

    “不能,凡事活得东西都装不进去。”萧天行摇头道。

    “那你这个空间有多大?”欧阳迟追问道。

    萧天行扫视了这个洞府一圈,道:“现在大概两三个这个洞府这么大吧,不过将来可能会更大。”

    “两三个大!”

    欧阳迟听了再次吓了一跳,接着就拽着萧天行的衣服往外走,一边走还将手中提着的大包袱随手塞给了萧天行,示意他收入空间中。萧天行也不恼,笑着跟着欧阳迟往外走去。洞外仍旧是一片混沌,无尽的灰色气流汹涌澎湃,里面各种邪魔鬼怪疯狂的飞蹿尖啸,不要命的撞击着挡在洞口的罡罩,但都是一个个无功而返。

    此时见萧天行和欧阳迟从洞中走出来,立即一个个贴在了罡罩上张牙舞爪,嘶声尖啸,全然一副无比狰狞嗜血的样子,极其骇人。“哼,找死!”萧天行轻哼了一声,原本贴在整个洞府内的罡罩瞬间缩小到两人周围三丈之内,同时一股如刀如剑的罡气猛然爆发,将那些在洞口来不及退开的邪魔鬼怪全被搅成飞灰。

    眼看着萧天行呼吸之间就让上百的邪魔灰飞烟灭,欧阳迟这才从心底体会到了萧天行的厉害,心中暗叹,奶奶的,猪脚就是猪脚,这么牛逼!

    两人带着一股庞大的罡气风暴在混沌气流中一路杀伐,照直进了欧阳迟的平时炼药的那个洞府。一会儿后,欧阳迟的炼丹室中,萧天行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满眼的不可思议。他敢肯定,自己这一辈子见到的稀奇古怪的玩意加在一起也没有在这里见到的多。

    像那什么自己发光的水晶球,自己旋转的轮子,还有会说话的人偶,各种各样说不出名字的东西,一样样的摆在炼丹室中在**裸的向萧天行炫耀着它们的稀奇。

    欧阳迟见到萧天行这一副痴呆的样子,嘿嘿的笑了两声,得意的道:“怎么,小子傻眼了吧?我告诉你这些都不算什么,现当初哥在我家乡可是最伟大的发明家。这些只是我随手做的小玩意儿而已。将这些都收拾一下带走,没问题吧?”

    “没,没问题。”萧天行呆呆的点了点头,额头的微型界令再次浮现在眉心,照出一大捧黑光笼罩了整个炼丹室,立即所有的稀奇古怪的玩意都在轻微的颤抖起来,接着就一个个都缩小成一个个小点飞快的蹿进界令之中。

    “好了,欧阳前辈,我们走吧?”萧天行说着就要伸手去拉欧阳迟带他走,但是欧阳迟却是用手挡住了,道:“哎,我还是习惯坐自己的筋斗云,放心,速度不慢的。”

    说着欧阳迟就放出了他不知道何时收起来的云气,几息之间就全部成形,将两人载了起来,欧阳迟见萧天行在其外罩上一层罡罩,立即喝了一声:“起!”一声起,登时云气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霄而起,几息之间就到了数百丈的高空之上。

    萧天行站在云端向着四周眺望等待着欧阳迟启动他的筋斗云,但是等了一会儿却迟迟不见动静,就向欧阳迟看去,却见他也等着眼睛看着自己。“走啊!你不拉着它走,它怎么会走?”欧阳迟脸不红心不跳的道。

    听见欧阳迟这句话,萧天行愣了半响明白其意思后险些栽下云头,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却看到远方的一处异象。

    只见在地球谷的东北方,一大片灰色的混沌气流直冲云霄,占据了好大一片地方,但是在这一大片混沌气流之中却有六团巨大的光球悬浮在高空,不停地在旋转着放出了六色光柱罩住了那大片混沌气流中的一片地方。然而混沌气流中却形成了九条巨大的灰色巨狼,一个个张开狰狞巨口不停地撞击撕咬着那光柱,。一攻一守,猛烈地争斗使得那周围上半天空所以得天地元气都是一片混乱,如同末世一般。

    “欧阳前辈,那里是什么所在?”萧天行指着那异象处向欧阳迟问道。

    欧阳迟懒洋洋的从云气中爬了起来,看了向了萧天行所指的地方,立即夸张的变换颜色大喊起来,“诶呀!六阳山好惨咧,这下子恐怕是完了!”

    “六阳山!”

    萧天行听了也是一惊,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他的心中升起。毫无疑问,六阳山的张家三人是他的敌人无疑,但是六阳山同样也是他亲生父亲的宗门,他还记得当初自己被张狂追杀时,六阳山的宗主曾来救过自己,欧阳迟说那人也姓萧,谁能说他和自己就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看样子,现在六阳山遇到的显然不是一般的麻烦,之前在阴阳边界遇到的十位圣师中,六阳山的只有张狂一人,显然六阳山的太上长老还在山上。而一路上其他宗门包括红枫山在内的宗门都是一空,看样子很可能是都汇聚道六阳山寻求庇护了。却没想到被邪魔聚集重兵团团包围,敢去招惹这么多阴阳师的聚集地,这些邪魔肯定不简单。

    萧天行一时心中纠结,到底救是不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