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小神通
    所有的一切都在纯阳金光盾碎裂开来的一瞬间发生,好似银瓶乍破,铁浆突迸。等到刀角将军发现自己五人的攻击被神秘的紫色光辉挡下时,金色的剑尖已经到了他的眼前,璀璨的金色在他的瞳孔中无限的放大,瞬间他的意识凝固了,凝固在那金光灿烂的一瞬间。

    那紫色的光辉是什么?怎能挡住他们五人相当于行者的合力一击?soudu.

    这是最后凝固在刀角将军脑海中的意识。

    另外四位将军较为幸运,不仅看见了那金色剑尖洞穿刀角头颅的一幕,也在初始的惊愕后认出了照住萧天行的那道紫光的来历。那紫光的源头,一个八角玉盘悬浮在那里,紫色的清辉烁然不息。

    “界令!是界令!”最先认出界令的将军惊呼道。

    “这人是界令得主,我们在这里根本杀不了他!”第二个将军想的要深远一点。

    第三、第四个将军没前两个人想的那么多,大但是他们注意到了那个洞穿刀角头颅的金色剑尖并没有消失,而是甩开了一溜红白之物,在混沌气流中一转,豁然指向了他们,顿时让他们全身毛发都炸了起来。

    “不可力敌,快走!”

    两位将军一声丧家般的惊呼,再也不管其他了,扭头向混沌气流深处冲去,另外两个将军此时也看清了形式,没有惊呼,直接借着狂魔**的力量逃的没影没踪了,唯剩下那金色的剑尖留在原地朝着几个将军逃走的方向摇摆了几下,忽然无力的消散开来。

    金色小剑一消散,萧天行在虚空中身形忽然摇晃起来,好似随时要倒地一般,但是他拧着眉头甩了甩头,硬是重新站直了。来到了刀角将军的尸体边,收了他的两柄大砍刀,在其头上一绞,将那漆黑的双角绞下,连同砍刀一起收入了界令空间中。

    再次摇了摇晕的够可以的脑袋,萧天行低声道:“这伏魔金剑的威力还真是不小,不过耗费的精神力倒是比纯阳金光盾还要少一些,倒是个不错的神通。”

    原来,就在那纯阳金光盾破裂的前一刻,萧天行再次从界令中得到了一个小神通,伏魔金剑!本来,若是精神力足够,这伏魔金剑还可以使用更长时间的,但是因为萧天行实质化的精神力太过稀少,之前又使用过一次神通,所以伏魔金剑在杀了刀角将军后就已经快要消散了。

    但就是凭着快要消散的伏魔金剑,萧天行硬是将剩下的四个邪魔将军都吓走了,若不将其吓走,固然萧天行在界令的保护下无事,但是不免要狼狈的逃跑,说不得还会被追着打回沧澜山下,到时候丢的面子就大了。

    “不过这次,自己是界令得主之事,在这天外天邪魔中算是彻底暴露了。”萧天行略微皱了下眉头,呢喃了一句,便看了下方向,朝沧澜山左侧的青衣营大营飞遁而去。

    话说回来,那刀角将军死的确实有些冤枉,他本是五人中最强者,只因为不知道萧天行是界令得主,算计有误才丧命于此战。当初邪魔大军进攻圣山时,黑爵魔尊就曾知道萧天行是界令得主,但是却只是将此事在大能者传开。邪魔中的圣魔一级虽然也知道界令之事,但是哪能曾想到这么快就能和界令得主交上手,况且萧天行的手段莫测,刀角将军一直将其当做一个善于近战的阴阳师呢。

    不过萧天行估计此次有了刀角将军身死一事,那些圣级邪魔也都该知道萧天行就是界令得主了,起码土之大陆上的邪魔都会知晓,以后若是他再到了战场上却不知道将要遇到了何种场面,会不会遭到邪魔高层的围截堵追呢虽然他有界令护佑,但是若真的是不小心的话,很可能被邪魔迫到远离阴阳大世界能量范围的地方,那时可就是任人宰割了。

    想到这里,萧天行心中有了提防。自己在这一战中已经找到了突破到大能者,即炼神返虚的门径,干脆就在沧澜山中一举将修为突破算了,只是不知道那龙驹尊者准不准。或许自己可以用手中的精元丹向其贿赂一下。

    萧天行想到这里笑了笑,加速向沧澜山青衣营驻地飞去了。

    到了驻地上空,萧天行便发现大军早已回到驻地,至于在这一战中损失多少,又斩获多少,这些都和他没什么关系。只要不是全军覆灭,一切都在可承受范围之内。因为一个大能者便可以轻易地覆灭向青衣营这样的兵营,所以真正决定战争胜负的还是那些高层的大能者。

    进入大营中,一身紫色军侯制式甲衣的萧天行畅行无阻,他并没有先回到自己的营帐中,而是到了两个副帅办公的营帐。进入营帐之后发现两个须发花白的副手正在统计此战得失,便将自己所得到的刀角将军的双角扔在了地上。

    见两个副手看着那对漆黑的牛角有些发愣,于是开口道:“这是今日与我对阵的刀角将军的双角,他已被我斩杀,你们将这双角计入我的军功薄中。还有,我准备闭关一段时间,若不是开战,就不要打扰我。”

    萧天行说完便转身出了营帐,听见萧天行的脚步声远去,两个八劫圣师这才相互看了对方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惊讶,胖些的副手道:“算上今天才刚刚半个月吧?但是他却已经斩杀了两个邪魔将军了,其他的圣级邪魔更是不计其数。”

    另一个副手也道:“是啊,若说之前他斩杀的那个不出名的邪魔将军是侥幸的话,那么这次就真的说明了这位圣武宗主确实战力非凡呀,刀角将军可是邪魔将军中成名的高手。”

    两个人将刀角将军的那双牛角查看了一番,便将其计入军功薄中,中间两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了他们这位军侯身上的精元丹上了。

    胖些的副手道:“军侯曾向我等吐露,等这次他回来,便和我等交换宝物,现在却闭起了关,却不知如何是好。我两困在这八劫圣师这么多年了,眼见阴阳劫都要将临了,若是还不能突破恐怕就逃不了此劫。”

    另一个副手却道:“不要紧,军侯回来找我们的···”

    萧天行此时正在自己的营帐中,默默地摸索自己新生的精神力,看看能否以之破开紫府。同时他还向界令囚禁空间中的千寻询问一些相关的修炼经验,因为他发现千寻的一些修炼经验比之界令传承中的还要让他受启发。

    “开辟紫府是一件很有讲究的事,精神力越凝练,越庞大越好,这样才能为紫府打一个好的基础;不仅如此,开辟紫府的入口也很有讲究···”透过界令,千寻那魅惑无比的声音一点点的流淌如萧天行的脑海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