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四章 情不知所以起
    天色已黑,吃的是晚餐,很丰盛。萧天行和傅雷都是武者没有吃饭时候说话的习惯,故而吃过晚饭之后,水云收拾好桌子,几个人才在到了院子中,映着月光相互叙话。

    “天行,现在我也有二劫圣师的战力了,你水云嫂子也渡过了第二次阴阳劫,不如这次我们就跟你们一起到天外天去吧?”傅雷和萧天行商议道,在这里他和萧天行以私交相称。.hahawx.

    傅雷早就在十年前成就武圣之位了,而水云也在圣武门的帮助下从地级阴阳师一直修炼到了二劫圣师。虽然成就了圣师,但是因为是在圣武门内,所以无论是圣山还是神谷都没有接引使前来接引,因为一旦加入圣武门就属于武者一脉,不属于阴阳师一脉管辖了。这十年来,萧天行修为一路突飞猛进,直达上人之境,创下圣山和神谷两大门派的六上人看得清楚,知道这阴阳世界迟早要以萧天行为尊,所以十年来越加的给他面子。

    现在加入圣武门的阴阳师不只是水云一个,还有之前被萧天行接到圣武门的蓝莲花、金刀门主、吕星三人,十年前这三人就是天级,这些年萧天行对三人多有照顾,丹药给了不少,所以现在三人都已经是二劫圣师,但是同样没有前往天外天报道,而是留在了圣武山中,暗中保卫圣武山。

    萧天行并没有一直将这些归属于宗门的圣师限制在界内的想法,若是和平时期或者一般的小规模战争时期,他这次回来就已经应该带着他们前往天外天的圣武山了。可是,现在天外天即将与邪魔爆发总决战,而且又有着诸多的变数,到时候很可能变得十分惨烈,所以萧天行改变了注意,决定一个人也不带走。

    “傅大哥,本来是计划让你们和金刀门主他们一起前往天外天的,但是现在情况变了。过几天我们将要和邪魔有一场生死存亡的大战,而且其中充满了未知的变数,所以我想你们留在界内,一切等到大战之后再说。”萧天行很认真的道。

    傅雷听见萧天行这么说,不禁皱着眉头道:“天行,你这是什么话,大战将起,我们更应该去尽一份力了!”

    萧天行却摇了摇头,“这场战斗的胜负决定于大能者们的决战胜负,所以傅大哥去了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呵呵。”

    萧天行说到这里不易觉察的看了水云一眼,本来带着笑容和安平说悄悄话的水云忽然站了起来,道:“你们先聊着,我去给你们冲杯茶来。”

    傅雷不疑有他,点头表示知道了,而安平被萧天行叫到了旁边和他们一起坐到石桌旁,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夜色下一枚乌黑色不起眼的丹丸从萧天行的手中直接飞入了水云的手中,一切都在瞬息之间完成,傅雷和安平两人根本没有发现一点痕迹。

    萧天行将话题引向他处,三人随意的说了会儿话,水云就端着茶托出来了,将四杯泡好的茶水分别放在了几人面前,笑着道:“都喝茶吧。”

    水云坐下,萧天行笑着首先端起茶杯喝起茶来,看似在品茶实际上却是用眼角余光暗中留意安平是否饮茶。好在现在安平一家其乐融融,气氛很和谐,见大家都喝茶,安平也端起茶杯小口的品尝起来。喝茶间见萧天行还看着自己,心中不禁有一种甜甜的感觉,也含情脉脉的看着萧天行。

    傅雷和水云将两人默默传情的情景都看在了眼里,傅雷只是呵呵的笑着,而水云则是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过了一会儿,三人品完茶正要接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聊天,安平却忽然间感觉到头发晕、脚发轻,眼前一阵模糊人就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

    见刚才还好好的安平转眼间就昏倒了,傅雷吓得一愣,接着就担心的叫道:“安平!安平!你怎么了?”用手不断摇着安平的肩膀,见她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傅雷立即急了,四下张望想要寻求帮助时,才发现萧天行和水云居然都平静的坐在那里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你们这是?”傅雷有些不解的问,他已经猜测到安平昏倒这事与两人有关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

    水云叹了口气,道:“雷哥,这是天行兄弟暗中让我做的。”

    萧天行看见傅雷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这才出了口气,不紧不慢的道:“我让水云嫂子下在安平茶中的叫做回梦丹,是我从欧阳老爷子他们要来的一种奇药,这回梦丹普通人服下去之后便会陷入梦中一睡不起。但是安平却是凝练了元神的大能,故而这回梦丹对她来说就作用有限了,但是估计也可以让她昏睡一段日子了。这段日子,还好大哥大嫂好好照顾她才是。”

    “可是为什么一定要让她留在这里呢?”傅雷还是没明白过来。

    水云见此便替萧天行答道:“雷哥,安平这孩子你还不知道吗?天行兄弟即将去参加一场生死决战,安平又是真人级的大能,肯定要一起去的。天行兄弟是担心安平的安危,这才出此下策。哎,安平这孩子,从小就犟,和她说是没用的,唯有让她去不了才行。”

    傅雷听完,总算明白过来,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仰头对月道:“你们这又是何必呢,安平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她可以拥有自己的选择。现在你们这般做,即使安平真的躲过一劫,将来怕也是会很不高兴的。”

    萧天行和水云听了相视一眼,都是无奈的苦笑起来。接着,水云将安平带到她自己房中安排好,几个人又说了会儿话,便各自去睡了。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萧天行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离开了圣武山,前往阴间的江城了。

    天色大亮时,傅雷夫妇起来后正在院子中吃早餐,蓝莲花却找了过来。十年的时间不仅没有让这个妖媚的女子变老,反而更加的妩媚和婀娜多姿起来。同在圣武山生活十年,傅雷夫妇也早已和蓝莲花熟识,心中也微微明白她对萧天行的心思,见她来了两人又不禁心中暗叹起来——天行兄弟似乎在这里还漏掉了一个呀。

    “傅长老,水长老,你们见过宗主吗?”蓝莲花满是希望的问道。

    看着蓝莲花那满是期望的眼神,傅雷夫妇怎么也不忍心欺骗她,但还是道:“蓝长老,,宗主已经走了。”

    蓝莲花听了先是一阵失望和黯然,接着她就看见了旁边的被水云放在太阳底下晒太阳的安平,心中一动,问道:“两位长老,安平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旧病复发了而已。”

    傅雷和水云眼中的异色一闪而过,却被蓝莲花敏锐的捕捉到了,于是不动声色的道:“既然这样,那我就走了。”

    说完蓝莲花就走出了傅雷夫妇的院子,但是却没有走远,而是站在傅雷夫妇院墙外面,施展了一个小小的法术,清晨圣武山清新的空气中立即荡开了一圈圈微不可查的水纹,一圈接着一圈的向院子中蔓延而去,而蓝莲花也听到了院子中傅雷夫妇的对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