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不再叫你哥哥好吗
    回到了洞府附近,再次到了兵营一趟,不过现在这个兵营已经不叫青衣营了,而是改作了其他的名字。萧天行来到军营寻找那两个副将,谁知到到了副将大营却只见到一个,原来另外一个已经在上次大战中陨落了。萧天行一番安慰后,再次从这位副将手中换取了一千多个天材地宝。

    回到洞府中,萧天行开始静默沉思,考虑接下来的要做的事情。.doulaidu.

    首先,当然是进一步修炼的事情,虽然他有了传承,但是也不能按部就班,那样不知道要等到多少年后才能再次进阶。萧天行清晰地记得千寻说过,阴阳大世界时日无多的,而且以他现在的战力,在这场抵抗邪魔入侵的大战中怕是仍旧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他的修为起码应该达到六上人和真武老怪那一层次,甚至还要高一层才行。

    依照传承,武道修炼到了第三层要比其他的修炼者具有更多的优势,其中最大的一个便是再也不用修炼精血了,因为真神之体已然是人的极限,气血变化随心所欲,光是一个金刚不坏之身就抵得上一个大能行者了。所以说,武道第三层的修炼主要是修炼元神,要想修炼元神,就要炼气,就要炼神。武道炼精化气,到了真神之境,就可以不断地把自身的气血练成元气,只要吃食充足,基本上炼气不会中断;所以说,最最主要的还是炼神,这就是今天萧天行再次向那副将换取一千个天材地宝的原因了。

    将一千多个装着天材地宝的玉盒全部拿了出来,萧天行拿出了里面的天材地宝,开始吃了起来。吃了几个萧天行就皱起眉头,先是看了一眼周围的一千多个玉盒,接着就扫视了一眼自己所在的洞府空间,发现高依旧有好几丈,于是整个人一摆,嗡嗡的长大起来,一直长到坐下来和洞府差不多一样高时才停了下来。接着萧天行挥手打出一道罡气,在半空中分成了上千股,分别卷向那一千多个玉盒,将其中的天材地宝全部卷起在空中,用力的张口一吸,登时上千个天材地宝汇成一股全部被他吸入了口中。将上千个天材地宝在口中嚼吧嚼吧后,萧天行将之吞入了腹中,登时一股清凉之气直冲识海紫府。

    过了一会儿,萧天行睁开了眼睛,突出了一口含着浓郁药香的气息,脸上却是一副不满意的表情。他确实不满意,一千多个天材地宝吃下去他根本没什么感觉,只不过增加了几千斤的精神力而已,相对于他一亿多斤的精神力而言,根本不足一提。更何况要想进阶第三楼,即真人之境起码需要精神力达到十亿斤,由量变产生一个质变才行,几千斤的精神力与之相比真的是九牛一毛。

    看来天材地宝对自己已经没什么作用了,也许一千个神药还可以,尽管神药很是难得,但是只要自己出的起价格,相信天外天这些大能还是有货的。但是,单靠神药肯定也不行,要想尽快晋级恐怕还需要些奇遇才行。

    思考到这里,萧天行不禁想起了自己进阶时所看到的那个充满奇异的混沌海,里面似乎就有一些神秘的能量团,如是能够吞噬一个精神能量团,说不定自己可以再次连续进阶几次。萧天行不禁陷入幻想之中,随即他就觉察出了这种想法的不现实了。混沌海太危险,远离了阴阳大世界,界令的威能就要大大减小,说不定到时候自己一不小心就陨落在混沌海中了,或许在阴阳大世界的边缘碰碰运气还可以。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更加现实可靠的方法。那就是继续吞噬元神,天外天这边肯定不行,那么就去抓那些邪魔的元神,相信以后在大能者的争斗中,只要自己注意些肯定会有所收获的。如是能够炼化三四十个魔尊的元神,说不定自己就能再次进阶了。可是邪魔中倒地有没有这么多魔尊啊,萧天行再次陷入了纠结之中。

    就这样,萧天行一边在思考中纠结,一边慢慢按部就班的修炼,等待着什么人的到临。到了第三日,他界令空间中的那面玉质令牌震动着发出了一阵白光,萧天行知道这是六阳真人给他传来信息了。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六阳真人让他道沧澜峰顶临时统战府去一趟,说是有一个人要见他。

    一个人要见他,是谁呢?六上人中的一个,或者是真武老怪?应该不是真武老怪,真武老怪和自己也有直接联系的方式,若是他就直接来找自己了。想不到是谁萧天行索性就不想了,等到了统战府自然就知道。

    到了统战府后院,萧天行看到了一个让他很意外的人。

    “安平!”萧天行看着眼前站着的这个俏生生的纤瘦少女背影,满眼的惊讶。

    “天行哥哥!”

    听见萧天行的声音,安平立即转过了身,满脸笑容的喊了一声,几步就奔了过来扑到了萧天行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萧天行。将尖尖的白皙小脸紧贴在萧天行的胸膛上,再次低声满是深情的呢喃道,“天行哥哥,安平终于又见到你了。安平好想你呀,你想安平吗?”

    抱着怀中纤瘦的少女,嗅着她发间浓而不腻的处子清香,还有那紧贴着胸腹的挺翘的淑乳,萧天行一时间也有些情不自禁,一身热血不受控制的涌向了大脑,双臂舒展紧紧地将安平抱住了,也是深情的低声道:“安平,哥哥也很想你。”

    感受着萧天行有力的双臂,和温暖的胸膛,听着他那深情的声音,安平似乎感觉到此时得到一种自己一直想得到,一直在追求的东西。一种巨大的幸福和感动冲进她的心房,让她不禁流出了眼泪。萧天行感觉到自己的胸膛被泪水打湿,不禁将安平松开,低头看着她,温柔的问道:“安平,怎么哭了?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没有,安平很开心。天行哥哥,我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好吗?”安平没敢说让萧天行一辈子不离开她,只要她能一辈子不离开萧天行就行了。

    “好,哥哥会照顾安平一辈子的。”热血下去,萧天行头脑隐隐的有些清醒了。

    “天行哥哥,以后我不叫你哥哥了好吗?”安平抬头看着萧天行弱弱的问道。

    “哦?不叫哥哥,那叫什么?”萧天行奇怪的看着安平。

    在萧天行的目光下,安平白皙的小脸忽然染上了一抹诱人的红晕,她地下了头,用几乎为不可为的声音道:“叫天行。”

    被安平脸上诱人的红晕所吸引,加上安平声音小而模糊,萧天行没听清楚,不禁追问道:“什么?”

    “天行!”安平猛然抬起了通红的小脸,尖尖的下巴满是倔强的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