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神器再显威
    本来萧炎虽然重视萧天行,但骨子里还是有阴阳师对于武者那种天生的尊贵感,可是萧天行临走时的这句话,却让他将萧天行在心目中的位置再次上升到了另一种高度。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即使是萧炎也不知道千眼魔皇就镇压在玄冥塔下,但是萧天行却自己看出来了。萧炎很清楚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萧天行绝对有成为大能者的潜力!

    一位九劫圣师巅峰战力和一位大能者在天外天完全是两种地位,一个天一个地,全然不可相比。若是萧天行能够成为大能者,那么武者想要在天外天占据一席之地就绝对不是梦。或许,这就是萧天行敢于提出第二个条件的原因,萧炎心中暗想。.doulaidu.

    其实事实并不像萧炎想象的那样,萧天行之所以提出第二个条件完全是遵从真武老怪的主意。真武老怪告诉萧天行,武者现在如果想有出路,就必须学会和阴阳师和平共处,必须在天外天占据一席之地。真武老怪愿意出力去促成这件事,萧天行也只是借机提出来而已。

    萧天行则没有想那么多,和萧炎谈完条件之后他直接下塔而去了,等到了第三层时,看见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张连,萧天行的身形忽然一闪到了其身旁,伸手在他肩膀上轻轻一拍,便闪身到了楼梯口处继续往下而去。由于萧天行的身法实在是太快,第三层的这些玄级阴阳师根本看不见什么,只有张连感觉肩上被人轻拍了一下,睁开眼时恰好看见楼梯口萧天行的背影。

    不知怎么的,张连忽然心中感到一股恶寒,似乎浑身都冷了起来。但是以他的见识,并没有将自己这不适的感觉将萧天行的背影联系起来,只是以为自己在这里运功过长,身体有所不适了。向第三层的负责人看了一眼,张连毫无忌惮的从自己位置下来,找了一个天地元气稍浓郁的地方睡了。那个负责人是他赤峰一脉的,无奈的笑了笑却没有说什么。

    萧天行走出了楼梯,见萧潜正等在外面,淡淡一笑何其打过招呼便一起前往六阳正殿。从雪白的冰湖上往回行走间,萧天行回头看了一眼那黑色的玄冥塔,嘴角邪恶的笑容一现即逝。三日后,就在三日后,张连的生活就会悲惨起来,他会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虚到他再也上不了一个女人,一直尿血,余生全部在床上度过。

    对于萧天行来讲,这样去惩罚张连正好,张连甚至是张家都已经不配给他这种层次的人为敌了。他们现在就是萧天行掌中的蝼蚁,想怎么捏就怎么捏,全凭心情,或许将来欧阳玉婷顺利的复活了,萧天行心情一好就决定不再折磨张家了也不一定。

    不过一会儿,萧天行和萧潜就到了六阳正殿,向萧潜和欧阳迟交代一番,萧天行便准备为六阳山化解这一劫了。化解现在六阳山的危局对于萧天行来讲真的很容易。之前在六阳光柱外萧天行将围攻六阳山的邪魔的虚实看了个大概,正因为有所把握,他才进入六阳山的。

    不知道为什么,天外天的高端战力在界内出事之后一直没有出来,圣山和神谷也是如此,按照萧炎所说很可能是被邪魔以其他手段拖住了。这种大劫中的主要战力是圣师和大能者,现在多没有过来,所以由九个六七劫圣魔带领的邪魔大军就将六阳山在短短两三天之内逼上了绝境。如果没有横空出世的萧天行来横插一脚,或许这九个高级圣魔带领手下的数百中低级圣魔和不可计数的邪魔鬼怪真的成功的攻破六阳山,将千眼魔皇给放出来。

    但是现在这一切都将因为萧天行这个变数而改变。

    交代好萧潜和欧阳迟后,萧天行拿出了铁旗直接冲到了六阳光柱的顶上,将铁旗变化成数十丈之高大,在高空的罡风之中显得有些遮天蔽日起来。而萧天行自己也变成了数十丈之高大,擎起铁旗就开始猛烈的摇动起来,登时血红色雾气汹涌而出。

    血色雾气就如同九天之上的天河之水倒灌一般,对着六阳光柱哗啦啦的涌了出来,不过十数息便将万丈之高的六阳光柱全部覆盖住了,原本的六色彩光也变成了朦胧的血光,在一片昏沉沉的混沌气流中显得尤其诡异。但是那些邪魔鬼怪们却是不这么想,它们以为是大量的血气,一个个更加疯狂的往这血色光柱攻击起来。

    这种攻击比之前强了数倍,登时血色光柱开始嗡嗡的动摇起来,似乎是随时都要崩溃一般,一时间将里面的阴阳师们惊得冷汗直流,而邪魔鬼怪们那铺天盖地的尖啸声也更加的疯狂了。但是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轰隆如雷的鼓声瞬间将这些邪魔从天堂送入地狱。

    却是萧天行在高天之上用双脚猛然踩起了雷鼓。

    如果说萧天行所带的神器对阴阳师们的伤害是一的话,那么对邪魔鬼怪的伤害则是十!再加上现在六阳山的阴阳师们有六阳光柱和血色雾气的双重保护,受到雷鼓的伤害微乎其微。而对于那些邪魔鬼怪来讲,则是灭顶之灾了。

    鼓声方一响起,不计其数的低级邪魔鬼怪就就被震得烟消云散,等到那向周围百里扩散的涟漪释放出无数道雷霆闪电之时,天级之下的邪魔鬼怪几乎立即全灭。当然这次围攻六阳山,混沌气流绵延上千里,区区百里不过是十分之一而已。可是这也让那些始终处在前方的圣魔们难受甚至是受伤了。

    看着下方的刚刚出现的百里虚空再次被混沌气流和邪魔鬼怪填满,萧天行不在意的笑了笑,将手中的巨大铁旗往虚空一立,手掌豁然出现了一张绚丽的紫色大弓。

    先是对着东方,萧天行将无形的弓弦一拉,登时一片浓郁的紫色光幕布满了大弓之中,使其看起来像一个巨大的紫色扇形。危险的气息与凛冽的杀机已经积累到了最高峰。

    嗡!——

    一声轻轻地弓弦弹响,清澈的声音不大却似乎响彻了整个天地,一片紫色的光幕随之向东方覆盖而去。一息之间便覆盖了东方千里之地!此时再细细一看,那弥漫整个东方的哪里是什么光幕,分明是如同光幕一般布满天空的紫色箭雨!

    霎时间,下面的邪魔的尖啸声变得无比凄惨起来。一个个更加疯狂的往外飞袭而去。东方的这一幕残像让其他三方的邪魔鬼怪一愣,但紧接着也一个个疯狂逃窜,可是却已经迟了。

    几乎是那光幕出现的瞬间,萧天行毫不喘息的依次在其他三方各射出了一箭,三息之后,紫色箭雨布满了六阳山方圆千里的苍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