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一往而深
    “天行兄弟特意将这事情瞒着整个圣武山,怕也是防止蓝长老他们知道呀。”水云道。

    傅雷也是叹息:“蓝长老虽然看起来很柔弱的样子,可一旦知道这次天行兄弟要在天外天与邪魔决一死战,怕也会跟过去的,她是个有情有义的人。”.ttw.

    蓝莲花听到这里脸色微微一变,便离开了,一路踏着紫色的晨光回到自己院子中,蓝莲花心中不禁微微的疼起来了。

    冤家呀冤家,你难道以为十年的时间我就可以将你忘记吗,十年来你对我越来越疏远,但是我早已身陷不可自拔。你走了叫我怎么办,叫这段情怎么了结?

    望着练武场朦胧的混沌元气,白茫茫一片,蓝莲花不禁想起世俗戏曲中的一句台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凡人一生不过百年,为情犹且如此,何况她们这些长生不死者?冤家,既然生不能和你在一起,如果能和你死在一起,也不枉我这是多年来的苦苦相恋吧。

    萧天行纵然是阴阳世界界主,上人级的大能者却也不知道此刻圣山上一个女子为他选择了生死。而他自己却是在为另外一个人而烦恼不已,犹豫踟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他现在已经是在江城上空了,因为他是上人级的大能者,所以即使江城中修为最高的张君宝都不知道他来了,犹自在自己的院子中逗着高圆圆玩。张君宝的院子就在高府的隔壁,所以高圆圆(欧阳玉婷)没事就到师父这里玩,或者说学习武道。

    张君宝站在院子中,金色的罡气如同布匹般席卷而出,另一端却是缠裹着高圆圆,拽着她在天空中飞来飞去。刚刚十岁的高圆圆已经有些欧阳玉婷的模样了,美丽而不失大方,此刻正在天空中伸开双臂开心之极的笑着,一边笑一变还喊道:“师父,师父,快点啊,你再快点啊!”

    说实话,刚刚看到这一幕萧天行真想一巴掌将张君宝拍死,但是高圆圆那种真心的笑容不仅刺疼了他的心,也让他冷静下来,继续留在高空中观察起来。只见过了一会儿,张君宝将高圆圆放了下来,道:“圆圆,这回玩的高兴了吧?”

    高圆圆落地跑到张君宝身边紧紧抱着他的胳膊,摇啊摇的道:“嗯,还是师父好,每一次到师父这里我都好高兴,可以尽情的玩耍还不用怕爹娘知道。”说道这里她又担心的看着隔壁的高府,道:“师父,爹娘真的看不到,听不到我在这里做什么吗?”

    张君宝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便严肃起来,道:“好了,圆圆,玩也玩了,乐也乐了,现在该好好练功了。”

    高圆圆倒也乖巧懂事,立即道:“是师父。”

    高空中的萧天行见两人接下来就有模有样的练起功来,心中对张君宝的那种杀意有减少了一分,怎么说他都是受自己所托来照顾高圆圆的,只不过现在有些监守自盗的嫌疑而已。可是这又能怪得了谁呢?谁让和高圆圆整日朝夕相处的是他张君宝,而不是自己呢。

    去年来这里时,因为知道天外天对武者修炼有好处,所以萧天行就向高圆圆父母提出了将高圆圆带到天外天圣武门的打算,圆圆父母和张君宝自然是不敢有所异议,但是少不知事的圆圆在知道此事后,却是哭着闹着打死也不愿意跟萧天行走。于是,本来大大刺刺的高坐在高府客厅主位的萧天行尴尬了。

    见到高圆圆那副样子,萧天行当然没有强逼着让她跟自己走,只能在客套一会儿后,带着安平黯然的离开了。一路上若不是有安平相伴,不时地出言开导他,说不定他会伤心成个什么样子,引得元神萎靡都很正常。虽然后来他没有出什么异状,但是一年来却很少在心里去想欧阳玉婷了,因为一想心就痛。

    在天上又踟蹰一会儿,见到下面张君宝和安平练完了功,萧天行这才下去,直接落到了张君宝和高圆圆的面前。

    见萧天行忽然间从天空落下,张君宝先是一惊,接着便拱手道:“见过圣武真人。”张君宝看不出萧天行修为,并不知道他已经晋级成为上人了。

    “嗯。”萧天行略微点了点头,“圆圆最近练功还算好吧?”

    “萧叔叔,圆圆好好练功了,现在都是武师了呢!”高圆圆抢着答道。

    萧天行听见高圆圆叫他叔叔,心里又是一阵烦躁。看着高圆圆那小模样分明就和欧阳玉婷长得一个样,但是他怎么就感觉不到两人前世今生是一个人,是他深爱的那个欧阳玉婷。尤其是现在高圆圆还揪着张君宝的衣角,更让他看不顺眼。但是想了想,他还是从自己怀中拿出了一个东西递给了高圆圆。

    “圆圆,看我这次给你带来了什么?”萧天行将手中的混元玉递给了高圆圆。

    这混元玉被他用神力糅合成了前世欧阳玉婷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美丽精致,散发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晕如梦似幻。不仅如此,混元玉还是一种极为高级的天材地宝,不仅可以凝神静心,还吸收周围的混沌元气,对于武者而言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高圆圆欢喜的接过了混元玉,放在手中把弄了一番后,惊奇的道:“萧叔叔,我怎么感觉这个玉雕这么像我呀?是不是萧叔叔特意把它雕成圆圆的样子?”

    萧天行听了这句话,突然感觉到更加的心疼了,想了想至今仍旧被他藏在界令中的欧阳玉婷的尸体,他睁开眼睛打量了高圆圆一会儿,缓缓地摇了摇头,道:“不,她不是你。她是我的爱人,不过可惜人已经死了。”

    高圆圆听了忽然建设神色一动,偏着玉首好像在想象什么的样子,接着便道:“死了吗?以前我姥姥死了的时候,我娘哭的很伤心,我爹就说人死不能复生,让我娘不要再伤心了,让她忘了姥姥,因为姥姥再也回不来了。”说着她又看着萧天行那副难看的表情,道:“萧叔叔,你不要伤心了,也忘了这位姐姐吧,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再也回不来了吗?”萧天行不禁有些双目无神的重复道。

    想着想着他忽然用凌厉的眼神看向旁边的张君宝,心想这番话该不会是张君宝这小子向圆圆说的吧,可是在他那直透心灵的目光下,张君宝不过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却一副坦然地样子,根本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做贼心虚。

    “是啊,人死不能复生啊,罢了,罢了。”说完这些,萧天行又像张君宝道:“君宝,这次我们将会在天外天和邪魔有一场决战,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如果我回不来,还请你替我保护好她。”

    “萧兄,放心吧。”张君宝换了个称呼,“只要我张君宝在就一定会保护好她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萧天行听他说完,转身就要走,却又听张君宝道:“萧兄,你要相信自己,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人。”

    萧天行觉得张君宝的话另有所指,但是心中痛苦之下却没有多想,直接化作一道紫金色光芒冲天而去了,只剩下小院子中张君宝和高圆圆静静的盯着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