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八章:意外
    高耸的邙灵山,云雾缠绕,不时传来一阵令人颤寒的兽吟之声。

    一头头浑身血色的血灵鳄不断在那湖泊之中游动着,那无情的目光,也不由让萧天宸一阵恶寒。

    看着眼前恍若擎天之柱的邙灵山,哪怕是萧天宸也紧紧拧眉,这般险地,除非是一些修为格外强横能够直接渡过这湖泊之人,否则的话,想要攻陷这邙灵山,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

    这般任务,恐怕也只有统领级别的存在才能将其彻底剿灭了去。

    不过撼山军的任务,都是为了能够让撼山军的人得到磨练,所以只要不会出现修为过分高强之人,这些任务都会分发给各个大队长安排,却是没想到,薛冷居然会安排这般困难的地方让他们去做。

    要不是萧天宸提前将这三首领郑洪给擒了下来,恐怕连他都没有十足地把握将这邙灵山给彻底铲除。

    哪怕是他爆发出全部的实力,阴阳真元与那精神力双管齐下,都没有绝对的把握能够将这邙灵山给彻底剿灭。

    达到了天罡境第六重之后的他,修为可以说是灵武境之下基本上没有对手了,毕竟灵武境的武者不管是真元的威力或者是真元的雄浑程度,都要比他多得多,这般存在,就算是他奋力出手,也没有把握能够打赢。

    现在的他,也算于知道灵武境和天罡境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若非他已经修炼出真元的力量,哪怕是他到达了天罡境九重,也不可能将这两个境界的差距缩短一分一毫。

    “渡河吧。”

    彭淮对着那站在他身旁的何林说了一声,二人相视一眼后,便是纷纷点头,各自从空间戒指之中取出了一艘轻舟来,脚步一踏,便是幡然跃上。

    看到那两艘寂静漂浮在湖泊之上的轻舟,萧天宸的眉头也微微一皱,眼神不着痕迹得从那湖中的血灵鳄一扫而过,不过这些血灵鳄,却是没有恍若无视一般。

    细细感觉去,才发现这两艘船只之上,居然还蕴藏着一些薄弱的精神波动,虽然不足以对这些血灵鳄造成威胁,但是想要对它们进行迷惑,而后度过这处湖泊,却是不难,倒是挺精妙的手法。

    “这些舟上都有精神力在进行着干扰,要做到这一步,至少也要到达中品驭灵师的地步,看来这邙灵山,的确是没有我所想象的那么简单,若是真有中品驭灵师在的话,哪怕是我,都无法将这邙灵山给彻底剿灭了。”

    萧天宸本身便是就有修习精神力,当即便是察觉到了那轻舟之上的奇异之处,不过这般手段,哪怕是他都还没有把握做得到。

    一念至此,萧天宸便是纵身一跃,跳上了那何林的船上去,船身动荡,便是引起了一道道涟漪。

    不过却是依然没有引起这些血灵鳄的注视,彭淮见状,眉头也不由微微一皱,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他只是有一点点怀疑罢了,可不会因为这一点,便是将这萧天宸给杀了去,就算他想杀,其他的人也是不可能答应的。

    “走吧。”

    见到“孔衡”上船了,何林便是轻吐了一口气,双掌摆动之间,一股淡淡的波动顿时随着他的控制之下化作轻风呼啸而出,船上的帆,也直接在后者的力量之下,给予这座船舟助力,款款得朝着那邙灵山的山道行驶而去。

    在何林的力量之下,整艘小舟,也很快便是到达了彼岸。

    而在那山道之处,也一样有不少人镇守着,虽然修为算不得强,但是都在天罡境二三重左右,足足延伸到那山顶之上,这般兵力,也算不得弱了。

    “这次三首领被擒,大首领和二首领毕竟会大发雷霆,孔衡你到时候说话要小心些,可莫要惹恼他们,否则的话,后果你也是知道的,甚至是我们这些兄弟,都会受到不小的影响。”何林眉头紧皱,有些担忧得说道。

    萧天宸闻言,当即便是点了点头,装着那孔衡的声音和模样,冷声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说……”

    “那就好……”

    这次的出行,毕竟是受到了不少的损伤,还令得郑洪被擒,若是不说些好话,恐怕两位首领也会大发雷霆,听到萧天宸的话,何林当即便是松了一口气,朝着山顶走去,在出示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之后,也终于成功得攀登到那山顶之上。

    山顶之上,随处可见一些修为不凡的武者有规律得巡视着,何林并没有在意这些人,而是将萧天宸直接便是领去了邙灵山的大堂……

    大堂的厅中,此刻也有着十几道身影在此,不过这些人的心神,却是完全放在厅上端坐在太师椅上的两道身影。

    哪怕是说话,都不敢喘大口气……

    “郑洪去了哪里了,这都一天了,怎么还未回到邙灵山!?”

    那端坐在右手边的一名神态俊朗的中年人冷声喝道,那缠有些许眼纹的眸子之中,却是不时泛起了一道寒冽之光,从那堂下的十几道身影身上一扫而过,语气之中,却是有着一股霸道气息,令人不寒而栗。

    听到那人的话,在场众人静若寒暄,也无一人敢多开口说话。

    随着那中年人的话音落下,那坐在左手边一名显得有些魁梧大汉便是开口,道:“二弟稍安勿躁,三弟不是去找贺礼了吗?或是没有找到合心事的东西,还未回来吧,又有何妨?”

    “我是怕三弟已经出事儿了,眼下正是多事之秋,脚跟未定,他怎么可以擅自出山呢。”那男子忍不住摇摇头道。

    那人闻言,当即笑道:“现在哪怕是撼山军的那些家伙,都不敢来打扰我们,立足脚步,早已成定局了,二弟,你太多心了。”

    “唉,但愿吧……”见到后者都这么说了,那男子也不好说些什么,也只能轻轻得叹息了一声。

    话罢,堂下,也陡然传来了一阵通报的声音。

    “禀首领,何林他们回来了!”

    那大汉闻言,脸上立刻显现出一抹喜色,对着坐在他左手边的俊朗男子道:“你看,这不是回来了吗?三弟啊,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的,这样的错误,可不会在他的身上发生。”

    说罢,便是对着那通报之人笑道:“快去把老三请进来,真是的,都这么久的兄弟了,还需要这般拘束吗?”

    而后,便从那桌上拿起一杯茶,轻轻拨动茶水,便欲喝下。

    那通报的人闻言,脸上立刻显现出一抹苦涩之色,旋即便是重重抱拳。

    “禀首领……三首领还未回来……”

    啪……

    清脆的声音,立刻在大堂之中传响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