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可笑蝼蚁不自量
    宿主是江城中一位书香门第的少妇,中产之家。无论是夫妻二人的身体健康状况,还是两人的品性萧天行查看之后都觉得十分满意,暗自查看少妇腹中胎儿也是发育良好,于是心中十分中意,而且时间不等人,就将欧阳玉婷的宿主定位这个少妇了。于是从这一天起,萧天行暗自搬到了紧挨着这家人的一座宅院中,暗暗将其一家人都保护了起来。

    半月之期一晃而过,这一夜萧天行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少妇房中,将早已准备好的欧阳玉婷的精血以神力灌入她腹中胎儿体内,见精血顺利融入胎儿之内并且蔓延全身后,萧天行才满意的离去。接下来萧天行并没有离开,仍旧住在那座小院中。.huixiaoshuo.

    六日之后,这少妇腹中的胎儿已经产生三十六日,正是中天灵魂之火降临之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萧天行在这一天将神力笼罩了少妇整个府邸。他打定主意,除非是欧阳玉婷的灵魂之火到来,若是其他的灵魂之火,一律驱除。

    但好在当月上中天阴气正盛时,萧天行感觉到了一团熟悉的灵魂之火降临了这里,感觉到那熟悉的波动,确定是欧阳玉婷的灵魂之火无疑后,萧天行才将之放入少妇府邸之内,神识查看到其准确无误的融入少妇腹中之后,这才算松了口气。

    第二天,萧天行离开了江城。

    离六阳真人到江城封他为军侯已经有四五十天了,他和六阳真人约好要在两月之后前往天外天助战,那就不能无故爽约。欧阳玉婷已经顺利的转生到少妇胎中了,剩下的只是保护她在产下欧阳玉婷前不受到伤害罢了。怀胎十月,萧天行不可能在江城再呆**个月,因此将保护欧阳玉婷的任务交给西陵雪后,就离开江城为前往天外天做准备了。

    离开了江城,萧天行直往阳间而去。中间经过阴阳界时,萧天行将剩下的三座武圣宝藏全部都取了出来,将其中的秘法战技全部记下,神兵全部收入界令空间,全部带回了圣武山。本来萧天行还以为能在圣武山见到来和父母团聚的安平的,哪知道来了一问,却说安平在圣武山住了一段时间,前几天已经走了——是去阴间寻找自己。

    看来是路上错过了。

    萧天行摇摇头,感觉到没有见到安平一面看看她的伤势回复的如何有些可惜。但是他去天外天的时间不能耽搁,于是在圣武山停留两天后,便往圣山去了。圣山、神谷,曾是界内通往天外天的唯一道路。当然,现在通过各处的裂缝也可以到混沌海中,然后转往天外天,但是毕竟不如圣山与神谷的通道方便。

    七日之后,天外天天之大陆,圣山通往天外天的传送通道处,一阵亮光闪过,青色的人影出现在阵法斑驳的通道中。旁边一个看守通道的天级弟子陆垣立即从打坐中站了起来,做好了迎接的姿势。天之大陆圣山通道过来的一般最低都是刚进阶的界内圣师,来了既是天外天军中的将官,远不是他这种天外天本土弟子可以比拟的。

    见青衣人走出通道到了自己面前,陆垣见那青衣人在通道中就四处张望,以为是新晋的圣师,因此躬身问道:“敢问圣师是阴间哪个宗门的?在下可以为圣师挑出前往天外天宗门驻地的地图,”

    陆垣说完见青衣人立即皱起眉头,以为对方不理解自己的话,于是小心解释道:“圣师,是这样的。天外天九块大陆之间相隔甚远,且还有混沌间隙。若要前往其他大陆,需要按照地图找到传送通道,传送才行。”

    青衣人自然是由圣山来到天外天的萧天行,只是他此刻听着眼前这个天级弟子的话确实有些糊涂了。之前六阳真人和冰岩尊者都没有和他说过来到天外天之后怎么办,弄得他还以为流程很简单呢,现在听这个天级所讲却好似挺麻烦似的。按理说,六阳真人应该有让人来接自己呀。

    萧天行皱着眉头暗自揣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同时对那天级弟子陆垣道:“我是圣武门宗主萧天行,青衣侯。你且与我说六阳真人现在在哪里?”

    陆垣听了萧天行的话感觉到莫名其妙,愣了一下,接着听到萧天行提到六阳真人,立即知道这事情不是自己所能管得了,于是道:“麻烦这位···额圣武宗主在这里等一下,在下去请示一下通道管事如何?”

    萧天行也想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挥手道:“你去吧。”对陆垣之称他圣武宗主,而不称他青衣侯的事情毫不在意。

    萧天行在这里等着,过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他才见到一个三劫圣师带着好几个天级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见此萧天行心中微怒,但是脸上毫无表情。他知道以武者之身份要融入天外天很艰难,却也没想到什么阿猫阿狗都敢向自己发难。不过他也不急着做什么,今日倒要看看这些阴阳师想搞什么鬼。

    那个三劫圣师一身黑袍,一副阴鸷的模样,走上前来皱着眉头看着萧天行,有些傲慢的道:“你就是圣武宗主?”

    “正是。”萧天行回答的不咸不淡。

    “我知道,你不就是一个武圣吗,侥幸得到了界令传承的那个。这些我都知道,但是你说自己是青衣侯是怎么回事?莫非你们武者一到天外天来就想称侯称尊,裂土分疆?”这圣师这么一说,他身后的几个天级立即嗤笑起来。很显然,这些人好不把萧天行这个武圣放在眼里。

    看着眼前这几个敢于羞辱他的蝼蚁,萧天行眼中深处绿光一闪而过。随即就笑了出来,比那圣师身后几个天级笑的大多了。萧天行这一笑,那三劫圣师脸色就瞬间黑了下来,喝道:“你笑什么?”

    “我笑蝼蚁不自量!”

    话语间,萧天行随手挥出,无形的罡气顿时滚滚向前,那个三劫圣师和几个天级好似遭遇海浪的蚂蚁一般,被一下子冲击出了传送通道所处大殿之外,几个天级当场吐血昏迷生死不知,但是那个三劫圣师倒是还能站起来。

    只见他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脸色苍白阴鸷之极,口角鲜血也不擦,指着萧天行尖叫道:“你大胆,你真是大胆,居然敢在这里向我们动手,还杀了这么多天级弟子,你死定了!你等着!你等着!”说着就狼狈之极的往另一处大殿跑去了。

    那圣师离去后,萧天行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随意的迈出了大殿,在殿门口向四周打量起来。对于向那圣师及几个天级出手,萧天行想都没想,到了他这种境界,不要说没将那几个人打死,即使真的轰为齑粉,也不过是一念之间的事情而已,根本不用考虑其他的纠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