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邪魔公敌
    “什么你要九窍朱果?!”冰岩尊者惊讶道。

    “正是。”萧天行点头道。

    冰岩尊者拧起了眉头,“九窍朱果乃是神药,万年方成,珍贵无比。此番即使没有你,我圣山也不见得损失太大。仅仅是帮我圣山退去邪魔,就想要这神药···”冰岩尊者没说了,却摇了摇头。soudu.

    见到冰岩尊者这幅姿态,萧天行的脸迅速的冷了下来,双目一眯,道:“既然如此,尊者就继续和这黑爵魔尊打吧,在下恕不奉陪了!”

    萧天行说完便要往远处退去,哪知道不过刚退开几步,就被冰岩尊者叫住了。

    “那个,慢着,慢着,你走那么快干嘛,漫天要价,就地还钱吗,我可以答应将这九窍朱果赠给你,不过你还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好向圣山的其他大能交代。”冰岩尊者焦急叫住萧天行道。

    “什么条件?”

    “日后我等想你询问有关于界令的秘密,你不得隐瞒!”冰岩尊者说完,就忐忑的看着萧天行,看他是否答应。

    又是界令。萧天行心中暗笑。但还是装着沉思了一会儿,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见萧天行点头同意,冰岩尊者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同时心道,这回我可替圣山立了一大功。然后便厚着脸皮向萧天行道:“如此,还请帮忙退去这黑爵魔尊吧?”

    黑爵魔尊一直在看着冰岩尊者和萧天行在哪里讨价还价,并没有出手去阻止,他倒要看看这个界令得主在谎言被自己揭破之后,还有何阴谋诡计。而且千眼魔皇现在都未曾有消息,他确实希望能从萧天行这里得到一些。

    萧天行神色淡然的看着黑爵魔尊道:“魔尊,千眼魔皇确实不能在帮你们的忙了,因为,她已经成为了我的阶下囚。”

    “什么?你说什么?”黑爵不可置信的道。

    萧天行笑着重复道:“千眼魔皇已经成了我的阶下囚。”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伟大的千眼魔皇怎么会被你这个连大能都不是的蝼蚁所擒住!”黑爵魔尊双目通红的咆哮起来。

    “就知道你不信,也罢,让千眼魔皇和你说个话吧。”萧天行说完,他头顶的界令便一阵波动,接着传出来千寻的那清脆悦耳的声音。

    “黑爵,外面的是黑爵吗?我记得我走时你还只是个角魔族的将军,现在居然已经是魔尊了。我确实是被这个臭小子抓住了,你们还是退去吧,记住,以后如果有一个叫阿木的找过来,一定要让他来救我。让他···”千眼魔皇的声音到此戛然而止。

    “现在你该相信了吧。”萧天行眉头一挑看向黑爵魔尊道。

    黑爵魔尊仿佛不敢相信事实一般的摇着头往后退了一大段距离,冰岩尊者看着暗自觉得可惜,若是黑爵不退,说不定就可以趁着他失神时给他一下狠的。很快黑爵魔尊便恢复过来,他满眼仇恨的看着萧天行,一字字的道:“小子,我劝你还是尽快放了千眼魔皇,否则你将成为我们混沌海所有邪魔的公敌,到时候你就惨了!”

    “没抓千眼魔皇,我就不是你们的公敌吗?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我就在这界内,有本事你们来抓我就是。”萧天行毫不在乎黑爵的威胁。

    “撤!”

    黑爵魔尊深深地看了萧天行一眼,一挥手,一声撤字响彻整个圣山,登时所有的邪魔鬼怪连同混沌气流都轰隆隆的顺着空间缝隙退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见到所有的邪魔都退走后,萧天行看着冰岩尊者道:“烦请冰岩尊者带我去取那九窍朱果吧,我有急用。”

    虽然萧天行现在只是个九劫巅峰,但是冰岩尊者却不敢小看他,没摆什么架子,微笑着带着他往圣山的最高峰而去。路上,冰岩魔尊才记起还不知道萧天行的名姓,于是问道:“还不知道阁下的姓名呢?”

    “萧天行。”

    “姓萧?之前听他说自己去过六阳山,莫非这人还是六阳山萧家有什么关系?六阳祖师萧何是六上人之下第一人,恐怕这中间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冰岩心中暗自猜测萧天行和六阳山的关系,口中却继续问道:“哦,不知道萧道友要这九窍朱果做什么呢?”

    “玉树婆婆的徒弟是我的妹妹,尊者不知道吗?”萧天行反问道。

    “原来如此。”冰岩尊者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一个时辰之后,萧天行来到了玉树婆婆的冰塔前。

    “玉树婆婆,还请开门,我已经取来九窍朱果了。”萧天行看着冰塔喊道。

    萧天行的声音方一落地,冰塔的大门便打开了,萧天行迈步走入其中,轻抚了下守在一楼的龙虎,便直往顶楼而去了。到了顶楼,萧天行就见到玉树婆婆正守在寒冰床边,旁边还有一张冰桌,桌上放了几个瓶瓶罐罐。显然玉树婆婆早就准备好了治疗安平的配药,这些配药虽然不如神药难找,但也都是珍品,若不是平时收集,一时间很难得到的。

    玉树婆婆还未说话,就见萧天行手中凭空多出了一个温玉盒来,还未打开一股火红色的流光就透盒而出,同时一股热量迅速的充满了整个冰室,周围的墙壁都隐隐的冒出白气来。

    “这就是九窍朱果?果然神奇!”玉树婆婆显然之前也没有见过九窍朱果,看着玉盒双眼中透出奇光,“神药药性不易保存,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为安平治疗吧。这朱果极其灼人,我都碰不得,你记住,等我吩咐的时候,你用神力将其裹住送入安平口中即可。”

    见萧天行点头表示知道,玉树婆婆从桌上拿起了一个玉瓶,对着安平的嘴巴,滴下了一滴滴赤红的药液,药液落到安平的面部的寒冰上,看似极寒的寒冰居然看是快速的融化起来,不过几息之间,安平的真个面部便暴露在空气中。

    趁着这个空洞,玉树婆婆快速的将另一种绿色药液滴道安平的嘴上,绿色药液一碰到安平的嘴唇立即融入进去,安平的整个面部又开始冰冻的僵硬变得柔和起来。接着萧天行就见玉树婆婆用一双玉筷撬开了安平的嘴巴,先后将四五部药瓶中的药液倒入其中。

    “快取出九窍朱果,喂给安平吃!”玉树婆婆急喝道。

    萧天行看了一眼,发现周围的寒冰又开始快速的向安平脸上蔓延,连忙打开了玉盒,登时赤红色光芒充满了整个冰室,九朵红艳艳的火花在玉盒周围盘旋开放,周围凡是冰做的东西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化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