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魔舞圣山,朱果九窍
    极北之地,无垠雪原与苍茫雪山交界处萧天行凭空而立,暴风雪在周围肆掠的呼啸,远处湛蓝的天空出现了一片片细密的涟漪,里面沸腾的混沌气流和冰雪造成的亭台楼阁交杂显现。萧天行花了十数天从阴间赶到此处,见到的便是这番景象。

    果然如同萧天行所料的那般,圣山也出事了。.ttw.

    心中担心安平的安危,萧天行当即不再犹豫,化作一道青金色的光芒冲进了那涟漪之中。

    进入到圣山之中,萧天行见到的便是一幅大战的场景。昔日圣洁的巍峨雪山此刻倒是都是一片片混沌气流,显得乌烟瘴气。天空,大地,到处都在激战,战斗双方多为圣级,但是邪魔一方的低级邪魔鬼怪也不少,让圣山低级弟子不得不退缩到圣山的各个防御阵法之中。

    圣山广大,现在场面又混乱,萧天行想要找到安平一时间根本没有任何头绪。在天空之中四处穿梭想要,一些敢过来惹他的圣魔都被他随手湮灭。终于他在半山腰的一处天空中看到了一个对自己有帮助的人——玉树婆婆。

    此时,玉树婆婆正在与两个五劫圣魔战斗,只见之前安平所用的那个九鲤玄冰琢,在其手上进可攻退可守,备用的出神入化,让那两个五劫圣魔一时间根本奈何不了他。萧天行见了立即出手帮忙,两只金色罡气恍然间打出,化作两只大手掌一把抓住那两只圣魔,猛地一捏,金光闪烁间,玉树婆婆就见之前还和自己斗得旗鼓相当的两只圣魔灰飞烟灭。

    “是你?!”看见救她的人是萧天行,玉树婆婆不禁惊讶道。

    “是我,萧天行,玉树婆婆,龙虎可将安平送回圣山了?”萧天行身形一掠便到了玉树婆婆的旁边。

    玉树婆婆深深地看了萧天行一眼,便沙哑着喉咙道:“你跟我来。”说完便向半山腰落去,萧天行紧跟在其后面。

    两人降落到了玉树婆婆的那所冰塔前,打开塔门两人便一前一后迈入其中,刚进入其中,一道白色的身影便扑向了萧天行,萧天行却是毫不惊慌的用手抵住,轻抚那白色身影的头来。却是送安平回圣山的龙虎,龙虎轻轻地低吼,似乎是在向萧天行说什么,萧天行明白他的意思,安抚了几声,便随着玉树婆婆往塔上而去。

    一直到了最高的第七层,萧天行才在一张冒着浓浓寒气的寒冰床上看见了昏迷的安平。只见此刻安平整个人都被冰封在寒冰床上,双眼紧闭,乍看去和一个死人无甚差别,萧天行先是惊了一下,但是随即感觉到那冰封的安平仍旧有微弱的生命力,这才稍微安心。

    “婆婆,安平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才能治好?”萧天行向旁边的面无表情的玉树婆婆道。

    “安平是老毛病,当年她体内的一种寒气十分特殊,虽然在七彩凝心珠的帮助下,变得纯粹温和一些,但是并没有根除掉。这样一来,她只有普通人的寿命。但是如果修炼我们圣山的一种特殊的功法,则可以利用这异种寒气,使其修为突飞猛进,不过却像在体内埋下了一种可能被引发的后患,随时可能要了她的性命。当时我给她两条路选择,做普通人,或者修炼这种功法,她选择了后者。我曾经问过她为什么,她说,她要见到自己的父母,她要见到天行哥哥。所以····”说到这里,玉树婆婆沙哑的声音停了下来。

    萧天行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心中不禁再次自责自己没有照顾好安平,让她遭此劫难。他不禁走到寒冰床边,伸出手去抓安平的那苍白几近透明如冰的纤瘦手臂,玉树婆婆见了忙出声提醒:“不可···”

    但是萧天行好似没有听到似的,依旧碰上了安平被冰封的手臂,登时那白色寒气如同附骨之疽般的蔓延上萧天行的手掌,凝结成和安瓶身上一样的寒冰。萧天行没有去管它,但是这寒冰蔓延到了萧天行的肩头后仍旧止住了。这一幕看的即使如同万载寒冰的玉树婆婆,眼中也是露出了动容之色,心中再次将萧天行的修为拔高。

    “婆婆,到底怎样才能治好安平?”萧天行静静的问道,这种声音平静却是坚定如山。

    “要救安平,说难也难,说容易也容易。救她,需要用到一种神药——九窍朱果。有了这九窍朱果作为主药,配合其他几种珍惜草药,可以一次将安平的病治断根,并且让她的修为直接上升到一种不可预测的程度。”玉树婆婆慢慢的说出了救治安平的办法,说完就静静的看着萧天行。

    “九窍朱果,神药?!在哪里可以得到?”萧天行只是略微惊讶了一声便毫不犹豫的问道。萧天行没想到要救治安平,居然需要神药,服用过次品神药血魔晶的萧天行当然知道神药有多么珍贵难得,但是仍旧准备为安平讨得。

    玉树婆婆见萧天行答应的爽快,还以为他不知道神药的珍贵,便道:“你不要答应的太快,你知道神药的有多么珍贵难得吗?”

    “当然知道,之前我就吞食过一枚次品神药血魔晶,这事我心中有分寸,无论代价多大,都要治好安平。婆婆还是直言相告吧,无需担心其他。”

    “好,安平倒是没有看错人。我告诉你,九窍朱果就在这圣山的山顶最寒冷的地方。我听闻此果万年方熟,如今正是我圣山九窍朱果成熟之期。只是它珍贵异常,因此常年都有大能师祖看守,能不能取得它就要看你的本事了。”玉树婆婆缓缓地道出了这九窍朱果的出处,萧天行却没想到原来就在这圣山之上。

    “这位大能是何级别?”萧天行凝眉问道。

    “师祖号冰岩尊者。我看你的修为虽然高超,但料想还不是大能,现在我圣山正处于危难之中,冰岩师祖也在与来犯的邪魔大能战斗,若是你能够帮忙打退邪魔,说不得有一丝机会向冰岩尊者讨要这九窍朱果。”玉树婆婆还是很关心安平的,向萧天行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萧天行听了目光平静,但是附着在他握着安平手臂的右手上的寒冰却在一阵金光中化作了一片寒气,飘散在四周。金光闪烁的手掌轻抚了下安平的脸庞,萧天行轻轻道:“安平,天行哥哥对不起你,但是这回无论如何都要将你的病治好。”

    说完,萧天行变化做了一道青金色的光芒从打开的天窗直接飞射出去。玉树婆婆看一眼他远去的身影,又看了一眼冰封的安平,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痴儿,他的心中虽然有你,但是却不是你那种感觉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